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9本章字数:3143字

    莫展辉如愿以偿的拿到地契,算是圆满完成任务,可惜事以愿违,政府拆迁队,博物馆的人员达到现场后,挖掘机挖了十余米也不见有黄金出现,只有几个空空的贮藏室。

    莫展辉当然明白只是怎么回事,市政府的几个人想跟秦绝玩脑筋,太不自量力了。

    于是,任务再一次下达给莫展辉,要求莫展辉追回那批黄金,开什么玩笑,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传说,就让堂堂市局长做这么荒唐的事。

    池塘女尸案算是告一段落,萧华对于秦绝的传奇更加迷惘。

    在公安系统内,能和秦绝扯上关系的只有莫展辉和邱石,莫展辉身为局长,办公地点不可能在刑警队,可邱石不一样了,身为法医队的老大,萧华想接触邱石简直太简单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萧华有事没事就往检验科跑,邱石是个很实在的人,对于萧华的热情,也是来之不拒,一来二去,以兄弟相称的俩人关系日渐精进。

    这也是萧华的精明之处,对于秦绝的身世只字不提,只是不断的套他与邱石的关系。

    一日,二人下了班,来到一家小酒馆解乏,酒过三巡二人的话也多了起来。

    萧华迷离的眼神望着邱石,问道:“老哥,没想过在成一个家啊?”

    邱石红扑的脸,说道:“兄弟,忘不下你嫂子!再说了,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一个仵作,天天跟死人打交道。”

    “老哥,话不能这么说,就凭您跟莫局长的关系,还怕没有好营生?还愁没有姑娘投怀送抱?”

    邱石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缓缓说道:“嗨,还是算了吧!我喜欢法医这个职业,要我天天坐在办公室,还不如让我去死。主要是忘不了你嫂子,也许哪天就会回来,呵呵。”一声苦笑,显得那么无助。

    萧华为邱石满上酒,问道:“嫂子走了?”

    邱石悲壮的摇摇头,回道:“真要是走,那就好了,起码能让我知道她还活着。”

    萧华不禁起了疑心,和邱石碰了下杯,问道:“失踪了?”

    邱石无奈的点了点头,再次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一儿一女,龙凤胎,同事们都羡慕我的生活,漂亮的媳妇,健康的孩子,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邱石的眼泪不经意间流了出来。

    萧华也是很惊诧,说道:“对不起,老哥,我不该触及你的伤心事。”

    “来!来!倒上。”邱石比划着眼前的酒杯,继续说道:“兄弟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5年前的黑龙湖事件,你听说过吗?”

    萧华点点头,说道:“47名游客失踪的那次吗?那可是轰动全国的大事件。”

    邱石指着面前的酒杯说道:“我的老婆,孩子都在那艘游艇上,我这一家子,我的一家子啊……”也许是借着酒劲的作用,邱石嚎啕大哭起来,招来周围食客异样的目光。

    这时,饭店的经理走了过来,对着萧华说道:“先生,请您二位注意影响,别的客人还要用餐呢!”

    听到如此悲情的往事,萧华怒目瞪着经理,“啪”的一声,警枪和证件一同拍在桌子上,严肃的说道:“影响市容,还是影响你的生意了。”

    这本是违规违纪的行为,公共场所暴露枪械,会受到处分的,可是,萧华管不了那么多了。

    邱石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抱歉的向经理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我会控制的。”

    “那就好,那就好!您二位慢慢用。”经理显然是被萧华的枪吓住了。

    邱石喝一口酒,叹了口气,说道:“那次是我儿子和女儿的生日,一家人要去黑龙湖旅游,突然有一个案子缠住了我,老婆不忍心扫孩子兴致,结果……我多希望能陪他们一块去,哪怕是死。”

    萧华试探性的问道:“老哥,那艘游艇现在都没打捞上来吗?”

    邱石摇了摇头,说道:“黑龙湖是全国最深的湖泊,沉船倒是捞上来了,可船上没有一具尸体,也没有遗留物,可怜我的老婆孩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萧华突然灵机一动,问道:“这事儿您没问问您的老同学,秦大师吗?”

    “怎么没问,我都差点给他下跪了。嗨!”邱石抹着眼泪,举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难道老同学的妻儿,秦大师不管不问吗?我不相信。”

    邱石调整了一下情绪,“每次我去求他,老秦的答案总是沉默,他的想法常人不会猜透。”

    萧华心中一阵庆幸,终于将话题扯向秦绝了,萧华再为邱石满上酒,问道:“老哥啊!秦大师到底为什么会离开警队。”

    这时,邱石眼中不禁一道精光,仿佛酒劲一下子就过去了,但很快又恢复了醉态,说道:“都过去这么些年了,说说也罢,但你要保守秘密,我视你为兄弟。”

    萧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老哥,我保证。”

    邱石也将杯中酒全干了,说道:“十年前,我们四人从警校毕业,老莫,秦绝,还有老莫的妻子,李秋雨。”

    李秋雨?莫局的妻子,在萧华的印象中,秦绝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候“小雨好吗?”

