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鬼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046字

    莫展辉放下手中的筷子,嘟囔道:“妈的,也不提前说一声。”

    吃过晚饭后,众人来到草坪,萧华说道:“师傅,你安排吧!我们准备好了。”

    秦绝看着天空,愣了五秒钟,说道:“石顶武辛苦你一趟!萧华和莎莎在前面,老莫、老邱后方压阵,石顶武掩护我的两个徒弟。可以了,你们去吧!”

    莫展辉疑问道:“老秦,你在什么位置?”

    “我有说过要去吗?”秦绝眼望着天空。

    “喂,你不去,我们碰到碴子怎么办?”莫展辉问道。

    秦绝不耐烦地说道:“你们以为石顶武是废物一个吗?再说了,破案之后,你封官加爵,让我赔本给你赚吆喝?”

    半夜十二点,莫展辉叫来了谢新山、贺小超和颜无双,几个人按照秦绝提供的地点,来到一处荒无人烟的“鬼屋”

    这个鬼屋在当地是很出名的,天黑之时,总有女人的哭泣声,这里的产权也属于私产,就是不动产,临山而建的房屋,没有太过利用价值,政府也不会刻意的征用它。

    这件鬼屋的来历还有一个奇怪的故事,距离鬼屋10里地的村庄,叫胡村,以老人、妇女、儿童为主,青年劳力都外出打工,某一天,几个孩子晚上没有回家,来到耳濡目染的鬼屋探险。

    天色渐渐黑下来,一声凄厉的女人哭泣,吓得小孩纷纷胆寒,一个小孩名叫林娃,在众多小伙伴的推举下,愣是扎着胆子进去,鬼屋共为三层,当林娃进到一层的时候,木质的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

    林娃胆子也是出奇的大,继续向前走,忽然,外面刮起了狂风,几个小孩向里呼喊了几声,见没有林娃的回音,便跑回了村里。

    大门被一阵狂风关闭,“砰!”林娃机灵一下,屋内彻底漆黑一片,但是林娃却没有后退的意思,好奇的欲望战胜了恐惧,这件鬼屋通体上下全是木质,大风一吹,松动框架发出刺耳的响动。

    年仅8.9岁的小男孩,乍起胆子,走上了二楼,除了尘土刺鼻的气味,林娃在二楼遛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推开二楼的窗户,向楼下的小伙伴炫耀时,喊了几声,楼下漆黑一片,能见度极低,得不到回应,林娃嘟囔道:“真是一群胆小鬼。”

    “咯咯,咯咯咯”两声银铃般的女声尖笑,狠狠的刺进林娃耳朵,林娃顿时冷汗直流,但林娃没有逃跑,颤抖的喘了两口气,“谁!谁在笑?”

    “咯咯!”又是一声刺耳的尖笑,仿佛声音越来越近了,林娃的后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胆子再大的林娃此时也有些退却。

    “来呀!”一声凄美而又委婉的声音从三楼传出。

    林娃已经吓得哆嗦起来,抬腿就要往楼下跑,“呜呜呜呜”低沉孤独的哭泣,再次从三楼响起。

    这种哭声,让林娃停住了脚步,毕竟只有8、9岁的年纪,“呜呜呜,求你,帮帮我!”三楼回荡的声音。

    林娃扶着楼梯,向三楼喊去,“你是谁,为什么哭?你需要帮助吗?”

    “呜呜,我好可怜,求你帮帮我!”女人凄凉的哭声,林娃却鬼使神差的一步一步向三楼走去。

    三楼的窗户被封死,林娃顺着抽泣的声音慢慢挪动着脚步,悲鸣的哭泣声越来越小,借着顶棚的缝隙,一点点惨淡的月光,林娃看到角落里有一位身着破旧旗袍的女人,披散着头发,背对着自己。

    看着身体一抽一抽的浮动,林娃慢慢的走过去,距离还有女人几米的位置,林娃本能的停下脚步,“阿姨,您怎么了?”

    “呜呜呜!我好可怜!”女人继续哭泣着。

    林娃说道:“阿姨,我能帮助你吗?”

    女人渐渐的停止哭泣,身体的抽动也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女人操着尖细的声音,声音非常缓慢,“没人能帮我,你们都对不起我……我……我。”

    “阿姨,也许我能帮助你,你转过身来吧!”林娃扎着胆子说道。

    女人缓慢的说道:“真的吗?你不怕我?”

