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拒之门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191字

    秦绝冷冷目光,注视着蜷缩在墙角的怪人,手指一弹,烟头弹射在没有皮肤的肌肉上,“呲啦”一声,怪人猛烈的颤抖。

    急忙伸手挡在脸前,说道:“秦大师,就算我打伤你徒弟,你也不至于赶尽杀绝。”

    秦绝冷冷的说道:“我的名字就叫秦绝,你说呢!”

    秦绝缓了一下,再次点起一根烟,拿在手中,怪人全身的肌肉开始抖动,秦绝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没有肉身,在白天是不能现身的,但你又不是魂魄,这点让我很费解。”说着,秦绝蹲在怪人面前。

    怪人颤抖的说道:“我不是现世人,我放弃活命的机会,就是为了能保护灵魂长存下去。”

    秦绝看着血肉模糊的身躯,说道:“邪术!这么多年游离在阳间之下,阴间之上,很痛苦吧!”

    怪人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点头不语。

    秦绝继续说道:“你身有撒旦教的法器,又懂得这种本事的,你嘲风教的传人?”

    怪人倒吸一口凉气,嘲风一词源起于龙生九子的第三子,此教至阴至邪,人数不多,教人向恶,贻害人间。

    秦绝低头想了一下,“我明白了,嘲风教在建国初期被剿灭,所有人员惨死,你是石顶武?”

    怪人惊讶的张开嘴巴。

    秦绝冷酷的摇了摇头,“你个老不死的,今天要不收了你,这个世道就别想太平。”

    被识破真身,石顶武剧烈的颤抖起来,“我……我已经收到惩罚了,我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借孙思杰的肉身,也是经过他同意的,我杀的都是该杀的人,秦大师,求求你,放过我。”

    秦绝站起身,冷冷的说道:“你这种违反人伦的做法,现在社会已经不需要你了。”

    石顶武蜷缩在墙角,“秦大师,只要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有撒旦教的神器,凶灵钉可以送给你。”

    秦绝的眼珠转了一圈,背着身说道:“凶灵钉?这个东西应该在警局。”

    石顶武低头想了好久,小声的说道:“现场的凶灵钉是我刻意留下了,我就是要看看你会不会出手!我想拿回来,太容易了。”

    秦绝想了一下,“凶灵钉拿出来,这么邪恶的东西,只能为祸人间。”

    石顶武毫不犹豫的说道:“没问题,没问题,只要你能饶了我。”

    石顶武坐了下来,胸口的肌肉暴涨,捡起一块玻璃,在胸前横着划出一条血口,一个金属头从里面探出来,石顶武攥着把守,奋力一拔,一注黑血喷溅出来。

    石顶武拿着血琳琳的凶灵钉,恭敬的放在秦绝身前。

    秦绝转过身来,在嘴角抽了一口烟,夹在手中,看着秦绝的架势,石顶武祈求的说道:“秦大师,我已经将凶灵钉交给你了,你答应过我的。”

    秦绝冷冷的说道:“你哪只耳朵听过我会饶了你?不过,你将凶灵钉藏在身体里,随着你的消失,凶灵钉也会化作乌有,这招倒是挺高明的。”

    石顶武像是看到希望一样,跪拜在秦绝面前。

    秦绝继续说道:“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答应了,我会为你找一副肉身,让你苟延残喘下去。”

    石顶武托起血淋淋的身躯,连忙点头。

    秦绝说道:“半个月前,我的一个朋友叫李秋雨,被人逼出魂魄,并将魂魄打回100多年前,我要你帮我将这个人找出来。”

    石顶武低头沉思了一下,“我尽力。”

    秦绝回身,指间一道幽蓝的光焰,随手一弹,精准的打进石顶武的眉心,“你的魂魄已经在我的账簿下,给你十天时间,没有结果,你就等着从世界上消失!”

    石顶武惊讶的说道:“魔障?这个嘲风教锁魂定位的方法,你怎么会用?”

    秦绝没有回答,对着楼上的贺小超和谢新山说道:“收网!”待网收起之后,秦绝捡起凶灵钉直直的向黑暗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再敢加害一条人命,我也让你尝尝凶灵钉的滋味。”

    ……

    第二天,刑警队!众人早早等候多时,秦绝仍是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一把将莫展辉扒拉开,坐在中心的位置。

    莫展辉倒是不介意,有些失望的说道:“老秦,你为什么不弄死他。”

    “我办事用不着你吩咐。”秦绝甩出一句。

    莫展辉尴尬的将脑袋转向一边。

    秦绝对着众人说道:“案子可以结了,凶手不会再作案了,论功行赏,找你们局长要去。”

    说罢,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莫展辉回头,为难的说道:“老秦,凶手没抓住,你让我怎么结案?”

    秦绝没有搭理莫展辉,继续对着众人说道:“头功可以给颜无双,胆识过人,比你们局长强多了。”

    得到秦绝的赏识,颜无双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激动地要死,但还是红着脸,低下头来。

    秦绝还想继续发表意见时,一名警员推门而进,“报告!”

