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三天三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5:49本章字数:1529字

    天合三年早春,天气仍是特别冷。

    呼呼的寒风肆意张狂的刮着,见不着半点春天的气息,除了凛冽的寒风,原本晴朗的天气忽然乌云密布,紧接着没过多久,一场冰冷的春雨似瓢泼一般的下了起来。

    虽说春雨贵如油,而此刻它似乎来的根本不是时候。

    南府富贵的庭院中,只有西北角的一个柴房最为破旧,墙角处到处都是往年没有收拾的枯草,房檐上结着一层又一层的蜘蛛网,窗户部位已经没有任何遮挡,只被几条模板横七竖八的定住,一把大锁彻底封死了屋子唯一的出路。

    李莫鸢发髻散乱,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全然不顾寒风穿透自己的衣服,只一手紧紧的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一手搂着女儿,木然的靠在角落里。

    “娘……弟弟,呜呜……”五岁的小馨儿不知娘亲怎么了,粉嫩的小脸上双眼哭得跟核桃一样,小身子瑟瑟发抖,模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听到女儿的呼唤声,李莫鸢总算有了反应,她呆滞的将头转向小馨儿,看着她的小脸,她乌黑的眸子总算有了情绪。

    对啊,她还有馨儿,她不能这样下去!

    痴爱的抚摸着襁褓中儿子的脸蛋,感觉到他的小身子是那么的冰冷僵直,李莫鸢鼻子酸酸的,可眼睛已经流不出泪来了。

    三天前,她还和一双儿女好好的,可转眼间,就已经母子阴阳相隔。

    “陌芊芊!”几乎是咬碎牙齿的念出这个名字,想起那天,那个夺走自己夫君,摔死自己孩子的女人,李莫鸢简直恨入骨髓,不觉间,她竟然手指扣入泥土里,长长的指甲生生折断,流出了鲜血来。

    一旁的小馨儿仍是啼哭不止,李莫鸢从仇恨中清醒过来,放下死去已久的儿子,便将小馨儿深深的搂在怀里,儿子已经没了,她不能再失去小馨儿了。

    “小馨儿不哭,都怪娘不好,是娘太懦弱了对不起你们……”李莫鸢充满自责的说着,三天里泪水已经流干了,想要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可她的内心却像是被一刀刀利刃割过一般,止不住的疼痛。

    忽然传来一阵开锁声,紧接着门被人猛的踹开,一个老妈子打扮的妇人率先进屋,紧接着陌芊芊也走了进来。

    陌芊芊的容貌清秀,长得不及李莫鸢美貌半分,可偏偏人家生在帝王家,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所以穿戴华贵无比,与此刻落魄不已的李莫鸢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怎不说是你自己做出了让南家丢人的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后果?”陌芊芊精致的妆容上,眼眸里透出得意,迈着自得的步子,气势凌人的朝着李莫鸢母子逼近。

    李莫鸢见她眼神盯着小馨儿,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好,紧忙护住自己的女儿,怒气冲冲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她都已经摔死了她的儿子,难道还不够吗?!

    “我能做什么?我可是小馨儿的嫡母,哦,不……”陌芊芊狡黠的笑着,本来要伸手摸小馨儿的头,又将手收了回来:“她根本都不是南家的骨肉,怎么能配当我的孩儿!”

    “麟儿和馨儿是不是南家的骨肉,难道翼枫不比你清楚!”李莫鸢咬牙说道,一双美眸怒视着陌芊芊的嘴脸,若不是有小馨儿在怀里,她真的恨不得上前给这个女人一巴掌。

    陌芊芊回头看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冷笑着道:“你说翼枫?正巧他来了,你就亲自问他吧!”

    话音刚落,门口就出现一人,李莫鸢一听南翼枫来了,顿时眸子中闪过希望,接着将目光移了过去,果然是他来了。

    只是,他脸上的冰冷之色,让她有些错落。

    南翼枫步履轻快的走了进来,如玉俊美的脸上没有表情,一身蓝衣穿在他的身上,显得身姿挺拔,他并没有去看李莫鸢和孩子一眼,就径直的走到了陌芊芊身边,那如覆雪霜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

    “这屋子里潮气大,你来这里做什么?”南翼枫语态透露着关心,而这一切的温柔都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李莫鸢眼睁睁的看着,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她怀中的小馨儿先前本来怯生生的,此刻一见父亲来了,就挣开了李莫鸢的怀抱,张开胳膊,向小燕子一般扑向南翼枫:“爹爹,馨儿想您了……”

    南翼枫看着这粉团子一般的馨儿,眼里透出一丝慈爱,不过瞬间化为冰冷,冷着脸说:“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