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大中华佛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031字

    萧华收到姚莎莎的通知后,重案组兵分两路,邱石、颜无双、莫展辉和谢新山的车辆朝案发现场开去。

    秦绝和萧华的宾利跟莫展辉的车背道而驰,莫展辉坐在车里,大骂道:“这个秦绝,不去案发现场干什么,真有新鲜的。”

    邱石在一旁为莫展辉宽心,说道:“秦大师发话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儿子出不了事。”

    莫展辉自言自语道:“要是小康掉一根汗毛,我就跟他拼命。”

    邱石撇了撇嘴说,“你拿什么跟老秦拼命?”

    ……

    姚莎莎焦急的看着战场的形式,贺小超凭借着高强的身手,短时间内和两个大汉还是不分胜负。

    但是,这两个大汉就像不知疲倦一样,虽然身法和招式很笨拙,但是能将贺小超逼得后退连连。

    眼看着,贺小超已经显露败势,身上挨了好几拳,姚莎莎在身后大喊:“用锢魂网。”

    贺小超如梦初醒,回身掏出网包,向前一撒,大网严丝合缝的罩住两个大汉,瞬间,青烟四起,电光火石噼里啪啦的声音在网内响起。

    身后的中年女人,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贺小超。

    网中的两名大汉不停的冒着青烟,眼看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作势就要收回锢魂网。

    姚莎莎在身后大喊道:“不要收网!”

    正在贺小超诧异的时候,中年女子突然像鬼魅一样闪到贺小超身前,惨白的脸色毫无血色,贺小超下了一跳,随即松开手中的锢魂网。

    姚莎莎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这个女人居然是飘到贺小超面前的。

    网内的两个大汉挣脱开锢魂网,踉踉跄跄的甩着脑袋。

    贺小超此时的一刻,看着女子的眼睛几乎丧失了意识,瞳孔逐渐涣散,嘴角不停的抽搐着。

    姚莎莎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放下莫小康嘱咐道:“小康,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不要让玉佩摔碎。”

    说完,姚莎莎朝着女人冲去,姚莎莎一记手刀奔着女人的脖颈砍去,女人一道寒光从眼中射出,姚莎莎顿时泄了力向后方弹出去。

    一个屁股蹲狠狠的摔在地上,再看,贺小超已经全身颤抖,嘴里不停溢出白沫。

    这时,莫展辉的车辆也赶到了,莫展辉下车也不看清楚什么情况,对着贺小超眼前的女人就是一枪,子弹打在肩膀处,后退一步,看着车里下来4个人,脚下没有移动的飘回车里。

    面包车飞快的开了出去。

    莫展辉急忙将儿子抱起来,对着后面的人说道:“快去看看什么情况。”

    邱石第一个跑到两个大汉身前,半死之人,浑身上下都是伤口,邱石仔细看了半天,终于注意两名大汉脖颈后的银针,当邱石将银针拔出来的时候,两名大汉随即死去。

    谢新山走上前来,“邱主任,有什么问题吗?”

    “刑尸!”邱石坚定的说道。

    这个字招来所有人的疑问,坐在地上缓得差不多的贺小超,喘了两口粗气,说道:“什么是刑尸?我刚才打他们,他们都没有痛感。”

    邱石转过头来,“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死人。”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邱石顿了下来,将一名大汉翻扣过来,扯掉后背的衣服,一大片尸斑显现出来。

    邱石对姚莎莎说道:“给萧华去电话,问他们在哪里。”

    姚莎莎掏出手机,过了好久,姚莎莎说道:“不在服务区。”

    ……

    “师傅,咱们到底往哪开?”萧华问道。

    坐在副驾驶的秦绝没有回答,不错眼珠的盯着前面漆黑的道路。

    突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驶入眼帘,“追上去!”秦绝冷冷的说道。

    “没问题!”萧华猛踩油门,宾利强大的加速力瞬间就撵上了面包车。

    面包车好像也意识到身后有辆好车在追赶,见路口就拐,不停的左右摇晃试图甩掉宾利。

    萧华笑呵呵的说道:“就凭你的破车,还想甩掉我,做梦!师傅,怎么办?”

    秦绝面无表情的说道:“撞过去。”

    “啊!”萧华疑问道:“师傅,咱们的是宾利啊!撞它?”

