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人肉皮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207字

    刘科长点起一颗烟,将烟盒往前一伸,问道:“抽烟吗?”

    “不会!”邱石摇头。

    刘科长继续说道:“邱主任,如果您不配合我们……这是什么地方您也知道,公安部办案的手法,您比谁都清楚,在公安部失踪的人大有人在,我和邱主任一见如故,我只想安安静静把您接来,平平安安的送回去!怎么样?可以谈么?”

    邱石慧心的笑了笑,说道:“刘科长,我和您也一见如故,为了不给您找麻烦,还是请门外的孟书记进来吧!这样,咱们会省很多废话。”

    刘科长思量了几秒钟,刚站起身时,“砰”审讯室的门被狠狠推开,一位面目狰狞的老者,皱着眉头,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刘科长娴熟的将烟递到老者嘴边,为其点着,老者操着洪亮的声音,说道:“我是孟南山,孟伟的父亲,身为一个父亲,希望你能体谅我的心情,萧华在哪儿?”

    邱石微笑着,拍了两下巴掌,“政法委书记谈话的水平果然不一般啊!”

    孟南山瞪着眼睛,将烟头撵灭,恶狠狠的说道:“你有三十秒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不说,每隔10分钟,我就切掉你一根手指头。”孟南山坚毅的眼神,定了一下,“我以政法委书记的名义保证!”

    邱石撇了撇嘴,伸出双手,心痛的看着双手,缓缓说道:“我不是不识抬举的人,我可以告诉您萧华在哪,但您要保证,这件事情不能牵扯到莫展辉。”

    孟南山点了点头,“合情合理,我只要萧华一个人。”

    邱石低下头,沉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轻声说道:“孟书记,好歹我也在刑警队也呆了十几年了,我需要您给我留点好名声,我只跟您一个人说。”

    “可以!”孟南山答应完,走到邱石身边,将耳朵贴近邱石。

    “他在……”邱石猛然一伸手,揪出孟南山制服左边兜里的钢笔,大拇哥一挑,露出尖尖的笔头,另一只手薅起孟南山后脑的头发,脖子暴露在空气当中,笔尖猛然插进孟南山的脖子。

    所有警察都没料到邱石会玩这一手,端起枪的那一刻已经晚了半拍。

    邱石狠狠的说道:“都别动,这个位置我最了解了,只要我轻轻一抬手,他的动脉就会被挑断,到时候,神仙也救不回来。”

    刘科长急忙站起身,慌张的说道:“邱主任,万事好商量,如果你伤了孟书记,你也走不出去。”

    邱石自信的说道:“哼!只要老家伙在我手里,你还怕我走不出去?”邱石扭过头来,对着孟南山说道:“孟书记,您也不打听打听我当法医之前是干什么的?就敢抓我回来问话,没人告诉您,我是特种兵出身吗?”

    孟南山没有显得那么慌乱,仰着脑袋,说话倒是气定神闲,“邱主任,你我无冤无仇,你最好不要找麻烦,你放了我,我保你没事。”

    “叫他们放下枪!”邱石喊道。

    孟南山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所有警察都将手中的枪,放在地上。

    邱石将手中的笔向里再戳进一寸,“只要我能走,我也能保证你没事,您可千万别乱动,走!”邱石大喝一声之后,顶着邱石朝门外走去。

    来到公安部大门口,邱石对着孟南山喊道:“叫你手下退后200米。”说罢,象征性的用了下力。

    孟南山顺了顺气,对着一帮警察喊道:“都往后退200米,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

    警察很听话的向后走去。

    邱石看到警察退得差不多了,对着孟南山说道:“孟书记咱们合作愉快,后会有期!”说完,邱石松开手,向远处跑去。

    孟南山颈部的钢笔没有拔出来,晃晃悠悠的在脖子上挂着。

    刘科长第一时间跑出来,对着身后的警察喊道:“快去追。”转回身扶着孟南山,问道:“孟书记,您没事吧!”

    孟南山已经不敢大声说话了,“快……快叫医生来。”

    医务室,医生小心的将钢笔拔出来,对着钢笔感叹道:“真专业!”

    刘科长挑着眉毛问道:“大夫,什么专业。”

    医生笑了笑,拿着笔尖对着刘科长的脖子比划了一下,“笔尖精准的扎进肌肉里,没有伤到一根血管,从下笔的位置看,如果再偏一点点,就会扎进动脉,那时候再抢救,就是大工程了。”

    孟南山愣神的望着钢笔,一阵后怕。

    ……

    晚间,秦家,众人在草坪上焦急的等待着,莫展辉习惯性的来回踱步。

    萧华不耐烦的说道:“莫局,您消停点吧!”

