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惊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083字

    莫展辉暗暗赞叹萧华的应变能力,临危不乱。

    5分钟过后,一名警员走到办公室,莫展辉问道:“楼下发生什么事?”

    警员说道:“有一帮讨薪水的农民工,把一楼大厅围了水泄不通,孟队长下去以后,抓了一部分人,剩下的都跑了。”

    一次不大不小的意外,让办公室的几个人显得很紧张,莫展辉愤恨的看了一眼陈康明,嘟囔一句“人渣。”

    陈康明坐在老板的位置上,战战兢兢的说道:“报告,我想去厕所。”

    “憋着!”萧华在一旁甩出一句。

    过了10分钟,陈康明脸色已经通红,“报告,憋不住了。”

    萧华看着陈康明微微颤动的嘴唇,“事儿真多,快点。”萧华站起身来。

    邱石也站了起来,说道:“正好我也想去,一起吧!”邱石不是不放心萧华的能力,而是因为李大壮的案子,也是因为上厕所,一帮警员一个没留神,李大壮就惨遭杀害。

    陈康明在萧华和邱石的双保险下,去了厕所,经过楼道处,站岗的警员是一个接着一个,这种安全级别真是到了保护首长的程度了。

    陈康明站在小便池前,邱石和萧华并排站在身后,陈康明不好意思的说道:“警察先生,都是大老爷们!我小便,没必要离我这么近吧!”

    萧华和邱石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自己的位置有点尴尬,慢慢向旁边移去。

    待陈康明释放完以后,系文明扣时,“用不用我给公安局拉点赞助啊!你们真是够负责……”

    “哗啦”一声巨响,打断了陈康明的讲话,萧华和邱石猛然间向窗口转头,身似灵猴般的孙思杰从玻璃窗上硬撞了进来。

    孙思杰原本帅气、清秀的面口,经过玻璃碴的洗礼,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扭曲的五官,阴狠的对着陈康明说道:“陈总,我来晚了!”

    这个声音,有种砂纸在喉咙打磨的感觉。

    陈康明吓得直哆嗦,直直往后退,“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孙思杰张嘴一笑,立马一口黑血从嘴角流出,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还记得晓红吗?怀了你的孩子,却被你逼的上吊的女孩。”

    萧华听到这种嗓音,不禁在自己喉咙处摸了摸,“咳!咳!”顺势清理一下嗓子。

    陈康明已经被吓得快瘫倒在地,“你和她什么关系?你是谁?”

    孙思杰突然目光一聚,阴森恐怖的表情,天就像黑了一样,“收你命的亡魂。”

    孙思杰猛然伸出一只手,皮肉外翻,上面扎满了玻璃碴子,“啪!”萧华对着孙思杰的脑袋就是一枪,由于距离很近,这一枪想打偏都难。

    子弹打在孙思杰的嘴上,孙思杰一个踉跄后退一步,嘴里轱辘了一下,“哇!”子弹壳连带着几个牙齿,含着血水被吐了出来。

    邱石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再看孙思杰黑洞般的嘴巴,仿佛要吃人一样。

    萧华没有犹豫对着孙思杰的脑袋继续开枪,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把孙思杰逼到墙角,邱石顺势打开厕所门,一把拽着陈康明的衣服,陈康明200来斤的大胖子,在邱石手里像小鸡子一样,被拎了出去。

    邱石对着门口大喊一声,“快!通知莫局。”

    邱石转回身时,萧华的子弹已经打光,再看孙思杰,脸上已经被打成筛子,通红的脸颊,冒着热气,不断有血液渗出。

    萧华继续扣动扳机,手枪发出“咔,咔”的声音,萧华对邱石说道:“老哥,你来。”

    邱石一撇嘴,“我是法医,哪来的枪?”

    被逼到墙角的孙思杰甩了甩破烂不堪的脑袋,“噹!噹!”几声,弹壳落地。

    孙思杰对准了视线,操着含糊不清的沙哑嗓音,“陈康明的命,我收定了。”

    萧华的腿有些软了,对着脑袋开了十几枪,居然还活着。

    “嗷!”孙思杰一声怪嚎,朝二人奔来,身上挂着血汤子,邱石想也没想的冲上去,身体猛然下坠,孙思杰势大力沉的一爪,捞了一空。

    单就这份矫健的身姿,让萧华对一个法医肃然起敬。

    邱石一手扣住孙思杰的脚踝,肩膀猛然向前一顶,孙思杰失去重心,邱石用力一撩,孙思杰呈腾空状态,邱石起身抓住他的后脖颈,对着小便池猛砸下去。

    又是哗啦一声巨响,小便池被撞得粉碎,再看孙思杰脸上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

    萧华在一旁猛挑大拇哥,赞叹道:“老哥,不简单呐!”

