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0本章字数:3068字

    老李将手中信递到其中一名武警手里,微笑致意了一下,嘱咐道:“事关重大!有劳兄弟。”说完,老李上了宾利。

    一群武警对拿着信的人说道:“队长?就这么放他走了?”

    被称作队长的人摇了摇头,向回走去,队长之所以放弃抓捕老李,是因为信件下面有厚厚的一沓钞票。

    孟南山正在和刘科长在办公室谈话。

    孟南山绷着脸说道:“刘科长,问出来了没有。”

    刘科长一脸苦笑,“这个邱石应该是受过特殊训练的,所有的刑罚都用了,就是死不张嘴。”

    “噹噹”两声敲门,“进来。”

    之前的队长手里拿着信,说道:“孟书记,刚才有人送来一封信,要求务必交给您。”

    孟南山问道:“看清楚是什么人吗?”

    队长摇头,说道:“那个人没有下车,扔下一句话和信就走了。”

    孟南山接过信件,打开一看,顿时睁大眼睛。

    刘科长好奇的凑上前去,手下留情?天海敬上?不禁问道:“孟书记?这什么意思?”

    孟南山喘了一口气,“这是中国的第一枚玉玺,秦始皇用过之物,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人?”孟南山喘了两口粗气,对着队长说道:“请钱真人过来一叙。”

    “是!”队长转身走出大门。

    刘科长问道:“孟书记,您怎么知道这是秦国的玉玺。”

    孟南山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上世纪80年代,甘肃出土一批文物,其中有一副破旧的布卷,经过德国技术人员还原,证实来自秦始皇的玉玺,我印象中就是这幅模样?”

    刘科长再次疑问道:“会不会是假的呢?”

    孟南山回道:“我不确定,那张布卷至今都未曾公开,所以国内知道它的人并不多,即便是假的,这个人也大有来头。”

    说着,钱一峰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孟书记,您好!”

    孟南山站起身来,笑着回应道:“钱真人,不好意思打搅您,我这里有一封信,您来鉴赏一下。”

    孟南山将信交给钱一峰,钱一峰抬眼一看,不禁张大嘴巴,嘴中念叨“嬴政玉玺!”

    孟南山问道:“钱真人,您的意思?”

    钱一峰缓了缓精神,仔细想了想,“错不了,一定是那天在看守所里的高人。他是萧华的师傅,和邱石、莫展辉关系非同一般。”

    孟南山挑起眉毛问道:“有何高见?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钱一峰缓缓说道:“孟书记,先停止对邱石用刑。”

    刘科长问道:“为什么?”

    “这个人的能力高深莫测,在我师傅到来之前,先不要伤害邱石,免得招来杀身之祸。”钱一峰谨慎的说道。

    孟南山问道:“令师是何方高人。”

    钱一峰自信的说道:“我师父常年隐居深山,九宫大师傅,早已响亮了数十年,对付这个人不成问题。”

    孟南山放心的点点头,指着钱一峰手中的信问道:“钱真人,这个人您可否了解一二?”

    钱一峰摇头,“在九宫大师傅来之前,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惹怒他,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萧华和莫展辉一定躲在他那里。”

    孟南山问道:“钱真人的意思是,如果我要为孟伟报仇,必须先解决这个高人。”

    钱一峰失望的摇摇头,“孟书记,冤家宜解不宜结,单就这几个字来看,对方并没有对火的意思,很有可能想通过别的渠道来解决此事。”

    “哼!”孟南山犟着鼻子说道:“不可能,我的儿子现在成了这副摸样,以后很有可能什么工作都做不了了,萧华必须死。”

    钱一峰叹了口气,“孟书记请息怒,到时候看看九宫大师傅的意思吧!如果大师傅肯出手,不怕摆不平此事。”

    刘科长问道:“钱真人,令师何时能到达这里。”

    钱一峰一阵苦笑,说道:“这个还不能确定,师傅他老人家行踪从来没人知道。”

    ……

    当老李回到秦家的时候,一帮人追着屁股后面问东问西的,老李沉默一概不回复。

    正当萧华想问秦绝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一个,萧华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问道:“石顶武呢?都100岁了,还满处乱跑?”

