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衰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076字

    “报告!”莫展辉刚把陈院长送走,心想着,不知道又是哪个社会名流的孩子丢了。

    莫展辉心烦意乱的说道:“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

    警员愣了一下,说道:“有群众举报,南阳村的废弃老宅内,晚上有孩子哭声。”

    所有人都警觉的站了起来,除了秦绝,莫展辉转头说道:“拿地图来。”

    地图平摊在办公桌上,莫展辉拿着笔,一边画着一边说道:“南阳村,属于三不管地区,松海市和西海市的交界,虽然这几年没有大乱子发生,但是那里都是一帮游手好闲的人,如果老秦推断的没错,大中华佛国的余孽就藏在南阳村附近。”

    “废话真多!赶紧走。”秦绝一边嘟囔着,一边向外走去。

    南阳村,泥泞的土路,坑坑洼洼的地面,狭窄的道路,车是肯定开不进来了,众人下车,向着村里面前进。

    莫展辉问道:“举报的人留下信息了吗?”

    “没有!”后面传来一声回答。

    莫展辉继续问道:“把村长和大队书记找来。”

    “没有!”

    莫展辉眉头紧锁,停下脚步,向后望去,问道:“谁说的!”

    邱石走上前来,说道:“行了,老莫,你都说了这属于三不管地带,哪儿还能找到大队书记,走吧!”

    莫展辉丧气的说道:“好歹也得有个带路的吧!我上哪儿找老宅啊!”

    邱石说道:“没关系,这个村子并不大,一会儿让人分头找找,要有废弃的宅院,咱们就进去看看。”

    众人溜了半个小时,终于在村子的尽头找到那座废弃的老宅,看着风霜蚕食的牌匾,只能分辨出一个字——祠。

    萧华心想,估计谁家的祠堂,又是一个凶屋。

    大门上挂着一个很粗的铁链,上面还有锈迹斑斑的大锁。

    莫展辉说道:“来人,砸开。”

    谢新山走上前来,问道:“莫局,这样不好吧!这里很有可能是私有财产,咱们虽然是办案,但是……”

    莫展辉瞪着谢新山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当不了队长吗?少废话,赶紧砸开。”

    谢新山灰头土脸的走开。

    众人在院子里绕了一圈,除了尘土飞扬,都是破旧的物件,连收废品的都不要。

    莫展辉来到正堂前,仅仅有一尊佛像,至于供奉的是什么佛,已经损坏到无法辨认了,看着所有警员都像没头苍蝇似得乱找乱翻。

    莫展辉一阵心烦,骂道:“妈的,提供假情报,让抓住非弄死他不可。”

    秦绝缓缓走到莫展辉身边,说道:“情报没有错,你看看你脚底下。”

    莫展辉向旁边一站,用鞋底跺了跺脚下,“噹!”金属?

    莫展辉蹲下身子,用手拨开表面上厚厚的尘土,一层很厚的铁板,“来人,搬开。”

    铁板被掀开之后,一股浓烟涌上,待视线清晰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熟睡的“老男孩”,躺卧在地窖里面。

    莫展辉仔细数了数,5个!

    当男童被救上来时,众人都不可思议,粗重的胡须,花白的头发,凸起的喉结,抬头纹和石顶武都有一拼了。

    这……这哪里还是孩子,整个都是侏儒老头。

    “怎么会这样?”邱石不解的问道。

    莫展辉对着警员说道:“还活着吗?”

    邱石探下身子,拍了拍小孩脸,小孩逐渐抬起眼皮,慵懒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扫一圈,“你们是谁啊!”想坐起来,却发不上力。

    待把所有男童叫醒之后,邱石为每个孩子检查身体,失望的说道:“骨骼老化,内脏器官出现衰竭现象。”

    莫展辉凑到秦绝身边,问道:“老秦,怎么回事?”

    秦绝注视着每个孩子的眼睛,说道:“他们被人吸了精气。”

    “那怎么办啊?”莫展辉疑问道。

    秦绝摇了摇头,朝远处走去。

    莫展辉两步就追上了秦绝,拦住秦绝的去路,问道:“老秦,你别走了,你得想想办法,这样孩子带回去,我没法交差。”

    秦绝冷冷得说道:“做梦,神仙也救不回来。精气一旦被人吸走,人就会出现衰老的情况,这个责任你可以不用担着,他们根本活不了多长时间。”

    秦绝走开,莫展辉愣了一下,再次赶上挡在秦绝身前,“老秦,你救救他们吧!这五个孩子还不到十岁。”

    秦绝冷漠的表情,让莫展辉看到了绝望。

    秦绝回到家中第一时间找出,当初萧华拜师所赠的《阴阳谱》仔细研究了起来。

    不一会儿,莫展辉也回来了,“哎呀,这一天,腿都快跑断了。”

    秦绝放下阴阳谱,奇怪的眼神,看着莫展辉。

    莫展辉一脸疑问,“有什么问题吗?”

