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她没怀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50本章字数:3177字

    我是一个学医的大学生,因为上学时候补努力,正经东西没学到多少,家里又没有关系,毕业后就没有找到工作。

    后来,我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打胎,我就起了心思,自己开了个小黑诊所,专门低价帮人堕胎。没想到生意还不错,每个月都有个几千块的收入,偶尔还能和美女扯扯皮,所以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只是这种平静的日子,在我接了一个美女的生意后,就彻底打破了。

    这个美女叫陈琳,我至今仍清晰记得见到她的那夜,这个神秘的女孩苍白着一张脸,浑身湿透的走进我这间灯光昏暗的小诊所,失魂落魄的坐到长椅上,说她要堕胎。

    当时我就想,哎哟我艹,究竟是哪个狗日的上了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想负责?

    很快,她就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打胎,她的口气听起来似乎挺急。

    我看向她,发现她真的很美,虽然她的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的,但是这一切都挡不住那精致的五官给人的震撼,而且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就像是一个落魄的仙子。

    如此狼狈还能这么美的,老实说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我开的不是诊所,我都要以为是老天爷给我牵线了,可是她妈的,老子偏偏是个堕胎的!

    不过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足以让范冰冰那样的美人都黯然失色的大美女,选择来我这个连营业执照都没有的小诊所堕胎的?难道她害怕去医院,会被查到档案?

    这么一想,我就对她的身份,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产生了兴趣,想了想,我说我现在不能给她引产,让她明天早点来。

    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逼她说出她的秘密,因为我知道,她既然顶着大雨,三更半夜的跑来我这里,一定是很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今晚是一定要堕胎的,而她既然能找到我这么偏僻的地方,事先肯定也查过了,而且这么晚了,再换地方太不实际了,所以为了达成目的,她必须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让我这个医者怀着一颗怜悯之心帮她完成这件事。

    就像我猜的那样,陈琳果然说她必须在今晚打掉孩子,还说要给我两倍的价钱。

    我故作为难的对她说我也想帮她,毕竟没有人愿意跟钱过不去,只是干我们这行的有个规矩,午夜十二点是不能做流产手术的,因为这时候,小鬼很容易阴魂不散。

    这当然是我编的,不然我这屋子里恐怕得爬满了小鬼。

    陈琳用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似乎在怀疑我的话,我故作自然的冲她无奈的耸耸肩,表示我也无能为力。

    她想了想,竟然说只要我愿意帮她打掉这个孩子,让她做什么都行。

    卧槽,做什么都行?我的脑子里顿时浮现了十八禁的画面。

    这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事?只是陈琳怎么看都不像是随便的女人啊,难道她真的惹上了麻烦,所以才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说我被她的气质蒙骗了?她本来就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

    就算她真是个随便的女人吧,那又是什么环境让她变得如此的?以她的姿色,怕是孩子它老子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吧?万一她是哪个黑老大的女人,我真的对她做了啥,指不定要被砍死呢。

    思前想后,我觉得不搞清楚她的身份之前,别说对她干啥了,就是给她堕胎我都不敢!

    我跟她说我不是个随便的人,结果她竟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我被她的笑迷得七荤八素,晕晕乎乎中,就听她说我是随便起来不是人。

    这都被看出来了?我纵然脸皮再厚,也忍不住脸上一热,随即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又不了解我,谁知她竟然低着头,说她就是知道,我一愣,她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补充说你们男人不都这样么?

    吓老子一跳,我以为她暗地里把我的人品都查过了呢。

    时间越来越晚了,我已经饥肠辘辘了,所以不再绕弯弯,单刀直入的告诉她,就算我想帮她,但是在不知道她的身份前,我是不敢给她堕胎的。

    她微微蹙眉,突然用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盯得我浑身发寒。

    紧接着,她叹了一口气,跟我说她叫陈琳,是一个婚纱摄影公司的化妆师,父母早亡,她孑然一身,后来谈了一个男朋友,那男人对她特别好,两人发展一段时间之后,她答应了那男人的求婚,还一起拍了婚纱照,谁知道她怀孕了以后,那家伙竟然消失了。

