• 第五十二章 酒会(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3本章字数:2501字

    “张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肾虚的小白脸居然笑嘻嘻的对我举杯说道。

    贵人多忘事?

    我特么根本就不认识你吧?

    等等……这小白脸怎么知道我姓张?

    我皱眉看着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虽然看起来怎么有一点点面熟!不过总觉得是有点像我认识某个熟人似得,可以确认,我肯定没有正面见过他!至少没有跟他说过话!

    “你是谁?”我勉强举杯应付了一声。

    “看来昨晚我在别墅不够引人注目啊,你连看都懒的看我一眼……”这小白脸满脸笑容靠近我,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别墅?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阵,忽然想起来了,这家伙就是昨晚在太子的别墅二楼参加派对的,当时二楼并没有几个男人,反而有十来个女人,我稍微注意了一下他们。

    不过大多数人都已经嗑药磕傻了,或者喝醉了,这个小白脸也是其中一个,只不过我没有太注意,刚刚只是想着有点面熟,现在他一提醒我才想起来。

    难怪一副睡眠不足的肾虚样儿,感情是平常生活就不太检点。

    “噢……”我微微一笑,冷冷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我并不知道,当时我刚上三楼,就有人打电话给杨默那边报信了,就是这个小白脸,所以我才会这么快就被人发现。

    我要知道是因为他的话,现在就得好好揍他一顿。

    “如果杨总知道你在这里的话,你觉得怎么样?”小白脸轻声说了一句,随后又笑容满面对杳杳他们打招呼道,“罗小姐,钟先生好啊!”

    “嗯。”杳杳和钟明华都是随口应付了一下,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杳杳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认识这小白脸的,看我和小白脸正聊着,也不好插入,只有随口应付一下,继续和她表哥聊天,但是注意力已经不由自主的转移到我这儿。

    “说吧,你想干嘛!”我不屑道。

    看称呼就能看出小白脸和杳杳之间的差距,小白脸叫杨默为杨总,杳杳一般都是直呼其名,不然就叫老家伙,我还怕他什么?

    “真遗憾,你要是这个态度,我们就没法谈了!”小白脸感叹道。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说起来也就是想勒索,威胁之类的,刚刚我和杳杳他们一起聊天的时候,并没有显得太过亲密,看的出来,杳杳他们还是满受这小白脸尊重的。

    小白脸又从来没见过我,以为我跟他差不多,也是来混个脸熟,既然如此,过来打个招呼顺便问问情况,也是题中之意。

    “你难道也想挨打么?”我懒的管他想干什么,脸色一肃,认真道。

    “哈哈……”小白脸忍不住笑出声来,现在他终于确认,我不是什么公子哥之类的人物了,他拍了拍衣领,继续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厉害人物敢动手伤了杨总的儿子,原来就是你这种小杂鱼,你以为这种低级的威胁手段有什么用么?”

    “我说你是不是也想挨打了?”我盯着他道。

    这小白脸的嘴脸实在是很恶心,不让他爽爽,我都觉得说不过去。

    “大家都是文明人,哪能都像你这种野蛮人一样,能打就很厉害么?”小白脸伸出右手拍拍我的胸脯,低声一笑,“如果你想打架的话,我会奉陪的,相信杨总也会奉陪!”

    我也跟着他笑了笑,对杳杳递过酒杯道:“帮我拿下!”

    “你想干嘛?”杳杳好奇道,她也听到了我跟小白脸的对话,她还不知道我是那种能动手就尽量不说话的典型,再说这个场合也根本不适合动手,还以为我是去卫生间之类的,让她帮我拿着。

    杳杳接过酒杯之后,我立刻发动崩拳,沉默暴烈,像是钢制弹簧一般,带着铁血刚硬的味道,一拳打小白脸左脸。

    小白脸还是第一个承受技能卡效果的普通人,之前不是保镖就是大汉,现在这一拳打在他脸上,我终于体会到基础格斗术真正效果。

    这小白脸的笑容被我一拳凝固在脸上,狠狠的退了五六步,撞倒身后一个侍者,侍者手里的托盘也被撞翻,酒水哗啦一声撒了一地。

    周围参加酒会的宾客全部震惊了,目光被声响吸引过来,不明白怎么回事。

    小白脸也震惊了,他心里的震撼比脸上伤势还厉害,这人到底是哪来的?怎么跟个原始社会的野蛮人似得,一言不合就立马动手。

    他说的奉陪,是指到时候叫点人,或者派个厉害的手下什么的,让我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挨打,煞笔才让尊贵的自己动手,伤了磕了碰了怎么办?

    “咳咳……你……”小白脸左脸都高高肿起,刚想开口,发觉自己根本说不出话,咳嗽了几下,吐了血水混带几颗牙出来,这才抬头怨毒的看着我,“你这个野蛮人,以为自己能打就很厉害么?我会让你知道,你再能打,不过也就是一个打手,我要你死,你就会死的很惨!”

    “喂,你这么脑残,我都看不下去了,刚刚张悦说,你是不是也想挨打,你说打架你奉陪,结果现在被人打掉半口牙,又开始骂人了,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杳杳本来也很挺震惊的,不过她这妹子,向来就不喜欢遵守什么规矩,天生就是无法无天的料,再说她比我熟悉这个小白脸,估计她也比较讨厌。

    所以杳杳姑娘看见我一拳把小白脸打的站都站不起来,先是震惊,随后脸上就露出一丝畅快的神色,看见这小白脸咒骂我,站到身边挽着我非常不客气回道。

    小白脸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杳杳确实是他不敢得罪的,可现在杳杳挽着我的胳膊,钟明华也站在我旁边,很明显他两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他现在估计有些后悔来招惹我了,脸上露出惶急的神色,不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公子哥,脾气这么怪异。

    小白脸这一下也转不过弯来,刚刚才指着我鼻子骂要我死,现在又想转过脸跟我赔礼道歉,这家伙不是什么城府很深的人物,想要做出这么丢脸的行为,需要隐忍。

    而且他要是现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跟我道歉,这脸丢的该有多大,以后都不可能有脸过来参加这种酒会了。

    我没去管酒会众人的眼光,而是走到他面前蹲下,拍拍他的脸颊道:“我既然敢出来,当然就不怕杨默的报复,只是你这个嘴脸实在让我恶心,所以我才会动手的,以后不要招惹我!”

    小白脸看见杳杳在骂他,他心里就有些惴惴不安了,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在他面前蹲下说了这番话之后,他反而放松下来,道歉的话说不出来,却是老老实实低头不敢再吭声。

    “各位,不好意思,一场误会!”钟明华见小白脸沉默下来,我也没有继续动手的倾向,连忙站到我身边大声解释道,顺便挥手让侍者过来把这里收拾一下。

    “明哥,谢谢你!”我朝钟明华点点头,询问杳杳道,“杳杳,咱们走吧?”

    “好,表哥,一起走吧!”杳杳其实更加待不住,她刚刚就想走了,现在介绍我认识了自己表哥,也没什么事了,过来挽着我的手,跟钟明华招呼道。

    钟明华应了一声,跟着我和杳杳的脚步,我们三人在众人窃窃私语,众目睽睽之下施施然出了酒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