    莫展辉皱着眉头说道:“你让我怎么消停?天都黑了,老秦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窝在家里太久了,找不到公安部的大门了。”

    李秋雨拉着莫展辉的衣服说道:“老莫,你安静点吧!天海怎么会不知道公安部怎么走,没准这时候正在回来的路上。”

    李秋雨说完,所有人点头。

    时间又过去了半小时,莫展辉终于耐不住性子,“不行,我要去看看。”

    当莫展辉走到大门口时,老李一个灵巧的身法,横在莫展辉身前,严肃的说道:“莫局长,老爷吩咐过,他回来之前,谁也不能出去。”

    莫展辉绷着脸说道:“老秦办事一向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如果他要救邱石出来,早就应该到家了。”说完,莫展辉用手拨动老李。

    可是,老李就像石雕一样,晖然不动,“莫局长,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出去的。”

    莫展辉不耐烦的向后退一步,大声说道:“老李头,我要出去,你拦得住吗?”

    老李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不知道这个拦不拦得住?”

    莫展辉凝聚着目光,狠狠说道:“哼!你敢开枪?我不信。”说完,莫展辉向前跨了一步。

    “啪!”老李枪口向上,对着天空开了一枪,所有人都被这一枪惊住了。

    老李严词喝道:“这一枪只是警告,如果莫局长还想出去的话,就别怪老头子不客气了,不信,您可以试试!”说罢,老李闪开身子,让开一条路,手中紧握着手枪。

    莫展辉愣了三秒钟,泄了一口气,向回走去。

    众人都回到草坪,老李守在大门处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秦绝从远处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漆黑的身影。

    “老爷,您可算回来了。”老李焦虑的说道,眼神不停的向秦绝身后漆黑的身影瞟去。

    秦绝站在大门口,没有进门,“跟里面的人说,邱石暂时安全,让他们都回房去。”

    老李望着身后漆黑的身影,问道:“老爷,您后面的是什么东西?”

    秦绝头也不回的说道:“游荡在阳间之外的人,我怕会吓到他们,还是别见面了。”

    老李一溜烟的跑回去,来到草坪,说道:“老爷回来了,邱主任已经安全了,但,老爷要求你们都回房去。”

    “为什么?”众人齐刷刷的问道。

    老李嘿嘿一笑,“我只看见一个陌生的客人,老爷说怕吓到你们。”

    众人灰心丧气的点点头,秦绝是个从来不开玩笑的人,自然不会拿邱石安全打趣,对于秦绝的吩咐,众人还是言听计从的,一个个纷纷走回房间。

    莫展辉对着莫小康喊道:“小康,别老去烦姐姐,回你自己屋睡去。”

    姚莎莎笑靥如花的说道:“没关系的,小康睡觉爱踢被子,我能给他盖盖被窝。”

    听到姚莎莎为莫小康求情,小鬼灵精赶忙拉起姚莎莎的手,向房间跑去,边跑边说道:“哎呀,一个人睡太吓人了,我要和姐姐睡。”

    莫展辉和李秋雨看着莫小康的背影,实在无奈之极。

    萧华追着姚莎莎屁股后面说道:“莎莎,我睡觉也爱踢被子,什么时候也照顾下我呗,我可以排队啊!诶……你别走啊!听我说完喽。”

    ……

    当秦绝带着那道漆黑的身影进来时,老李也被吓得瞪大眼睛,不由得向后挪着脚步。

    一位全身毫无皮肤,混身猩红的肌肉线条暴露在黑暗中,惨白的大眼珠子正在打量着老李。

    秦绝冷冷的说道:“石顶武!别吓着人。”

    石顶武抱歉的捂着自己的脸庞,对着老李说道:“不好意思。”

    老李奇怪的看了一眼石顶武之后,走开。

    秦绝坐在专座上,面无表情的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石顶武操着沙哑得嗓音,小心得说道:“秦大师,人还没有查到,我没有皮囊,白天是不能现身的,不过,我已经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法了。”

    秦绝一挑眉毛,询问的目光看着石顶武。

    石顶武继续陈述道:“这个人的手法的确很绝,而且行踪也很诡异,准确的说他也不是人,而是魂魄,一个能随意穿越时光的魂魄。”

    秦绝冷冷的回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是从异界穿越回来,特地找我麻烦嘛?”

    石顶武坚定的说道:“不错,我所知的方法只有这一种,秦大师不妨仔细想想,这方面的仇人会是谁?”

    秦绝点了点头,沉稳的面容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秦绝停了几秒钟,说道:“这件事你先放放,我有一个兄弟,被公安部的人带走,后来逃了,现在不知去向,你帮我把他找出来,他叫邱石。”

    石顶武血琳琳的脸颊,惨白的眼珠提溜一转,说道:“秦大师,你看……我这不方便啊!你又不让我杀人,白天我可没什么作用!”

    秦绝沉了一下,“明天的这个时候,你到我家来,我会给你一副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