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黄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9本章字数:3153字

    晚间,姚莎莎回来的时候,连水也顾不上喝,说道:“他们住在雅戈尔酒店。”

    “雅戈尔酒店!”萧华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这是一家五星级宾馆,消费高,本地人从来不会当这个冤大头,只有政府部门,迎接外宾下榻的住所。

    “听到他们说话了吗?是不是日本人?”萧华问道。

    姚莎莎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宁丢勿醒,这是跟踪的第一原则,我连宾馆的门都没进去。”

    萧华点点头,说道:“他们夜里可能要行动!”说完,萧华掏出手枪,拉开保险,将枪顶上火!

    姚莎莎不禁紧张了起来,打靶训练在警校虽然实习过,但是真枪实弹的面对“匪徒”心里不免有些不安。

    萧华严肃的安慰道:“咱们继续守株待兔,既然黄金在脚底下,就不怕他们不来,到时候别手软!”说完,萧华拍了拍姚莎莎的肩膀。

    萧华知道自己将要面对得是什么,凭他们二人的本事,独挑大梁的破案根本不可能,萧华没有报告孟伟,而是拨通了市局长莫展辉的电话。

    原因很简单,萧华想落得耳根子清静,不想听到犬吠。

    深夜一点钟,人类生物钟最乏累的时候,窗外的秋雨“滴答,滴答”下得不停,萧华和姚莎莎轮流值夜班。

    “咚、咚、咚”三声沉闷的敲门声,姚莎莎一个激灵,赶忙捅醒炕上的萧华,萧华迷糊着眼睛,但第一意识就是有异动,萧华很快调整了状态,看着姚莎莎慌张的眼神,低声问道:“来了吗?”

    姚莎莎眼望大门处,用极细的声音说道:“有人敲门。”

    萧华下意识的掏出手枪,拉开枪栓,身体伏在窗口处。

    时间停寂了三秒钟,“有……人……嘛!!!”辨识度极高女生,仿佛要撕破萧华的心肺,让人不寒而栗。

    萧华沉沉出了一口气,扎着胆子像外喊道:“谁呀!这么晚了,老婆,你去看看。”

    萧华拿着手枪对着姚莎莎晃了一下,姚莎莎也默默的点点头,拿起雨伞,探身出门,走到院子里,耳朵伏在大门处,可惜,稀稀拉拉的雨声,根本听不清门外有任何响动。

    姚莎莎鼓起勇气,搬开门锁,将大门打开的一刹那,心脏跳动的频率都要从嘴里喷出来……

    门外一片寂静,除了雨点打在地上什么也都没有,姚莎莎将脑袋探出门外,漆黑一片,没有异动。

    姚莎莎出了一口气,将门锁好,回到屋内之后,说道:“会是幻觉吗?”

    萧华轻轻的摇了摇头,刚毅的眼神仍旧死死的注视着门口。

    “咚、咚、咚”又是三声闷响,萧华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姚莎莎惊诧的眼神,问道:“还是我去吗?”

    姚莎莎的害怕,让萧华有了怜香惜玉之心,“你给我打掩护,我去开门。”

    姚莎莎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道:“算了,还是我去吧!”

    姚莎莎停在院子中间,不敢向前迈一步,萧华冲着姚莎莎比了一个OK的手势,潜台词是万事有我,你不会有危险。

    看着萧华信心十足的样子,姚莎莎再次走到大门口,猛然间,拉开门锁,将大门敞开,可惜,门外一切如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姚莎莎也被这莫名其妙的愚弄,有些火大,气冲冲的走出院外,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回手怒关大门。

    正当姚莎莎马上回到房间的时候,“咚……咚”的闷响敲门声,再次响起,“有……人……嘛?我……好……冷。”伴随着雨点的响声,这声音显得无比凄惨,高频率的颤音让人头皮发麻。

    姚莎莎已经在门口吓得不行了,萧华赶紧推开房门,将姚莎莎拉了回来,扯着嗓子响外喊去:“屋里没人!”

    这一次,姚莎莎吓得死活不敢再向外走,萧华拍了拍姚莎莎的后背,向院内走去,颇有一副英勇就义的架势。

    “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我家来恶作剧。”萧华一边壮着胆子喊,一边朝大门走去,萧华没有过多废话,直接将门打开,门外依旧什么都没有,可萧华并没有放松警惕,背后的右手一直死死的握着手枪。

    门外的一刹那,萧华并没有下一步行动,静静地等待着异常,5秒钟以后,萧华伸手缓缓的关上大门,正当大门要闭合的时候,一道刚猛的外力,直接将大门敞开。

    萧华虽然做足了发生意外的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后退三大步,突然,两只血手出现在视线里,一具“女尸”狂奔着出现在萧华视线里。

