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四张 引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081字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个案子之前已经结案了,孙思杰被叛处无期徒刑后改判死刑。不知道秦绝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想法。

    莫展辉解释道:“老秦,孙思杰是在凶案现场被逮捕的,而且他也承认了犯罪事实。”

    秦绝没有回答,邱石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假设。”

    时间再次停寂了3秒钟,秦绝微微抬起头来,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一阵摇头,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他。

    秦绝无奈的说道:“现在吃皇粮的都不长脑子!孙思杰对犯罪过程供认不讳,说明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信念,逃狱!以及现场的凶灵钉说明什么?他很冤枉!他不甘心!”

    秦绝看了一眼众人的表情,同样还是疑问,又是一阵摇头。

    “凶灵钉是最邪恶的法器,老莫,你把孙思杰的疑点,再说一遍。”秦绝面无表情的问道。

    莫展辉想了一下,“第一次通话,他说孙思杰已经死了,他是完成孙思杰的遗愿,杀死各种玩弄女人的男人,哦!对了,他还提到了你。”

    秦绝点了点头,“这就对上了,孙思杰不惜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代价,也要报仇!”

    “什么意思?”莫展辉提着脑袋问道。

    秦绝轻轻一推,将莫展辉的脑袋移开,说道:“你们再假设一下,孙思杰承认犯罪,显然已经万念俱灰,突然,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可以替他报仇,但是需要孙思杰付出永不超生的代价,你们想想,他会同意吗?”

    邱石默默的自言自语道:“如果凶手另有其人,换做是我,我会!”

    秦绝继续说道:“孙思杰今年24岁,大学刚刚毕业,以他的年龄,不可能听说过我!这说明什么?”

    莫展辉猛地一抬眼皮,“假设有位高人,承诺了孙思杰,将凶灵钉打进他的天灵盖,然后附身在孙思杰的肉体上,帮孙思杰报仇雪恨!”

    秦绝叹了一口气,掏出香烟叼在嘴里,口中念道:“好久没说过这么多废话了,真是笨得可以。”

    萧华走上前去,为秦绝点着香烟。

    莫展辉一拍巴掌,说道:“女死者——白若雪,和孙思杰本就是一对恋人,后遭某种原因,嫁给富商李大壮,然而孙思杰和白若雪余情未了,被李大壮发现后,杀机顿起,用极度残忍的手法将白若雪杀害,然后刻意制造孙思杰赶到后的凶案现场,孙思杰心如死灰,决定一起殉情,然后……”

    邱石接着莫展辉的话道:“然后就和老秦的分析的一样了,一位懂得操纵魂魄的高人,介入了这件案子。”

    莫展辉喃喃的问道:“天呐,太不可思议了,老秦,你是怎么想到的?”

    “滚一边去!”秦绝面无表情的说道。

    ……

    邱石问道:“老秦,思路捋顺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绝回道:“把陈康明放出来!”

    莫展辉瞪大眼睛,问道:“放出来之后呢?这个人的安全要务必保证!”

    秦绝白了莫展辉一眼,“之后的事情,交给我!”

    谢新山问道:“秦大师,我们要做什么?”

    萧华接过问题,回道:“谢队长,咱们要干的就是辅助,这里……”萧华坏笑了一下,“要颜无双小姐牺牲一下色相,装成陈康明的女友,有问题吗?”

    颜无双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看一圈,除了秦绝,每个人都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自己,红着小脸,点了点头。

    萧华继续说道:“根据师傅的分析和现场的情况,孙思杰的那副皮囊已经彻底报废了,至于会不会继续完成孙思杰的心愿,还不得而知,只能试一下,如果出现,就由师傅出手,但是!没有孙思杰的皮囊,凶手会怎么动手?以什么形式动手?就要咱们几个人擦亮眼睛了。”

    众人听完萧华叙述,齐刷刷的点头。

    第二天,经过周密的部署,陈康明被释放出来,真是贼心不改,色心不死,看到颜无双接陈康明出狱,立刻心花怒放,不停的现殷勤。

    当颜无双提出逛街的时候,陈康明顿时被吓尿,死活就是不去,要不颜无双拿枪指着他,估计陈康明又得跑回部队去。

    陈康明三步一回头的在大街上走着,颜无双挽着其胳膊,“喂!挺大岁数人,这点胆子都没有!我们已经部署好了,只要凶手出现,我们就能将他抓捕。”

    陈康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你们能不能靠谱点,都两次了,差点就没命了。”

    颜无双扑哧一乐,“有我在你身边怕什么?你还不如一个女孩子。哈哈!”

