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看守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112字

    萧话抬起手中的枪,对前方扑来了孙思杰就是一梭子子弹,结果可想而知,短暂的逼退以后,孙思杰再次奔来。

    萧华扔掉手中的手枪,毫无惧色,脸上写满了愤怒,身后的姚莎莎低声说道:“不…要…快跑。”

    听着姚莎莎的劝说,萧华更是愤怒,涨起浑身的肌肉,朝着孙思杰冲了过去,论起身手来,萧华绝算不上出类拔萃,甚至连中等都算不上。

    此时此刻,可以不算入技术统计,一个狂怒的男人,抡出来的爆发力足有平常时的数倍之多。

    孙思杰凭着感觉,朝前方砸去,从天而降的拳头,照着萧华的肩膀砸来,萧华暴怒的神情,站在原地,不躲不闪。

    身后的姚莎莎眼中不禁滑落一丝泪珠,“砰”声响过后,萧华半跪在地,咬着牙,双手攥住孙思杰的手腕,一个翻身,拧着孙思杰胳膊旋转,愣是将孙思杰压在身下,混起全身的力量,“嘎嘣”孙思杰的手肘呈90度弯曲。

    眼中喷火的萧华,拽过孙思杰的脑袋,对着鼻子,提起砖头大的拳头,“砰”鼻梁瞬间塌陷,第二拳,第三拳……萧华的拳头像雨点般的落在孙思杰的脸上。

    孙思杰被完全压制,竖起膝盖,磕在萧华的后腰处,力道之大,远超乎萧华的想象,萧华顺势飞出,重重的砸在墙上。

    当孙思杰带着扭曲的五官站起身来,孟伟的大部队终于赶到,数十把微冲对准孙思杰,“开枪。”孟伟一声令下。

    子弹潮水般射来,孙思杰的身体急流勇退,实在没有还手的余地,摸爬滚打的向二楼蹿去,直到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孟伟定睛一看,诺大的客厅内,哪哪都是血迹,脚下一具女尸,尤为惨烈,巡视了一圈,没看见钱真人的身影,却看到萧华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带着喷火的眼睛。

    孟伟走上前去,不可思议道:“你居然还活着?”

    萧华的一条胳膊已经抬不起来,“活你妈的生日!”另一只拳头,毫无预兆的甩到孟伟的腮帮子上。

    孟伟只觉得眼前一黑,萧华再起一脚蹬在孟伟的小腹上,孟伟被直接踹翻在地。

    怒不可遏的萧华,拖着半残的身躯,还想继续打,被上前的警员按到在地,萧华拼命的扎挣,“孟伟,弄不死我,早晚要你命。”

    孟伟眼冒金星,站起身后,嘴里一阵云吞,“呸!”一个牙齿掉落在地,“妈的!”孟伟骂道:“给我按住了。”

    孟伟上前,大皮鞋朝着萧华的脑袋踢去,额头血肉立刻外翻,“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紧接着第二脚,第三脚……直到萧华不在动弹,孟伟的皮鞋还在朝萧华脑袋上招呼。

    手下的警员实在不忍看到这一幕,几个人联手拦住了孟伟,“队长,不能在打了,要出人命了。”

    孟伟喘了两口粗气,“带走,真他妈扫兴。”

    ……

    四天以后,姚莎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莫展辉、李秋雨、邱石正围在自己床边。

    姚莎莎仔细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说道:“莫局,萧华怎么样了?”

    莫展辉沉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李秋雨站在身边,说道:“莎莎,别想那么多,萧华没事,你现在要养好身体。”

    姚莎莎想要做起身来,就觉得腹部一阵撕裂的疼痛。

    李秋雨赶忙将姚莎莎放平,“傻丫头,别乱动,你的肋骨折了好几根,有的都扎进脾脏了。”

    姚莎莎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伤势,看到莫展辉的表情,姚莎莎现在最关心萧华。

    姚莎莎提起脑袋再次问道:“莫局,你告诉我,萧华到底怎么样了。”

    在姚莎莎模糊的印象中,孟伟进来以后殴打萧华,直至昏厥。

    莫展辉叹了口气道:“萧华没事,现在被关了起来,已经停职了。”

    姚莎莎稍微舒了一口气,毕竟人没事怎么都好。

    这时,姚莎莎的单间病房门打开,孟伟和钱真人走进来,孟伟简单询问了一下姚莎莎的病情。

    孟伟对着莫展辉说道:“莫局,对于这次行动的失败,我认为责任完全在于萧华,我请求开除他的警职。”

    莫展辉皱着眉头说道:“事情还需要调查。”

    孟伟回道:“莫局,不用调查了,我有11个兄弟做人证,当我支援的时候,萧华对我大打出手,耽误的抓捕时机。”

    真是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姚莎莎当时清楚地记得事情的经过,姚莎莎躺在病床上喊道:“你说谎,根本就是你严重拖延进攻时间,如果你来早些,那个女人根本就不会死,莫局,萧华就是被他打伤的。”

    莫展辉眼睛提溜转了一圈,“孟队长,你不是说萧华身上的伤,是孙思杰造成的吗?”