    询问的目光再次投向秦绝,秦绝坐在专座上,仰望着天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经过众人一致投票,姚莎莎凑到秦绝身边,小声的问道:“师傅,您就告诉我们点信息吧!省得大家都着急。”

    秦绝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冷冷的说道:“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之后,不管姚莎莎怎么追问秦绝一律不回答。

    天色微微发亮,众人在寒冷的深秋夜冻了一宿,终于,石顶武迈着艰难的步伐,手里拄着一根新拐杖,另一只手拎着尿袋,显然是从医院刚回来。

    石顶武抬起那张沧桑的脸,笑了一下,对大家说道:“我已经打探出来了,邱石被孟南山用了刑,秦大师的一封信,邱石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但是他们没有放人的意思。”

    石顶武看了看众人缓和的神情,继续说道:“我还打探到,钱一峰那个棒槌请来一个叫九宫大师傅高人来,扬言要挑战秦大师。”

    “九宫!”情绝默念着这两个字。

    姚莎莎看着秦绝神情,问道:“师傅,您认识这个九宫大师傅吗?”

    秦绝摇了摇头,“印象中没这个人。”秦绝一挑眉毛,向石顶武看去。

    石顶武也是木讷的摇了摇头。

    秦绝默默的念道:“老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莫展辉一边跺脚一边说道:“老秦,再等两天应该就可以了。”

    一双双疑问的眼神纷纷看着莫展辉,莫展辉解释道:“邱石如果暂时安全,那咱们就等待松海市有大案子发生吧!”

    “什么意思。”萧华问道。

    莫展辉微微笑了一下,“你们怎么也不想想,一般破不了的案子都由谁来处理啊!当然是我这个市局长了。我已经失踪几天了,如果发生大事件的话,中央一定会渴望我这个破案之神。”

    说完,莫展辉尴尬的看了看秦绝。

    石顶武问道:“莫局,如果出不了大案子怎么办?要不然,就辛苦我一趟,我顺便也好找副皮囊来。”

    “你不想活了?”秦绝闭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石顶武撇了撇嘴,弯着佝偻的身躯,朝远处走去。

    傍晚,众人睡醒一觉后,来到草坪,看到秦绝仍保持着早上的姿势,姚莎莎走上前来,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问道:“师傅,您不冷吗?”

    秦绝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冷,没什么事,别来烦我。”

    姚莎莎回头向众人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几个人倒是默契,围坐在秦绝身边,一声不吭的看着秦绝。

    一分钟过后,秦绝冷冷的说道:“都挺有兴致,好吧!既然想跟我比耐性,那就来吧!谁输了,一会儿没饭吃。”

    “我不比!”众人齐声说道。

    老李急急忙忙的跑到草坪,喘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莫局的嘴简直跟开了光一样,有大案子了。”

    自豪的表情一下子就体现在莫展辉脸上。

    老李接着说道:“你们看今天的晚报。”

    莫展辉接过报纸以后,四五个脑袋全扎了过来。

    特大新闻,本市从5日起,接连发现丢失男童,有些甚至在儿童熟睡的时候被盗走,累计以有11起案例。

    众人仔细的阅读完报纸,莫展辉深出了一口气,掏出手机,调整为开机状态,然后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自豪的说道:“这下老邱有救了。”

    萧华问道:“莫局,您可以回去干局长,邱主任的通缉令也可以解除,那我怎么办?我打人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吗?”

    莫展辉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再怎么说我也是局长,打个人,屁大点事儿,包在我身上。”

    李秋雨也是慧心的笑了起来。

    “莫局,现在怎么办?”姚莎莎问道。

    莫展辉将眼神甩到手机上,说道:“现在咱们就等着中央的人来求我吧!11个男童失踪案这么大事,政府肯定会顶不住社会的压力,哈哈哈!”

    萧华撇了撇嘴,心想着,哼!威风什么?如果师傅不帮你忙,看你怎么下台。

    莫展辉将椅子挪到秦绝身边,拍了下秦绝的大腿,笑呵呵说道:“老秦,这回有事情忙了,你该漏两手了。”

    “老邱出来再说。”秦绝冷冷的说道。

    “哈哈!”莫展辉笑道:“这没问题,放个人,对于中央来说绝对是小事一桩,毕竟他们有事求着我呢。”

    莫展辉正在热情的释放这情怀,电话响起。

    莫展辉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哪位?……哦?是吗?算了,我不行,我差点都被通缉了。”说完,莫展辉挂断电话,等着对方再次打来。

    果不其然,没过半分钟,手机再次响起,莫展辉等了几秒钟,接听电话,“这件案子对我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据我推断,失踪案件还会增加,如果想请我破案,先拿出你们的诚意,好了,就这样吧!”

    莫展辉再次挂断电话,对着众人说道:“看吧!一下子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