    没过多久,有个自称是那人老婆的女人来找她麻烦,她才知道自己被骗了。而那个女人很有钱,还和地下势力有点关系,她是惹不起的,那个女人给她期限,让她打掉孩子,说若是她不打掉孩子,就要挖了她父母的坟,而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她别无选择。

    陈琳话音刚落,灯管突然忽闪忽闪起来,照得她那张苍白的脸有些阴森可怖,她低眉垂眼,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线的木偶,让我的心底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怜惜。

    我知道自己之前的思想太龌龊了,这样一个清新脱俗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呢?她只是太单纯了而已。

    此时我突然就想帮帮她,同时存了心思:如果我对她百般温柔,细心呵护的话,她会不会爱上我,跟我在一起呢?

    虽然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但老实说,我还真没有处女情结,因为我一直都认为,评判一个好女人的标准绝对不是那层膜,毕竟我在这个小房间里听了太多悲惨的事情,很多时候,这些伤害自己身体的女人,才是感情的受害者。

    我跟陈琳说我愿意帮她,但我不要两倍的钱,只是若她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她住在哪里,她接下来要坐小月子,应该好好养身体,我说我会时常去照顾她的。

    陈琳有些讶异的望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随即她意味深长的冲我笑了笑,然后站起来,小声跟我说了声谢谢,不过没有告诉我她家的地址。

    我知道她明白了我的小心思,但那又如何呢?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有能不对她动心的人。

    然后我就带着陈琳去了我那不太常用的手术室,之所以说不太常用,是因为我很少动用那里的仪器,来这里的人,大多没钱,甚至有很多是高中生,她们几乎都会选择药物流产,这样的话,我就不需要给她们做例行检查了。

    可是陈琳不一样,我发现,我不愿意让这个女人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不希望流产以后,她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我才带她过来的。

    我把B超检测仪插上电,然后让陈琳躺下来,瞄了一眼她隆起的小腹,我咽了口唾沫,让她把衣服撩起来。

    陈琳也不矫情,躺下后,直接把白色T恤撩了起来。

    昏黄的灯光下,她的小腹隆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就像是晶莹剔透的雪山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我坐在那里,目光从她的小腹上移到她的玉兔上,刚才她披头散发的,我还没怎么注意到,现在她躺着,头发也披散下来,我从那湿透的衣服外,隐隐约约能看到黑色蕾丝内衣,也才发现她的两只玉兔真不是一般的大,目测最少也得有D吧,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说,得亏老子手大,不然估计一手还掌握不住呢。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陈琳浑身都湿哒哒的,担心她会着凉,就去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让她盖一下,她冲我温柔一笑,歪着脑袋,说发现我是个好人。

    我心里欢欣雀跃,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常有人这么说。

    时间差不多了以后,我把耦合剂涂在陈琳的小腹上,当手指触碰到她的小腹时,我感觉一股电流传到了我的手心,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就“咯噔”了一声。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我碰到的是一个我十分熟悉的身体一般。

    陈琳问我干嘛呢,还说她的小腹到底有多好看,竟然把我给迷成这样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直盯着她的小腹发呆。

    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同时开始下一步操作。

    此时的陈琳不再看我,她看着天花板,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茫然和无助,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想,她的心一定在狠狠的哭泣,鬼使神差的,我跟她说,哭出来吧,这样会舒服点。

    谁知陈琳却摇摇头说她不哭,还说如果我说的是真的的话,她希望流掉的这个孩子,能变成小鬼,一直都留在她的身边。

    窗外的风呼呼作响,就像是魔鬼在叫嚣着要压垮这座小房子一般,昏暗的灯光下,陈琳的话,让我无端端的打了个寒颤。

    一边想着,我一边将探测器放到她的小腹上,同时看向电脑屏幕,这时,我彻底的愣住了,因为,上面什么都没有显示。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她的肚子都隆起来了,里面为啥是空的?

    难道是宫外孕?不对啊,宫外孕的话,小腹是不会隆起来的。

    正想着呢,眼前的屏幕好似突然有东西闪过,我猛然盯着屏幕,发现里面依旧空空如也。

    此时此刻,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妈了个鸡的,究竟嘛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