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书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017字

    当秦绝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豪华的宾利刚刚停车,车灯熄灭的一刻,车前一道漆黑的身影闪过,老李立刻提高警觉,盯着挡风玻璃,问道:“老爷!”

    “知道了。”秦绝冷冷地回道,推车下门,对着前面漆黑的一片说道:“出来吧!”

    一个血淋淋的身躯从树林里显现,操着沙哑的嗓音说道:“秦大师,您让我好等啊!”

    秦绝对老李使了个眼色,冲着石顶武说道:“皮囊已经准备好,我要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石顶武说道:“邱石被捕,下午4.30分,如果不是我不能现身,我一定能将邱石救出来。”

    秦绝皱起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耽误你了?”

    石顶武急忙摇着脑袋,“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绝皱着眉头问道:“以邱石的身手,普通的警察或武警根本抓不住他,看清是什么人了吗?”

    石顶武点了点头,回道:“那个自称国防部的高手,如果当时我能出手,他一定很惨!”

    秦绝叹了一口气道:“先去把皮穿上,然后到里面找我。”

    老李将手中的箱子,递给了石顶武,跟在秦绝身后走了进去。

    秦绝回到草坪上,看着一众人,清点一番,一个都没少,而且还多了一个,只见颜无双一脸焦急的神情,正在和萧华不停地说着什么。

    看到秦绝的出现,萧华上前说道:“师傅,邱主任出事了。”

    一旁的颜无双急忙呼应道:“是啊!我打主任另一个电话号码,居然是关机,这个号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无缘无故的关机,肯定有问题。”

    秦绝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缓慢的脚步慢慢逼近颜无双,冷冷地说道:“谁让你进来的。”

    颜无双看了看萧华,又看了看秦绝,显然不知道怎样回答。

    姚莎莎走上前来,劝说道:“师傅,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计较这些,快想想办法救邱主任吧!”

    秦绝没有回答,阴冷的目光死死地注视着颜无双,“我说最后一遍,谁让你进来的。”

    “我……我……”颜无双已经慌张到不行了。

    萧华上前一步,挡在颜无双身前,说道:“是我,是我请无双进来的。”

    秦绝眼中一道犀利的寒光,吓得萧华直打冷战。

    姚莎莎也走了过来,“师傅,还有我!我们请无双过来商量办法的。”

    秦绝在二人脸上扫了一圈,没有人任何表情,萧华和姚莎莎脸上火辣辣的。

    姚莎莎扎着胆子说道:“师傅,我们知道错了,您先想办法救邱主任吧!完事,怎么处罚我们都行。”

    秦绝越过二人,坐在专座上,“我会记住的,你们俩谁也跑不了。”秦绝叹了一口气,“老邱被钱一峰抓回去了,距离现在超过6小时了。”

    “啊……”众人同时惊呼一声。

    莫展辉急声说道:“老秦,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出手,难道你真那么绝情绝义吗?”

    秦绝冷着脸,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是进门的时候才听说的,石顶武出来吧!”

    石顶武?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那个没有皮的人,莫展辉赶忙捂住莫小康的眼睛,另一只手将李秋雨揽在怀里。

    只见,老李身后一个佝偻的身影,手里拄着一根树杈,满脸上写满了人间沧桑,一条条深邃的沟壑,看不清楚有多深。一瘸一拐的向草坪走来,众人惊愕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老者。

    老者操着极度沙哑的嗓音,对着草坪上的秦绝说道:“秦大师啊!您干嘛往死里整我?这是什么皮囊啊?一路走来,尿两回裤子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条腿为什么肌肉萎缩?”

    老李微笑着说道:“老爷也实在没办法,要找到一个自愿的肉身不容易,您还别嫌弃,这幅肉身值2000万呢,99的高龄,不好找啊!你老人家将就着用吧!”

    石顶武一脸的无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来。

    秦绝点了点头,“不错,以后你就这用这幅肉身吧!”

    石顶武都快哭出来了,“天呐,都是百岁老人了,真是死不瞑目啊!”

