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尸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8本章字数:3189字

    天色已经黑透,许多瞧热闹的村民都纷纷回家,孟伟等得焦头烂额,但是面对顶头上司莫展辉的从容,孟伟还是不敢有不同意见。

    远处一盏车灯亮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萧华更是期待万分,凑到最前面,姚莎莎看到萧华满脸期待的样子,也是好奇心泛滥。

    万众瞩目下,一辆银色宾利,停在众多刑警面前。莫展辉亲手打开车门,里面从容走出一名男子,萧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就是他仰慕已久的神,终于出现了。

    姚莎莎不以为然,倒是被男子这一身的打扮吸引,尤其一双老头布鞋,想让人不多看两眼都难,上面一身灰色的布衣,显着那么土气,姚莎莎心里很纳闷,被奉之为神话的人物,居然是这身寒酸的打扮。

    姚莎莎莫名的偷笑了一番,年纪轻轻的却要装得少年老成,一点都不阳光。

    莫展辉率先发话,“秦大师,你真是让我一番好等。”

    秦绝没有说话,冷冷的眼光,冷冷的表情,让人读不出一丝内容。

    另一边也在议论着,孟伟低头问着谢新山,“老谢,什么来头,局长亲自开门。”

    谢新山立马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以极小的声音说道:“队长,小点声说,莫局、邱主任和这个秦绝是同学,本来他们三人都是刑警队的,因为十年前的一场变故,秦绝离开的警队,直到5年前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局长也是因为秦绝的出现,才能屡破奇案,荣升到局长的位置。”

    孟伟白了一眼远处的秦绝,随口嘟囔了一句,“招摇撞骗。”

    谢新山是刑警大队的老人,看到孟伟这个初来乍到的领导,又不好多劝阻什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这时,邱石也走了过来,和莫展辉的热情不同,邱石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伸出右手来,平静的问道:“老秦,最近还好吗?”

    秦绝仍然没有回答,也没有和邱石握手,依然是那副不是人间烟火的表情。

    邱石尴尬的将手收回,对着莫展辉一阵叹气。

    莫展辉呵呵一笑,说道:“秦大师,这回又有事求你了。”

    邱石的话倒是跟得很快,说道:“孙各庄死了一个妇女,被挖了一只眼球,侵泡水里12小时以上却无浮肿痕迹,指甲异常,据我推断是死后生长。”

    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秦绝,秦绝终于有了下一步动作,回手将车门关上,靠在车窗处,伸手入怀,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却没有了下一步举动。

    莫展辉第一时间在身上乱摸,寻找打火机,可是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不抽烟,这时,眼疾手快的萧华,第一时间蹿了上去,手里拿着打火机,要给秦绝点烟。

    突然,一只大手挡在萧华身前,邱石冷冷地说道:“萧华,这儿没你事,赶紧走开。”

    萧华尴尬得看了看秦绝,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面孔。

    莫展辉拿过萧华手中的打火机,轻声说道:“他从不和外人接近,赶紧走。”

    萧华木讷的后退,直到退到姚莎莎的身边,姚莎莎说道:“哼,装得还很清高。”

    萧华一把捂住姚莎莎的嘴,小声说道:“姑奶奶,别说了,刚才是我忘了,秦大师从来不和外人说话的。”说完,萧华一副懊恼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莫展辉为秦绝点着香烟以后,笑呵呵的说道:“咱们这么多年哥们,你看!如果这次破不了案,我会很难做的。”

    秦绝吐了一口烟,终于说出第一句话,“小雨还好吗?”

    寂静的夜空,这五个毫不相关的字眼,显得尤其刺耳。

    莫展辉机械性的点点头,说道:“好,还好!”

    秦绝终于拿正眼看了莫展辉一眼,有些无奈,又有些意味深长,说道:“破案是警察的职责,下回别什么破事都来烦我。”

    说完,秦绝朝案发现场相反的方向走去,莫展辉和邱石对于这样的回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相视无奈一笑。

    远处的孟伟看到秦绝不来案发现场,却掉头向回走,不由得怒火中烧,想上去质问一番,自己好歹是刑警大队队长,破案是天职,已经一个晚上了,局长下令按兵不动,盼星星,盼月亮似得盼来一个破案大师,却对案情不闻不问。

    谢新山马上将孟伟拽回到原来的位置,说道:“队长,你不想活了,这个人你可得罪不起。”

    不说还好点,孟伟果然点火就炸,嚷嚷道:“妈的,我管是哪座庙的神……”

    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新山捂住嘴巴,没来得及谢新山解释,这句刺耳的噪音,引起所有人注意,秦绝自然也不例外,木讷的原地停了一下,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