    猩红的眼睛,满嘴的獠牙,“哇”的一声,向萧华扑来,萧华脑子一片空白,抬手就是一枪,对着女尸的胸口就是一枪,“砰”一团血雾,在女尸胸前炸开,后退了一大步。

    看到这一枪起了效果,萧华胆子也大了许多,朝着女尸的头颅连开数枪,直到女尸倒地不再有挣扎的迹象。

    这时,院子外面一阵噪乱,顿时灯火通明,萧华的枪声,就是给院外隐藏的莫展辉的部队发信号,萧华和姚莎莎跑向院外,看到一群武警,正五花大绑的制服几个中年男子。

    萧华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白天看到的那几个日本人,果不其然,那几个人操着生硬的汉语,说道:“你们为什么,为什么抓我,我是日本公民。”

    “啪!”莫展辉一个大嘴巴招呼过去,狠狠的说道:“抓得就是你们几个。”

    刑警队的殓房,邱石,孟伟,谢新山,全被连夜叫了过来,研究这具女尸。

    孟伟身为刑警队队长,显然对萧华的作为非常气愤,当场要求处理萧华,理由就是独断独行,越级上报!

    萧华则是笑呵呵的坐在一旁,脑袋冲天,“汪、汪、汪”得学起了狗叫。

    孟伟看到萧华这副摸样,更是气得不行,当即就要冲上前去。

    市局长莫展辉冷冷得说道:“孟队长,萧华的行动是我安排的,没通知你,也是我的注意。”

    孟伟还不死心,指着案上的女尸,说道:“萧华,你开枪杀人了,你知不知道,这位无辜的女性,被你残忍的开了九枪,这个罪名没人给你摆平。”

    萧华觉得可笑之极,不咸不淡的说道:“队长,您第一天当警察?无辜的女性?呵。”

    邱石撩开女尸的白布,说道:“孟队长,人类的牙齿你应该有所了解吧?一个女人怎么会长獠牙?你再看看尸体的伤口,正常人中枪之后伤口会肿起来。”

    孟伟说道:“这意味什么?”

    邱石说道:“这说明尸体死后被人操纵。”

    “武侠小说看多了,尸体怎么会被人操纵。”孟伟针锋相对的说道。

    邱石盯着尸体说道:“根据我的经验,这女人已经死了7天以上,如果孟队长不信,明天详细的验尸报告就会出来,到时候请孟大队长把嘴闭上。”

    一天以后,尸检报告出来,女尸体内被注射红血蛇毒,这种蛇在日本被誉为什么邪恶的毒,操纵着尸体的神经系统,达到目的。

    那几名日本人,被遣送到安全局,之后便没了音讯,上面也没有通知或文告下来,是否关系到中日的外交政策,或是两国的友好关系,全然不得而知。

    但是,一个月后,市局长莫展辉通知拆迁孙各庄,本来孙各庄的房产都是私房,由于之前的连锁命案,村民各个恐慌,都争先上缴房本,地契。政府以较低的价格收购了那里的房产。

    但是,唯独死者李淑美家的平房,没有拆迁,管家老李拿着地契,笑呵呵的坐在大门口,对着拆迁人员说道:“这是私房,不动产!我家老爷不点头,你们敢拆?”

    这事情,莫展辉当然知道缘由,不禁的为难起来,如果碰到钉子户,拆迁的手段非常多,可现在这家房产的主人是—秦绝。

    在政府的压力下,莫展辉一次又一次的前往秦家居中调停。

    这一次,莫展辉带着萧华和姚莎莎来到秦家,进门之后,莫展辉开门见山的说道:“老秦,这批黄金是国家财产!”

    秦绝默不作声。

    莫展辉向萧华使眼色,萧华说道:“秦大师,谢谢你这次帮助我们刑警队破案,我们……我们局长,准备……准备……”

    莫展辉听得直起急,打断萧华的讲话,“老秦,你要在不同意拆迁的话,政府就会对你使手段了。”

    秦绝放下手中的报纸,微微抬起眼皮,冷冷得说道:“二战遗留的财务,这批黄金约20吨,市场价值近50亿,莫局长这是和我开玩笑吗?”

    这个数字显然也将莫展辉吓了一大跳,莫展辉只知道这里有黄金,却不知道数量这么庞大。

    莫展辉说道:“老秦,你缺钱吗?你的资产都要……你明白的,如果拆不了你的房,我会很难做。”

    秦绝掏出香烟,莫展辉很自然的为其点着,“每次你找我都会很为难,我帮了你多少回,你记得清楚吗?”

    这句话让莫长辉尴尬不已,秦绝继续说道:“老李,地契给他吧!”

    “是!老爷。”老李应道。

    莫展辉心花怒放,说道:“老秦,小雨托我给你带句话,有空来家里吃饭。”

    只见秦绝微微皱了皱眉头,“老李,把地契拿回来!”

    莫展辉赶忙将地契揣进怀里,逃跑似得跑出温家,回头喊道:“你们两个还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