    “不怕!”林娃说道。

    “好吧!”女人慢慢的转过头来。

    随着林娃瞳孔逐渐变大,“啊……”一声惊呼之后……

    胡村的小孩各自回到家中,林娃一宿也没回来,第二天,林娃的母亲和奶奶在村里询问林娃的下落,几个小伙伴支支吾吾的道出了实情。

    母亲想也没想的就要往鬼屋跑,还好奶奶及时拦住,“英子,先去找村长,你不能一个人去。”

    村长带着村里的村民,拿着锄头等农具往鬼屋走去,鬼屋和胡村的界限是一条小溪,当胡村的村民来到小溪时,正看见林娃在溪边抓鱼。

    林娃的母亲大喊道:“娃子,赶紧回来。”

    林娃“哦”了一声,趟着河水,走了回来。

    母亲顿时大怒,朝着林娃的屁股狠拍了两下,说道:“一宿没回家,你干什么去了。知不知道那个地方不能去。”

    林娃点了两下头,说道:“那帮胆小鬼,他们都不敢进去,就我敢!”

    村长说道:“英子,赶紧带林娃回去吧!那个地方邪的不得了,都已经失踪了好几个人了,白天都没人敢进去。”

    母亲应了一声,又训斥了林娃几句,拉着孩子回家了。

    林娃回到家里一声不吭,奶奶以为是昨天晚上被吓坏了,给林娃熬了姜糖水,林娃很快的睡去。

    直到晚上都不曾醒来,母亲感到疑惑,三番五次试图叫醒林娃都是无功而返,奶奶劝说道:“也是昨天晚上没睡觉,今天太累,你别叫他了,让他安心睡吧!明天一早就能好。”

    母亲问道:“娘,那个鬼屋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么多人害怕。”

    奶奶回道:“咳!建国初期,那里死了一个女人,本来那家里挺富裕的,农民翻身嘛,那家就遭到迫害,那里面的女主人死的最惨,四肢被砍了下来,眼睛被熏瞎,舌头也被割了下来,把女人泡在药坛子了,就是不让她死,人们把药坛子放在他家门口,风吹雨淋,十几天后,女人就死了。”

    母亲问答:“娘诶!这个故事怪吓人嘞!”

    “这—不—是—故—事”一个尖细的声音,在婆媳二人身后响起。

    娘俩不由回头,只见一个没有五官的脸庞出现在画面里……

    ……

    “胡说!简直是以讹传讹!”莫展辉大喝一声为自己壮胆,说话间,却掏出了腰间的手枪。

    石顶武将尿袋挎在肩膀上,双手拄着拐棍,操着沙哑的嗓音说道:“信不信随便你,到时候别吓得尿裤子。”

    “嘿!我尿裤子?你整天往裤裆里灌尿怎么不说啊!”莫展辉讽刺道。

    石顶武一脸委屈,“这能赖我吗?你们的秦大师就给我找这样的皮囊,不光尿尿把持不住,这一对招子还有白内障呢,我现在眼前朦胧一片,到时候如果我动起手来,你们最好躲远点,别伤着你们。”

    “呵呵!”莫展辉接着讽刺道:“喂!你动手的前最好舒活一下筋骨,免得一会儿再掰了大胯。”

    “哼!”石顶武率先,慢慢悠悠的朝大门走去。

    来到门口,石顶武拿拐棍捅开的门,“嘎吱”一声,门缓缓的打开,石顶武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扶着松散的楼梯向二楼蹭去。

    身后的莫展辉一直不停的催促,“你个老不死的,赶紧的。”

    石顶武不仅没加快脚步,反而越走越慢,回头说道:“你说你堂堂的局长,怎么不尊老爱幼呢,我都100岁了容易吗?”

    来到二楼石顶武已经气喘吁吁,由于以是深夜,再加上石顶武深度的白内障,现在形同瞎子一般,“你们谁能扶我一下,我什么都看不见。”

    还是好心的贺小超走到石顶武面前,说道:“石先生,这边走。”

    石顶武呵呵笑道:“哈哈,好孩子,一会儿跟紧了我,包你不会出事,他们嘛,就不好说喽。”

    众人刚要向三楼前进时,“咯咯”一声尖细的笑声从三楼传来,“呜呜呜呜呜!”紧接着又是悲鸣的哭泣声,这种哭声简直令人头皮发麻。

    姚莎莎和颜无双倒是很默契,听到哭声,一个扎进萧华的怀里,一个扎进邱石的怀里。

    石顶武打趣道:“俊男美女,天生一对啊!”

    一旁的莫展辉说道:“老瞎子,别墨迹了,赶紧上吧!”

    “等一下!”石顶武一摆手,对着三楼喊道:“楼上的,装神弄鬼你还差点,嘲风教第四代掌门人,石顶武前来拜访。”

    石顶武说完,果然起了效果,哭泣的声音逐渐停止,石顶武对贺小超小声说道:“快!扶我上去。”

    来到三楼以后,窗户仍然是封着的,萧华拿出手电筒在四周照了照,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到底哭声是从哪儿传来的?

    石顶武由于没有眼睛的帮助,说道:“你们谁能看看,东北角是不是摆放着一个花瓶。”

    萧华将手电筒转向东北角,“不错!是有个瓷瓶。”

    石顶武点了点头,“那就错不了,装神弄鬼,砸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