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惨不忍睹的画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215字

    萧华这才听明白,莫展辉前来不是来赔礼道歉,而是又有棘手的案子,请师傅出马。

    秦绝的冷漠,让周围的温度降至冰点。

    不知过了多久,邱石和莫展辉一直尴尬的站着。

    秦绝终于开口说道:“小雨的事情,你们不管了?”

    莫展辉赔笑着回道:“小雨有你的护身符,不会发生意外的,况且,他的仇家又不是小雨。”

    秦绝一道犀利的目光,莫展辉立马闭嘴,转头对姚莎莎说道:“谁让你把匕首送人的?”

    姚莎莎瞪大眼睛,“师傅,那天不是您让我把……”

    姚莎莎还没说完,身旁的萧华不停的扒拉姚莎莎的手,姚莎莎马上改口道:“是我看大嫂有危险,所以才暂时借给她避难的,我这就去要回来。”

    一旁的萧华,满意的点点头,莫展辉这下可晃了手脚,马上将双手放在胸前,一副作揖的架势,逗得姚莎莎扑哧一乐。

    尴尬的气氛得到暂时缓解,邱石对萧华说道:“你们上午看到的女尸出事了。”

    萧华很纳闷,不就是个尸体吗?能出什么事,难不成又尸变了?萧华没有多嘴。

    邱石继续陈述,“尸体的那个初恋情,已经被判了死刑,可是,今天在看守所却逃狱了。”

    逃狱?这么简单的案子也要秦绝出马,萧华不禁问道:“不就是犯人逃狱吗?抓回来不就完事吗?”

    邱石叹了一口气,“看守所内,拇指粗的生铁围栏,被他活生生的拉开,技术部门已经鉴定过了,能拉开这种铁条的力道,至少在吨级以上。但是,逃犯身高1米78,体重63公斤,骨架结构和肌肉情况不足以支持现场的画面。”

    萧华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解释道:“老哥,你的意思就是,这个逃犯身材瘦弱,绝不可能是个人所为。”

    “远不止如此,嫌疑犯没有同党,看守所是有视频监控的,就是一个人所为,此人的力量程度,违反了物理定律,这件案子,市局没有一个人敢接手,中央已经命令老莫七天之内破案。”邱石解释道。

    莫展辉一脸苦笑,看着秦绝,秦绝也抬起头来,迎着莫展辉的目光,慢慢地鼓起掌来,看着秦绝幸灾乐祸的表情,脸上四个大字:你丫活该

    邱石在一旁求情,“老秦,他恢复原职就碰上大案子,你要是不帮忙,那老莫可就显眼显大了。”

    秦绝冷峻的脸庞,本来已经停止了鼓掌,听完邱石的求情,又情不自禁的拍起巴掌。

    萧华在一旁问道:“老哥,那具被毁容的女尸现在怎么样了。”

    “丢了。”邱石一脸惋惜,“还有更离奇的呢!看守所现场,嫌犯在墙壁上留下血书,这是照片。”

    邱石把照片摊了一桌子,刻意摆着秦绝视线能看到的地方。

    可惜,秦绝的目光依旧注视着手中的刊物。

    众人自讨没趣的在桌子前研究起来,萧华惊讶的说道:“这得流多少血啊,写这么大字,哥们够破费的。”

    姚莎莎走上前来,打眼一扫,照片中,墙上赫赫写着四个大字,“血债血偿!”

    莫展辉也凑上前来,解释道:“老邱已经化验过了,血迹就是嫌疑犯的,重点并不在墙上,你们看栏杆,生铁的硬度在什么范围内,你们清楚吧!居然被一个瘦弱的青年活活扯开,这只是疑点之一。殡仪馆的女尸竟然凭空消失,这是其二。还有,死者的丈夫,在尸体丢失后2小时,受到一份意外的快递,里面有厚厚一沓冥币。”

    “那个暴发户死了没有。”萧华没心没肺的问道。

    “已经被警方保护起来了,他的社会地位很高,不能出事。”莫展辉回道。

    邱石瞟了一眼秦绝,秦绝还是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你们说得都不是重点,嫌犯在监牢的床底下留下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邱石用手用力点了点其中一张照片。

    “这是什么玩意。”萧华不解的问道。

    邱石和莫展辉齐刷刷的摇脑袋。

    邱石将照片递到秦绝眼前,“老秦呐,就算你不帮忙查案,你也先看看这张照片,给点意见,起码告诉我们这是什么东西也好啊!”