    ……

    莫展辉沉痛的说道:“老邱现在不知道是生是死。”

    秦绝冷冷地回道:“应该还活着,你和萧华没出现之前,老邱死不了,但是,剩几根骨头,就说不准了。”

    萧华一咬牙,恨恨的说道:“我去,我去自首,将邱主任换回来。”

    姚莎莎和颜无双俩人一左一右拉着萧华。

    秦绝说道:“即使你去了,老邱也回不来,还会白死一条人命。”

    秦绝冷冷地目光转向石顶武。

    石顶武一脸惊愕,“秦大师,我都快100岁了,走路都不利落,怎么救人。”

    秦绝说道:“不是让你救人,去把孟伟和孟南山的脑袋提来。”说完,秦绝看着姚莎莎,将手放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刀的手势。

    姚莎莎不明白秦绝的意思,秦绝向石顶武这边一看,嘴中厉声说道:“动手。”

    姚莎莎瞬间就明白了这个手势的含义,一个箭步冲向石顶武,手肘猛然向前一递,石顶武扔下树杈,一个猫腰闪过这一击。

    石顶武退后一步,说道:“秦大师,您想干什么?”

    姚莎莎没有给石顶武继续发问的机会,膝盖猛顶上去,石顶武无奈,由于身躯太小,而且行动不便,双手横在颈部,硬生生挨了这一下。

    姚莎莎不打算给石顶武留任何空挡,双手抓住石顶武的脑袋,用力下压,两条膝盖频繁的向石顶武面部招呼,好像姚莎莎之前受挫于石顶武,心中有撒不完的怨气。

    这个画面实在太美,一个绝色美女,正在殴打一位百岁老人……

    秦绝坐在椅子上,不太眼皮的说道:“当年叱咤风云的石顶武,不应该只有这点本事。”

    石顶武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含糊不清的说道:“小妮子,有什么仇你也应该都报完了,再打我就不客气了。”

    姚莎莎就像没听见一样,手脚并用,招招往要害招呼,石顶武急忙后撤两步,姚莎莎再进,一拳直捣面门,姚莎莎很快,石顶武更快,一个闪身,佝偻的身体像陀螺一样拧到姚莎莎身后。

    姚莎莎还未转身,石顶武右手一伸,罩在姚莎莎脑袋上,姚莎莎瞬间感觉身体僵硬,寸步不能移动。

    石顶武的手中突然冒出一股黑色瘴气,逐渐的蔓延在姚莎莎身体周围,姚莎莎长大嘴巴,呼吸苦难,眼前的视线愈发朦胧,却做不出任何举动。

    石顶武擦了擦鼻子上的血迹,说道:“你要不是秦大师的徒弟,我非把你化了不可。”

    秦绝微微的点了点头,拍起了巴掌。

    石顶武慢慢收了内劲,黑色瘴气被吸回手中,带姚莎莎释放之时,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秦绝站起身来,走到石顶武面前,“有这么好的本事,为何藏着掖着?”

    石顶武撇着老脸,“我还不是怕哪件事,不如您的心意,你非弄死我不可。”

    莫展辉走到秦绝身边,“老秦,杀了孟南山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倒时候真刀实弹的部队堵在你家门口,咋整?咱们可就真成了过街老鼠了。”

    秦绝仔细想了想,“老李拿纸笔来。”

    老李点了一下头,默默的走开。

    莫展辉疑问道:“你要干什么?”

    “管得着吗?”

    ……

    老李将纸笔放在桌子上,所有人的眼睛都朝桌子方向望去。

    只见,秦绝在纸上写着四个大字,手下留情!!!莫展辉在一旁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底下的落款写上,天海敬上!秦绝伸出一只手,老李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放在秦绝手里。

    秦绝将盒子打开,掀开里面的绸缎,玉质的印台取出。

    莫展辉撇着嘴说道:“难道是乾隆爷的玉玺吗?孟南山会听从你的圣旨?”

    秦绝将大印盖在天海敬上的四个字上,将印台放回,扣上小盒,老李小心的将盒子揣回兜里。

    秦绝鄙视的眼神看着莫展辉,“乾隆的玉玺值几个钱?你要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几个。”

    秦绝转过头,将纸折好,递到老李手中,“送去国防部!”

    老李拿着信走了出去。

    “老秦!这能管用吗?”莫展辉怀疑的问道。

    秦绝回道:“希望孟南山是个识货的人。”

    “师傅,那个印章到底是什么来头。”萧华提着脑袋问道。

    秦绝闭目不再说话。

    宾利停在公安部门口,武警迅速围上来,老李下车后严肃的说道:“各位警官,我为孟队长受伤的事情而来,我手里有一封信,请交给孟书记。”

    一听说说是为了孟伟的事情而来,一名武警说道:“先带进去再说。”

    一帮武警迅速伸手向前,作势要制服老李,可是,手刚一接触到老李的身体时,就感觉触电一样,反射性的后退数步,所有人端起枪来,对准老李。

    老李仍是严肃的说道:“我有一封信,请及时交给孟书记,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