    “还废话,子弹都打不死他,快过来帮忙。”邱石严厉的喝道。

    萧华这才如梦初醒,可惜,这时再动手已经晚了,孙思杰趴在地上,回身一抓,薅起邱石的衣服,邱石眼睛瞬间睁大,没看孙思杰怎么用力,邱石被活生生的甩出大门。

    “砰!”的一声闷响,邱石狠狠的砸在地上,孙思杰朗朗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萧华看着那已经不能叫五官的五官,要是形容他的长相,足可以说出一段故事来。

    刚才的那一招,萧华心里没了底,要是这样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自己又没有邱石的身手,很有可能就是第二个李大壮。

    看着孙思杰踉跄的小碎步一点点逼近,萧华猛然间听到楼道救援的脚步声,心中大喜,一个猫腰就要往外跑,霎时间,十余把警枪顶在自己脑门处,萧华就地匍匐,落地的瞬间,枪声响起。

    一阵鞭炮声的枪响过后,萧华抬起头来,孙思杰被打瘫在地,像烂泥一样冒着烟。

    莫展辉拨开人群,看到地上躺的孙思杰,不禁大皱眉头,“拿汽油来!”

    后面那个200来斤的陈康明也钻了进来,“哇!莫局,你们到底有什么仇啊!人都死了,还就地焚烧。”

    莫展辉没有搭理陈康明,直觉告诉他,孙思杰不会这么容貌就死,斩草必须除根。

    萧华将手枪填满子弹,死死的瞄着“尸体。”

    待警员拿着一通汽油跑进来时,莫展辉说道:“烧!”

    陈康明马上挡在身前,“莫局,您不会是想在这儿烧吧!你要把我的办公楼都点着了。”

    莫展辉怒起一掌,推在陈康明的胸脯上,“你要是不想死,就滚一边去。准备点火!”

    陈康明被莫展辉逼退了一步,猛然觉得脚下吃紧,回头再看,孙思杰睁开一只没有眼皮的眼睛,不停地冒着血水,嘴角上翘,阴邪的冲自己笑着,陈康明的脚踝被他用手死死的抓住。

    孙思杰操着含糊不清的音节,“终于……抓……”

    “莫局,救我!”陈康明声音颤抖,都快哭出来了。

    萧华一个跨步,闪出空挡,抬起手枪,对着孙思杰的手腕就是一梭子子弹,看着白花花的骨头碴子,陈康明逃命似得向警察堆里扎,腿上还挂着一只血手。

    所有的警枪再次瞄准孙思杰,“哇!”孙思杰吐了一口黑血,沙哑的说道:“莫局长,今天你赢了,这幅皮囊需要修补一下了,我答应孙思杰的事情,一定会办到。哈哈哈哈!”孙思杰每一次颤音笑,脑袋上都会有黑血或白色的脑浆流出。

    孙思杰猛然调转身形,向窗外一窜,纵身跳了下去,萧华走近窗口,看着下面万丈深渊,感叹道:“哎!21层的大楼啊。”

    萧华回头再看陈康明,老板的派头荡然无存,200多斤,厚厚的一坨,猫着腰拽着莫展辉的衣服,嗨……

    莫展辉低头对陈康明说道:“陈总!你可以不需要我们警方的保护,今天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

    说完,莫展辉甩开陈康明的手,就往外走。

    陈康明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跟在莫展辉的身后,“莫局,您想想办法,救救我,他说他还会回来,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能活着。”

    莫展辉的眼睛提溜转了一下,“想活命可以,不过!在没抓到孙思杰以前,要委屈一下陈总。”

    陈康明向看到希望一样,连忙点头称是。

    莫展辉回头喊道:“来人,把陈康明铐起来,带到高度戒备监狱,单号!加强警力,不许进,不许出!”

    说完,不顾陈康明惊讶的眼神走进电梯。

    回到刑警队,看着萧华搀着邱石走进来,莫展辉关切的问道:“老邱,不碍事吧!”

    邱石白了一眼莫展辉,艰难的坐下来,揉着肿胀的肩膀,“能没事吗?骨头都快摔散架了,你说说你,抓贼让我一个法医去干吗?”

    莫展辉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是特种兵出身啊!论起身手来,警局除了你还真没谁了,你说你要不去,多浪费人才啊!”

    邱石疼的没有吵嘴架的力气,让萧华将自己扶起,念道:“你们接着断案吧!我得回去擦点药酒了。哦!对了,萧华赶紧去找你师傅,莫展辉这个棒槌解决不来。”

    邱石走后,萧华也是为难,这么臊眉耷眼的回去,一定被师傅讽刺得不要,不要的,还不一定能请到他出山,萧华询问道:“莫局,您说我到底该不该回去?”

    莫展辉坐在办公桌前,嬉皮笑脸的说道:“你要自信点,这件案子是你带队,一切由你做主,我也只不过是辅助你,至于请不请老秦出山,你来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