    “少废话。”秦绝不耐烦的说道。

    萧华无奈,猛给一脚油门,撵上面包车之后,萧华猛转方向盘,巨大的冲击力,宾利的地盘很稳,面包车飘乎乎的找不到方向。

    萧华正了正车身,再次猛转方向盘,这次,不出意外,面包车被直接掀翻,不停地冒着白烟。

    秦绝下车之后,点着一根香烟,靠着宾利,静静的等待着面包车里的动静。

    萧华围着宾利转了一圈,对着宾利挑起大拇指说道:“真棒,这种撞法,才掉一块漆,好车就是不一样。”

    一直血手从面包车窗户处扒出,中年女子,缓缓的从里面爬出来,站起身后,看着秦绝一阵阴狠的眼神,直直的向秦绝飘来。

    萧华顿时被吓傻,仔细的盯着女人脚下,到底是怎么过来。

    秦绝仍然是那副冷峻的神情,迎着女子的目光。

    四目相对,二人的距离只有几公分,女子瞳孔中突然一道漩涡,好像无底深渊向秦绝看来。

    秦绝像没事人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女人。

    女子的道法起不到任何作用,马上加大力度,漩涡越发深邃,仿佛宇宙要被吞噬一样。

    秦绝看了一会儿,摇着脑袋,冷冷的说道:“你玩够了吗?”

    女子显然被吓一跳,后退一步就要跑,当女子转过身时,秦绝一个飘忽的身法瞬间晃道女子对面。

    后面的萧华看得不可思议,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

    秦绝面无表情的说道:“谁派你来的。”

    女子不禁张大嘴巴,惊愕的表情看着秦绝。

    秦绝继续问道:“再不说,你会死的很惨。”

    女子眼睛微微有些颤抖,乍起双手,鲜红的指甲猛戳向秦绝的面部。

    “师傅,小心!”萧华在后面喊道。

    当尖尖的指甲距离秦绝只有一公分的时候戛然而止,秦绝的双手稳稳的攥住女子的手腕,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想知道了。”

    “嘎嘣”骨折断裂的脆响向,“啊!”女人尖叫的声音划破黑夜的寂静。

    秦绝抬起一只手,扣在女子的头盖骨上,没见怎么用力,女子的脑袋一个360度旋转,身体冲着秦绝,而脸却对着萧华。

    嘴角慢慢的淌出血来,秦绝松开手,女子缓缓地倒下去。

    萧华走上前来,“师傅,就这么杀了?也许有很重要的线索没问出来呢。”

    “我懒得废话!”说完,秦绝直挺挺的向宾利走去。

    萧华看着地上女尸扭曲的脖子,一阵心悸,掉头向宾利跑去。

    萧华开车,对着秦绝说道:“师傅,咱们现在回家吗?”

    秦绝木讷的说道:“到了有信号的地方,给莎莎去电话,让他带着小康回家,咱们回警局。”

    刑警队,会议室内,姚莎莎带着小康回家睡觉,剩下的人全部留着在这里。

    萧华将事情的经过和众人讲述了一遍,众人无不惋惜,可是却不敢埋怨出来,秦绝做人办事,不能从常人的角度考虑。

    天色大亮,刑警队内没有接到报警,看来今天凶手无功而返,“报告!”一名警员走了进来,“莫局,第一医院的陈院长求见。”

    陈院长,莫展辉仔细的思索着这个名字,松海市第一医院的名誉院长,一位业界地位极高的老学究,国内外的影响力都很大。

    莫展辉点了点头,陈院长在警察的引导下来到办公室,满头白发,精神恍惚。

    莫展辉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站起身和陈院长握手,问道:“陈院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陈院长将儿童失踪的报纸放在莫展辉手里,说道:“我的孙子,陈家的独苗,如果莫局长能将我孙子找回来,让我老头子干什么都可以。”

    莫展辉将陈院长让到座位上,问道:“您孙子叫什么名字,基本情况说一下。”

    陈院长扶了扶胸口说道:“我孙子叫陈嘉琦,今年5岁,几天前,本来在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早上醒来,窗户被撬开,我孙子就不见了。”说着,老人流下了泪水。

    莫展辉点了点头,说道:“陈院长,您放心,我一定将你孙子找回来,您先回去,有情况,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老人抹了抹眼泪,再次和莫展辉握手,说道:“有劳莫局长了。”

    老人走后,秦绝叹了一口气,说道:“老莫,你把话说大了。”

    莫展辉挑起眉毛问道:“老秦,你什么意思,小孩已经死了?”

    秦绝回道:“死不死,我不能保证,但是,从我和对方交手的情况看,很可能是……”

    秦绝的话没说下去,一旁的萧华问道:“是什么?到底是谁啊?师傅!”

    “你老乡!”秦绝奇怪的看着萧华,“你还记得那本《阴阳谱》吗?”

    萧华想着,当初被秦绝贬得一文不值的东西,大中华佛国的意乱教派所著。

    秦绝继续说道:“这应该他们的秘密政权,这帮人没有被消灭干净,很有可能是大中华佛国的残余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