    莫展辉和邱石同时松了一口气,邱石以埋怨的眼光,瞪着莫展辉,莫展辉也是气得火大,回头指着孟伟的脑袋,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孟伟却理直气壮地说道:“莫局,咱们是不是应该以破案为首要任务。”

    “你想不想干了?”莫展辉没有正面回答,却蹦出这么一句,继续道:“如果不想干,脱衣服滚蛋。”

    孟伟吃到憋,还想反驳什么?副队长谢新山赶忙挡在孟伟前面,说道:“莫局,孟队刚来没多久,不了解咱们这儿的情况,我告诉他,您别生气。”

    莫展辉沉重的叹了口气后,愤恨的走开,朝着秦绝的脚步追了上去。

    谢新山也是一阵苦笑,说道:“队长,看来回去之后我要给你补补功课了。”

    一旁的萧华,赞叹般的自言自语道:“秦大师的办案手法真是帅到极致。”

    姚莎莎撇了一眼萧华,脚步却随着莫局和邱主任走了上去。

    秦绝来到死者陈淑美的家里,一处平常无奇的平房,外面一个小院,秦绝踏入正房的一刻起,就听到屋内不停的抽泣声。

    陈淑美的男人,是个本分的农民,平时邻里关系处得很好,但在亲人,朋友的安慰下,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老天爷啊!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秦绝里外屋转了一圈,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在院内停了下来,用脚跺了跺坚实的土地,没发现什么异常。

    又像散步的老头一样,背着手围着陈淑美的平房,绕了一圈,之后,慢慢悠悠的回道池塘边。

    身后一大帮警察跟了秦绝遛了好久,不明白秦大师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随着姚莎莎不停的询问,萧华回道:“高人的思路,跟咱们不一样。”

    莫展辉笑脸相陪的问道:“老秦,有什么发现吗?”

    秦绝冷冷地说道:“晚上吃多了,遛个弯!”

    身后得莫展辉和邱石顿时想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邱石有些着急,“老秦,过份了啊!后面这么多警察呢!”

    秦绝没有理会邱石的话语,慢吞吞的撩起警戒带,向案发现场走去。

    女尸打捞上来已经超过4个小时,秦绝掀开白布,身上已经起了尸斑。

    萧华天生是个胆小之人,面对着怪异的女尸,心里不由得发怵,但是站在警花姚莎莎面前,要展示男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一面,硬是扎着胆子,靠近女尸。

    “手套!”秦绝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莫展辉赶紧招呼警员拿来警用手套,递到秦绝面前。

    秦绝没有说话,竖起双手,摆在莫展辉面前,莫展辉对这一动作倒是不意外,理所应当的为秦绝戴起手套,堂堂松海市公安局局长,居然屈身为一个系统外的人,当起保姆,而且细致入微。

    后面的萧华看得那叫一个兴奋,有生之年,能见到偶像的专业,真是不枉此生,什么胆怯心里都抛在脑后,探着头,不断往秦绝的方向看。

    秦绝蹲下身子,拿起女尸的手,仔细打量着长长的暗红色指甲。

    秦绝绕到尸体的另一侧,贴近女尸腐臭的脸庞,仔细盯着漆黑的眼窝处,用手掏出里面的纤维,在手指出撵了撵,又放在鼻尖处,仔细的嗅着。

    这一举动,连莫展辉都不由得皱起眉头,姚莎莎更是吓得不敢睁开眼睛,紧紧地抓住萧华的衣角。

    秦绝对眼窝处的纤维非常感兴趣,竟然坐在地上,一会儿放在鼻前,闻闻。一会儿用手扯开,观察它的材质。

    邱石看到秦绝对着纤维来了兴趣,走到秦绝面前,问道:“老秦,用不用我叫人把它化验一下。”

    秦绝依旧“把玩”手中的纤维,不抬眼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你们法医。”

    说完,秦绝将纤维扔在地上,摘下手套,丢给了莫展辉,对着面前的一群刑警,说道:“准备火,把尸体烧了。”

    最远方的刑警大队队长,孟伟不干了,立刻蹿了出来,说道:“你说烧就烧,这报告要我怎么写?”

    莫展辉也认为秦绝的做法有些欠考虑,询问道:“这件案子,我在来之前已经上报给中央,如果烧了,很不好办。”

    秦绝掸了掸腿上的土,朝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不是办案的,烧不烧随你便!”

    秦绝走出了人群,萧华适时的也离开视线,走到秦绝的车旁,恭敬的说道:“秦大师!您好,我叫萧华,是松海市刑警大队的侦查员。”

    秦绝没有说话,靠着自己的车窗,面无表情。

    这时,车内的司机探出脑袋,问道:“老爷,咱们回去吗?”

    “等等,一会儿尸变,那帮废物解决不来!”秦绝不慌不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