    秦绝极不情愿的将慵懒的目光移向照片上,立马来了兴趣,将照片拿在手里,仔细的打量着。

    众人像看到希望一样,一个个喜上眉梢,但是!秦绝看了照片三秒钟,随手一甩,将照片扔在桌子上,翻开手中的刊物,继续阅读起来。

    四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邱石说道:“老秦,说两句,来!说两句。”

    秦绝拿奇怪的眼光看着邱石,“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破不了案,你又丢不了工作。”

    邱石一摊手,将目光扔给了莫展辉,莫展辉看懂了邱石的眼色,说道:“老秦,你就当帮帮我,只要能破案,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秦绝不咸不淡的回道:“我是不要脸的王八蛋,绝子绝孙的孬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披着羊皮的狼。现在有事求我啦?”说完,秦绝犀利的目光在姚莎莎和莫展辉脸上扫了一圈。

    恨恨不忘的秦绝,将昨天二人的语言重新复制了一遍。

    姚莎莎感觉脸上火烧一样,莫展辉也是浑身不自在。

    这时,莫展辉的电话响起,“喂!啊……你再说一遍,他妈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看着莫展辉的咆哮,萧华第一个念头就是死者的丈夫出事了。

    果不其然,莫展辉撂下电话以后,“那个暴发户死了,五马分尸被大卸八块,现在要我马上赶到现场。”

    莫展辉再次用哀求的眼光看着秦绝。

    邱石听到这个噩耗也是火大,在警方严密的保护下,暴发户居然被大卸八块,真是打脸打得厉害。

    邱石皱着眉头说道:“老秦,这帮你到底帮不帮?”

    “不帮!”冷冷的两个字,回应得倒是很快。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秦绝对着老李说道:“送客!”

    老李试探性的问道:“老爷,送哪个?”

    “全部!”秦绝回答的真心干脆。

    老李在众人面前,微笑道:“各位警官,我们老爷要休息了,请吧!”

    众人在老李礼貌的送客下,出了别院大门。

    莫展辉在大院门口不禁发起牢骚,“妈的,这孙子,真记仇。”

    邱石感叹了一声,“你够有面子了,能活着出来,还不知足。”

    莫展辉看着眼前的姚莎莎和萧华,以命令的口吻说道:“现在取消你们二人的休假,马上跟我去案发现场。”

    “是!”萧华和姚莎莎异口同声的回道。

    车行40公里,死者李大壮(土气的要命),东兴建材集团董事长,妻子白若雪,于四天前被杀害,警方锁定的嫌疑目标,为白若雪的大学同学——孙思杰,在校期间,二人为恋爱关系。

    这就是三人的关系,白若雪四天前被害,同一时间孙思杰投案自首,两天前一审判决无期,一天前改判死刑,5个小时前犯人逃狱,随后尸体失踪,李大壮收到冥币快递,两个小时前被害。

    四人来到案发现场,看到尸体的第一眼,姚莎莎和萧华同时捂着嘴向外跑去。

    莫展辉和邱石也是倒吸一口凉气,邱石自言自语的感叹道:“我当法医这么多年,头一次闻到这么大血腥味。”

    尸体已经呈平面状态,再想拼凑起来基本不可能,看着死者肠子,肚子流了一地,肌肉被扯的乱七八糟。

    一名带着口罩的警员拿着文件夹,走到莫展辉面前,恭敬的敬了一个礼,“莫局!”

    莫展辉皱着眉头,派头十足的说道:“念”

    警员打开文件夹,“现场情况如下,死者被分割成11块,但是,伤口的判断不是用利刃,而是徒手所至。”

    徒手?邱石对这个字眼很敏感,低下头仔细看着伤口,果然没错,如果是利器所为,伤口应该是有切面的,地上大大小小的肉块,皮肤可以清晰的看出,撕扯的痕迹,参差不齐,而且很错乱。

    莫展辉捂着嘴,蹲下来,问道:“老邱,你怎么看?”

    面对着上午还在给自己红包的李大壮,现在居然变成这副模样,邱石不禁唏嘘,“如果是在野外,我一定会判定是熊类或野兽所谓,这么大的撕扯力,所有线索都指向孙思杰了。”

    这时,一名警员拿着死者家的手提电话,伏在莫展辉耳边说道:“莫局,有人来电话,要和您通话。”

    莫展辉向远处使了一个眼神,警员在耳旁轻声说道:“已经监听了。”

    莫展辉将电弧放在耳旁,“喂!”

    电话另一头,响起一个极度沙哑的嗓音,“莫局长,你好,对于我的手法,您还满意吗?”

    莫展辉对着电话问道:“你是孙思杰?”

    “咳!咳!孙思杰已经死了,这是我帮他完成的心愿,哈哈,这个城市里,还要死很多人,莫局长,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莫展辉心平气和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咳!咳!这只是完成孙思杰的心愿,我答应他的,把女人玩弄于鼓掌间的男人都要死,不说了,再见。”电话被挂掉。

    一名警员跑到莫展辉面前,“莫局,位置锁定了,在城北路的电话亭,那里有监控。”

    莫展辉急忙说道:“赶紧把监控调出来。”

    当莫展辉和邱石围在电脑前的一幕,二人惊呆了,画面中显示,逃犯孙思杰在电话亭打完电话出来以后,笑呵呵的对这摄像头,比了一个V的手势。

    莫展辉喃喃的自语道:“电话里的人说,孙思杰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