    孟伟毫不犹豫的说道:“不错,他的伤是孙思杰造成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当天的警员,至于姚莎莎的口供,大概是当时身受重伤,错觉而已。”

    姚莎莎求助的目光看向莫展辉,念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孟伟继续说道:“莫局,我的要求就是先开除萧华,然后立案起诉,不知您意下如何?如果您想早些破案的话,钱真人或许可以考虑再帮咱们一把。”

    这时,钱一峰认真的对莫展辉说道:“莫局长,刑警队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人。”

    姚莎莎简直恨的牙根直痒痒,这个半吊子,抓不住凶手,居然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姚莎莎对莫展辉说道:“莫局你别相信他,事情不是这样的,这个钱一峰根本没本事抓到凶手,我这就回去请师傅出山。”

    姚莎莎作势就要起身,但是肋骨骨折根本不允许她做这种幅度的动作。

    听闻姚莎莎的话,孟伟笑了起来,“哈哈!出山?钱真人抓不到,你师傅就有本事?你师傅就是一个躲在后面的缩头乌龟。”孟伟指着姚莎莎的吼道。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一声冷冷的声音在门口处回荡。

    姚莎莎惊讶的张开嘴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望去。

    众望所归,秦绝一身标志性的布衣,踢着老头鞋,背着手缓慢地走进来,李管家跟在身后。

    “老秦!!!天海!!”莫展辉、邱石、李秋雨同时喊道。

    秦绝强大的气场顿时让孟伟没了话,钱一峰来了兴趣,走到秦绝身前,礼貌的说道:“这位是?”

    秦绝连看都没看钱一峰一眼,直径走到姚莎莎床前,看着脸色苍白的姚莎莎,微微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姚莎莎再也忍不住委屈的泪水,满满的倾泄出来,“师傅,我疼,呜呜……呜呜……你都不管啦……”姚莎莎越哭越厉害,眼看就要收不住的嚎啕大哭。

    秦绝伸出手来,老李顺势递过一张纸巾,秦绝接过纸巾,坐在姚莎莎身前,慢慢的为姚莎莎搽拭眼泪。

    此举动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在印象中,这种待遇从来没有人享受过。

    待姚莎莎略微平静以后,秦绝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香烟叼在嘴里,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

    莫展辉从身上摸出打火机,上前递到秦绝嘴边。

    秦绝抬手将莫展辉的打火机打落在地,目光阴狠的停留在钱一峰脸上,“什么人出来解释一下,谁把我徒弟弄成这幅模样?”

    邱石在床的另一侧说道:“就是那天跟你谈起的案子,凶手一直没抓住。”

    秦绝略微抬起脑袋,目光依旧盯着钱一峰,“一帮废物!”

    面对秦绝的奚落,孟伟和钱一峰没敢说话,形式一下子颠倒过来。

    秦绝侧头,看了一眼莫展辉,冷冷的说道:“点火。”

    莫展辉捡起打火机为秦绝点烟,秦绝吐了一口烟圈,问道:“萧华呢?”

    本来已经停止哭泣的姚莎莎,再次流出眼泪,两只小拳头在眼睛处比划,委屈着说道:“师傅,他们欺负死我们啦,萧华被那个队长打成重伤,关了起来,还要撤职、起诉。”

    秦绝冷酷的表情,让室内的温度降至冰点,对着莫展辉说道:“放人!”

    莫展辉贴近秦绝身边,小声说道:“老秦,要按照程序,的确是萧华打人在先。”

    姚莎莎还在捂着眼睛哭泣,秦绝叹了口气,“我的徒弟,让人弄成这样?你们真给我长脸!”

    姚莎莎停止了哭泣,嘟着嘴,一副卖萌样子,脸上依稀的泪痕。

    秦绝低着头说道:“老李,你去办手续,把莎莎接回去!我跟老莫去提人。”

    说完,秦绝率先走了出去,莫展辉脸上写满了无奈,回头对李秋雨说道:“小雨,你先回家,我跟老邱去一趟,要不然秦绝非把看守所拆了不可!”

    ……

    有了莫展辉这张无形的通行证,秦绝在监牢里见到萧华,看着萧华的惨样,脑袋上全是绷带,只露出两只眼睛来,要是不说话,秦绝差点没认出来。

    萧华含糊不清的说道:“师傅,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秦绝叹气连连,“回去再说!”秦绝转身就要走。

    “莫局长!等一下。”孟伟和钱一峰第一时间赶到。

    看到这两个人的到来,邱石不禁皱起眉头。

    孟伟拿着一摞材料放在莫展辉手里,“莫局,这是市局的拘捕令,和看守所的一切证明!这么把人带走,别人会说莫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