    秦绝点着一根香烟,说道:“你的警报已经解除了,怎么还往我家里跑?”

    莫展辉不好意思的一笑,“兄弟呀,你家里这么多房子,就你们师徒三人和老李住,我怕你冷清,再说了,我的警报还没完全解除,这件案子办完以后,孟南山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我怕搬出去之后,还得在搬回来,麻烦!”莫展辉一边摇着脑袋一边说道。

    秦绝刚要给莫展辉两句,邱石一边掸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向草坪这儿走来。

    莫展辉喜笑颜开,张罗道:“老邱,来,来,这边,晚上咱哥仨得好好喝点。”

    邱石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之后和莫展辉侃侃而谈,完全忽视了旁边的秦绝。

    秦绝将手中的《阴阳谱》扔在桌子上,走到热聊的二人身前,冷峻的神情,手指着门口的方向。

    莫展辉装傻充愣的说道:“老秦,别客气了,没到开饭时间呢,我们知道饭厅在哪,你忙你的去吧!”

    秦绝不苟言笑的说道:“你们当我家是收容所吗?”

    邱石无奈的一摊手,“外面歹人太多,我怕再被抓进去,反正我来了就不打算走了,有本事你把我扔出去。”

    秦绝歪着脑袋说道:“老邱,在我印象中,你不是厚脸皮的人。”

    “没办法,命比脸皮重要。”邱石撇着嘴说道。

    秦绝没有在说什么,就这么看着二人,直到两个人全身发毛,再也没有聊天心情时,莫展辉问道:“老秦,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

    “你俩走的时候。”秦绝面无表情的说道。

    莫展辉和邱石站起身来,相视一笑,莫展辉说道:“走,邱石,咱俩上里屋聊去。”

    “有什么可聊了,我都饿了。”

    “这好办,一会儿就开饭了,老秦家的伙食不错,还有深海龙虾……”

    晚饭时间,莫展辉和邱石不停的敬酒碰杯,场面很是热闹,大人孩子其乐融融,就连新加入的百岁老人也乐在其中。

    吃饭时,只有秦绝一个人冷着脸。

    莫展辉厚颜无耻的端起酒杯,说道:“老秦,别老绷着脸,来!喝一杯!”

    秦绝面无表情的端起酒杯,将酒倒在地上,杯子扣在桌上,继续吃饭。

    邱石出来打圆场,说道:“老莫啊!人家不领情,还是咱哥俩喝吧!”

    一桌子欢声笑语再度升温起来,秦绝兴致缺缺,放下碗筷,准备离开。

    萧华问道:“师傅,儿童的案子,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秦绝看了看莫展辉,“那五个孩子怎么样了?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莫展辉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都送去医院了,没有通知家属,经过各方面检查,跟老邱说得一样,身体各脏器官都出现衰竭,估计撑不过几天了。”

    秦绝也是叹了一口气,“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还是通知一下家属吧!有没有那个院长的孙子。”

    莫展辉一脸悲痛,点了点头,“陈嘉琦!他最惨,我都不知道怎么跟陈院长说。”

    邱石说道:“还是先联系陈院长吧!毕竟人已经找回来了,让他们看看孩子最后的日子。”

    莫展辉皱着眉头,说道:“老秦,到底是什么人呐,手段这么狠,用在孩子身上。”

    秦绝从身后拿出那本《阴阳谱》放在餐桌上,说道:“大中华佛国的看家本事,这种手法叫偷天换日,专门吸取男童身上的精气,为自己续命,一个男童身上的精气,只能维持不到半年寿命,但男童会迅速衰老死去。”

    萧华诧异的问道:“师傅,他们为什么用孩子吸取精气呢?找个强壮的男子,精气不是更旺盛吗?”

    秦绝点了点头,说道:“大活佛是个讲究的教派,所摄取的精气必需是未发育过的童男子,这样纯洁的精气才能保证他的肉身长久保存。”

    莫展辉喝了一口闷酒,“太可恨了,居然对孩子下手,如果让我逮住一定饶不了他!老秦,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秦绝回道:“根据男童发现的地点,和这本阴阳谱上的记载,我已经大概判断出他们的位置。”

    莫展辉和邱石不约而同的身手去拿那本阴阳谱,打开一看,全傻眼了,阴阳谱上的文字全部用小篆写的。

    莫展辉疑问道:“老秦,你看得懂这些鬼画符?”

    秦绝站起身来,背对着众人说道:“你以为我是你吗?连小篆都看不懂,我还混个屁!”

    莫展辉朝秦绝喊去,“老秦,咱们什么时候行动啊?”

    “就在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