    秦绝微微皱起眉头,莫展辉不悦的说道:“什么事?不能等开完会再进来吗?”

    警员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说道:“报告莫局,孟队长醒过来了,孟南山书记请您到医院去一趟。”说完,警员逃命似得退出去。

    “妈的!把他给忘了。”莫展辉骂街似得说道。

    秦绝沉了一口气,“算了,还是我去趟医院吧!”秦绝对着莫展辉嘴上总是冷言冷语,但真到莫展辉为难的时候,秦绝不会撒手不管。

    邱石赶忙拦住秦绝,“你就别去了,老莫有一车的理由能搪塞过去,要是经过你折腾一番,整个松海市的警界就得改朝换代,跟你有瓜葛的人都会早遭殃,首当其冲就是我。”邱石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好吧!”冷冷的两个字,秦绝对着门口的萧华说道:“回家。”

    再看莫展辉一双无神的眼睛,坐在旮旯处沉思,邱石表情沉重的说道:“老莫,我陪你一起去吧!”

    莫展辉绝望的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拨通市局秘书的电话,“喂!张秘书,李大壮的案子,可以结了,你写一份报告,凶手被化成灰烬,松海市可保安宁。我这段时间有点私事,就先不回去上班了,有事帮我挡一下。”

    莫展辉挂断电话以后,又拨通了李秋雨的号码,“喂!老婆,孟伟醒了,赶紧收拾东西,按原计划进行。”

    莫展辉站起身来,邱石张嘴就要发问,莫展辉大手一挡,“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算有十车的理由也搪塞不过去!我现在就带着老婆、孩子入赘秦家,你老老实实做你的法医,别吭声。”

    说完,莫展辉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

    莫展辉回到家以后,看到李秋雨收拾大包小裹,早早在楼底下等候,莫展辉下车,话也没说,开始往后备箱里装行李。

    莫小康问道:“爸爸,咱们去哪?明天还上学吗?”

    莫展辉一边装行李,一边笑着说道:“小康喜欢那个漂亮姐姐吗?爸爸带你找她去,这两天爸爸给你放假,跟姐姐一起玩。”

    莫小康喜上眉梢,跳着说道:“噢!噢!太好喽,可以不用上学了,找姐姐玩去了。”

    上车之后,莫展辉一路风驰电掣把车开到秦家。

    “咣!咣!咣!”几声砸门的声音,老李带着一脸的疑问,透过铁栅栏门,看到一堆行李,笑着问道:“莫局长,您这是唱哪出戏啊?”

    莫展辉的笑容更是显得僵硬,隔着栅栏门,将一盒名牌香烟递进去,说道:“李师傅,别客气,先抽着,好烟呐!都是进贡的上品。”

    老李接过香烟,看了看精致的包装,一脸笑容将烟揣进兜里,“谢谢莫局长的好意,老头子却之不恭了!”

    老李揣起香烟转身就要往回走,莫展辉急忙伸手进去,抓住老李的衣服,陪笑着说道:“李师傅,先把门打开再说吧!”

    老李呵呵一笑,“老爷吩咐过了,莫局长再来,拒绝开门!”

    莫小康可怜巴巴的说道:“爸爸!我要漂亮姐姐!”

    老李蹲下身子,“呦!小家伙来了,老爷说了,小康可以随时来玩。”

    莫展辉眼珠子提溜一转,说道:“李师傅,您开门,让小雨和小康进去,我立马走人!你看行不?你家老爷没说我的老婆,孩子也不让进吧!”

    老李正在踌躇之时,秦绝走了出来,冷冷的说道:“听到咋呼,我就知道你来了。”

    莫展辉嬉皮笑脸的说道:“老秦,老秦,你看看你的待客之道,不是当兄弟的说你啊!差点意思。”

    秦绝走近铁栅栏门,说道:“不是说过不让你来嘛?脸皮比城墙还厚。”

    莫展辉继续讨好的说道:“这不是遇到困难了嘛!你要是不管我,我很有可能暴尸街头,你也不想看到吧!”

    “想看!”秦绝冷冷的说道。

    李秋雨走上前来,抱起莫小康,对莫展辉说道:“老莫,别求他了,大不了咱们一家三口,抱着一起死。”

    秦绝仍不为所动,莫展辉看着秦绝冷峻的表情,叹了一口,转过身向回走时,姚莎莎走了出来。

    肋骨骨折,但是经过秦绝独特的治疗方法,现在已经活动自如了。

    “小康!”姚莎莎一声银铃般的声音。

    莫小康趴在李秋雨肩膀上,冲着里面大喊:“姐姐!姐姐!”

    姚莎莎见到莫小康也很高兴,小家伙实在太可爱了,“怎么不进来呀?”

    莫小康嘟着小嘴,一副委屈的表情,说道:“秦叔叔不让我们进。”说话的声音都要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