    陈康明老脸一红,被颜无双搀到一家商场,来到女装店铺,颜无双不由得多逗留一会儿,身后的陈康明像过街老鼠一样,看谁都像凶手,不停地左顾右盼。

    颜无双的兴致貌似很高,拿起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看了一眼价钱,撇着嘴摇了摇头,放回到衣架上,又拿起另一件衣服。

    陈康明不耐烦的走到柜台前,对着服务员说道:“你这的衣服,我全包了。”

    服务员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颜无双也很吃惊。

    陈康明掏出支票本,“别愣着了,赶紧的。”

    服务员木讷的点点头,开始计算价钱。

    陈康明走到颜无双面前,“姑奶奶,咱们能回去了不?你还想要什么?我吩咐人去办。”

    颜无双又是扑哧一乐,挽起陈康明的胳膊,“陈总真是慷慨,让小女子感激不尽啊!咱们回家吧!”

    回到家中,看到莫展辉和邱石正在聊天,二人回来之后,邱石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无双!不是说天黑之前不能回来吗?”

    颜无双耷拉着脑袋,将女装店的发票递给了邱石,“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犯错误,总之我要不回来,我估计陈总会把整座大厦买下来。”

    莫展辉以埋怨的眼神看着颜无双,“他愿意买,你就让他买,总之你回来早了,就是犯错误。”

    颜无双脸红的低下头。

    莫展辉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放着河水不洗船啊!怎么不去逛逛男装店。”

    颜无双忽然来了精神,站直身躯,“是!莫局,我们再去逛街。”说罢,转身朝着陈康明的位置走去。

    陈康明一副亏心的样子,看着颜无双朝自己走来,两眼一番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胸口,“哎呦呦,不行了,心脏病犯了。”

    莫展辉哈哈大笑,“正好,把陈总送去医院,观察几天。”

    再看陈康明一个轱辘起来,对着外面喊道:“赶紧来个人,送我回房,医院就不用去,我这是老毛病,一会儿就好。”

    莫展辉和邱石相视无奈一笑,经过上次孙思杰的破坏,陈康明被彻底吓破胆,别墅上下全部装上防弹玻璃。

    邱石问道:“老莫,咱们引狼入室,狼进不来怎么办?”

    莫展辉在周围扫了一圈,“来人,拆!”

    一道命令之后,迅速有几名警员对着玻璃开卸。

    邱石说道:“老秦呢?一天都没看见他。”

    莫展辉无奈的说道:“谁让人家是大师了,开个会都得让别人等一上午,希望在陈康明挂掉之前,他能出现。”

    邱石左右看了看,“萧华呢?怎么也没看见他的人影。”

    莫展辉更是无奈,“给老秦当徒弟,谁还能看得上咱们这一行啊!”

    正说着,萧华走了进来,脸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颜无双走上前来问道:“大帅哥,你的自愈功能够强的啊!”

    萧华一阵傻笑,“师傅的医术高明,死人都能救活喽!”

    “哼!吹牛。”颜无双走开。

    莫展辉站起身来,问道:“萧华,你来得正好,老秦人呢?”

    萧华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我就找不到他了。”

    邱石和莫展辉齐刷刷的摇头,莫展辉抬起脑袋,冲着干活的警员说道:“等会儿!先别拆了,秦大师来了以后再说!”

    萧华嬉皮笑脸的走到颜无双面前,说道:“嘿!一会儿吃过晚饭,穿的漂亮点。”

    颜无双一脸疑问的表情看着萧华。

    萧华继续说道:“夜店疯会儿去。”

    颜无双将脑袋转了过去,“算了吧!上班时间不能谈私事,如果萧大帅哥想请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萧华笑呵呵的说道:“不是我,而是楼上的那个胖子。”

    “切,我才不想跟他去呢?”颜无双撇着嘴说道。

    萧华一歪身子,搭着颜无双的肩膀,“没办法,是师傅交待的,他说凶手离开了那副皮囊,白天很有可能不会现身,只有在晚上,陈康明寻欢作乐的时候,才是引出他最好的时机。”

    一听说是秦大师嘱咐的事情,颜无双点了点头之后不再多说什么。

    晚间,随着夜店震耳欲聋的迪曲,各色各式的型男艳女,都在舞池中央扭动,颜无双强行拉着陈康明200多斤的胖子,以极不协调的姿势,在中间别扭的舞动。

    莫展辉和邱石躲在场地的最远处,点了一瓶红酒,莫展辉对于这样的场合并不陌生,而邱石就不同了,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的他,正双手堵着耳朵,皱着眉头向莫展辉这边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