    邱石没注意到萧华的若有所思,继续说道:“本来李秋雨和秦绝是一对儿恋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毕了业以后,却鬼使神差的嫁给了老莫,小雨很漂亮,也很贤惠,无论是家境,身材,样貌,能力,秦绝都是优于莫展辉千倍。可上天总是造物弄人。”

    萧华越听越不明白,秦绝当时那么优秀,李秋雨却嫁给了莫展辉。

    “当年,莫展辉就是一个穷小子,秦绝就不同了,父亲是海产商人,家里富得流油,人也长得帅,和老弟你都有一拼喽,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萧华问道:“秦大师就因为这个离开了警队,那他和莫局的关系?”

    邱石摆了摆手,“那到不至于,秦绝很优秀,智商高,冷静,果断,基本上刑警所有优良的素质,好像都在说他一样,事情过去了一年,秦绝也结婚了,可能是太优秀了,破获的案子多了,仇家也多了,一系列倒霉事情都让秦绝碰上了,父亲被查出挪用公款,在狱中自杀,母亲伤心欲绝,也没抢救过来,当时秦绝的老婆正身怀六甲,却被仇家掳走,强行灌了毒药,当秦绝赶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你说说看,哪个正常人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萧华不禁点点头,“的确很惨。”

    “这还不止呢,秦绝家的房产,存款,车,一夜之间,全被调查局的人查封了,要不是秦绝有刑警的身份,恐怕也要受到牵连。”邱石惋惜的说道。

    “之后秦大师就消失了?”萧华问道。

    邱石笑了笑,说道:“秦大师?真不愧叫秦大师啊!我和老莫本想安慰一下,谁知一封辞呈上去,就没了音讯,直到五年前,民间传说一位神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几经打探,我们才知道秦绝回来了,五年后的秦绝性情大变,在我印象中,你是和秦绝第一个谈话的陌生人。”

    萧华显然被说得有些自豪起来。

    看着萧华洋洋得意劲头,邱石不经意间诡异的笑了起来,说道:“兄弟,这么长时间,和我套近乎,就是为了打探秦绝的消息吧!”

    晴天霹雳般砸进萧华心中,萧华处于半醉的状态,邱石只多不少,怎么会一下子知道自己的阴谋呢?

    邱石和萧华砰了一下酒杯,将酒全部喝掉,“我还看得出来,你对刑警这一行并不感兴趣,想拜秦绝做师傅倒是真的,我说得对吗?”

    萧华定了定睛,说道:“老哥,你怎么会看出来。”

    邱石笑呵呵的说道:“我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还当什么警察?你平时胆子那么小,池塘女尸案发现场时,你居然敢跟秦绝闯龙潭,我就知道你有野心。”

    萧华尴尬的低下头,说道:“可惜,我没这资格啊!”

    “也许我可以帮你!”邱石稳稳地说道。

    “你说什么?”萧华激动得抓住邱石的双手,急切的问道:“老哥,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

    邱石费劲的拨开萧华的爪子,说道:“我是有条件的。”

    萧华想也没想的说道:“老哥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查出当年黑龙沉船的真相。”

    邱石挑起大拇指,“冲你的聪明劲儿,就算我没看错人。来!干杯。”

    二人畅饮得不亦乐乎,已到深夜。姚莎莎的家里,床上翻来覆去,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裳,“啊!”一声惊呼,姚莎莎再次被噩梦惊醒,姚莎莎的母亲打开了卧室的灯,做在身边,看着满头大汗的姚莎莎。

    母亲也是一阵心痛,自从当了刑警以来,女儿总是在夜间被噩梦惊醒。

    母亲安慰道:“莎莎,又做噩梦了?不行这个工作咱不干了,整天做噩梦,身体会吃不消的。”

    姚莎莎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当刑警不到三个月,噩梦伴随了三个月,体重每天都在骤降,入睡的时候都要靠精神类药品麻痹,身体已经产生抗药性,每天上班都在恍惚的状态。

    这时,姚莎莎不禁想起,秦大师说的,如果有困难可以去找他。

    第二天,姚莎莎向刑警总部请了半年的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