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名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146字

    失踪的男童案算是得到圆满解决,莫展辉功不可没。

    一天,在秦绝家里,莫展辉和李秋雨把行李收拾出来,到草坪准备和秦绝告别。

    萧华走上前来,问道:“莫局,你的警报不是还没有解除吗?你现在回去,不怕孟南山找你麻烦?”

    “哈哈”莫展辉一阵爽朗的笑声,说道:“孟南山已经下台了,贪污受贿,家里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而且孟伟的案子,他滥用职权,现在已经在监狱里蹲着呢。”

    “哎呀!看来莫局又要官升三级了。恭喜,恭喜!”萧华祝贺道。

    莫展辉拍了拍萧华的肩膀,一副领导的模样,说道:“小伙子,你要好好干,这么聪明的头脑,还有你师傅,千万别放着河水不洗船啊!”

    李秋雨走到秦绝身边,轻声说道:“天海!谢谢你帮了老莫,我们要回去了。”

    秦绝的眼神不禁滑落一丝伤感,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恩”了一声之后,便不再多说什么。

    当莫展辉准备和众人告别时,邱石走了进来。

    莫展辉笑呵呵的说道:“老邱,怎么还往老秦家跑,孟南山都被抓起来了。”

    邱石说道:“老莫,你有好消息了,这是文件。”

    莫展辉接过文件一看,好家伙,喜色之情溢于言表,说道:“这也真是太客气了,我哪有这个能力。”

    萧华问道:“莫局,上面写的什么?”

    莫展辉拍了拍胸脯说道:“让我去省公安厅就任,哎呀,实在是不敢当啊!”

    邱石撇了撇嘴,说道:“老莫,你别高兴太早,给你看看这个。”

    邱石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莫展辉,莫展辉看了看,照片显示是一张画,古代的画,莫展辉问道:“什么情况,这跟我高升有关系吗?”

    邱石说道:“这张画叫《辋川图》唐代,王维所著,历史价值与文物价值都非常高,现收藏于日本圣福寺。”

    莫展辉皱了皱眉头,“王维啊,一代名家啊!咱们老祖宗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散落在海外!”

    邱石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幅画丢了,上个礼拜,在圣福寺被盗,日本警方已经锁定了一名日籍华人。”

    莫展辉一拍巴掌,“太好了,这简直就是一位民族英雄啊!”

    邱石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这名日籍华人已经潜逃回中国,我从公安部打探出消息,如果你想入驻公安厅,需要把《辋川图》找回来,并且缉拿凶犯,人和画一同交给日本政府。”

    “放他妈那屁!”莫展辉把手中文件撕个粉碎,勃然大怒,“我交他妈的生日,中国人的东西,本来就是小日本子抢走的,好不容易回到国内,现在还要人和画交给日本政府,你想让中国人都骂死我?我不干,说出大天来,我也不干。”

    邱石劝说道:“就知道你会不干,有人放消息给我,这关乎到中日友好大局,不要为了一张画,破坏……”

    “休想!”莫展辉打断邱石的话,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啪!啪!啪!”秦绝坐在远方的椅子上,冲着莫展辉鼓起掌来。

    邱石问道:“老秦,你想说什么?”

    秦绝慢慢的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照片,“不错,不错!老莫,以前我倒是小看了你。”

    莫展辉气呼呼的说道:“这帮小日本,真王八蛋,局长我宁可不要了,我也不给他找画。”

    邱石甩了甩脑袋,走开了。

    秦绝赞赏的眼光看着莫展辉,莫展辉被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中,秦绝对自己永远是讽刺、尖酸、刻薄,冷言冷语的没一句好话。

    秦绝缓缓说道:“把案子接下来。”

    莫展辉气得眉毛发热,说道:“老秦,你吃错药了吧!要我把案子接下来?卖祖求荣的事,我干不出来。”

    秦绝等了几秒钟,说道:“把画找出来,光明正大的入驻公安厅。”

    莫展辉似乎看明白了秦绝的意图,“老秦,你什么意思?”

    秦绝背过身去,“你继续升你的官,案子我给你破,这幅画我要了。”

    莫展辉仔细思量着秦绝的话,自己能升官固然好,国宝还是在中国人手里,岂不是一举两得。

    莫展辉走到草坪,问道:“老秦,《辋川图》你拿走我没意见,日本政府那怎么交代,你不会是又想让我背黑锅吧!”

    秦绝冷冷的说道:“哪回你背完黑锅,不是全身而退?”

    莫展辉仰着脑袋,似乎是这个道理,转头对邱石说道:“跟公安厅的人说,案子我接了,警察的职责就是抓贼,一定要严惩凶手,我会尊重历史的。”

    邱石险些晕倒。

    根据日本政府提供的文件以及视频资料,莫展辉和邱石研究了整整一宿。

    一个青年,相貌平平,中等身材,穿着运动装的男子,和普通的日本人没什么区别,进入到圣福寺后开始朝拜,由于是寺庙,内部不能安装摄像头。

    圣福寺是日本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里面有很多国宝级的文物,其中本土出产的占少量。

    这么多的文物,防护措施应该很严格,这位青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莫展辉翻开这个日籍华人的资料,陈寿,祖籍山东菏泽人,15岁随母亲改嫁到日本,日本名字东野一郎,今年26岁,毕业于日本长崎大学,毕业后一直从属软件开发工作,至今未婚。

    邱石疑问道:“软件开发?在日本属于高新行业,没有结婚生子,日子肯定是小康水平,干嘛冒这么大风险去偷画呢?”

    莫展辉也是很奇怪,“这个小伙子很有爱国情怀,知道落叶归根,什么动机不用考虑了,咱们先分析下他是怎么得手的。”

    邱石摇了摇头,“你办案永远是那么草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你不把他的动机了解清楚,怎么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即便没有下一步,也会有线索知道他逃到哪里。”

    莫展辉问道:“怎么查啊?一个日籍华人,资料都不在国内。”

    邱石眼珠一转,“你看,日本人提供的资料是母亲带着陈寿改嫁,这就说明陈寿的生父在国内,陈寿有爱国情怀没错,看看他的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

    “有道理!我这就派人去查。”

    邱石打了个哈欠,说道:“困死了,你找人去查吧!我先走了。”

    邱石走后,莫展辉可没有睡觉的心情,一想到省公安厅的工作,莫展辉继续对着电脑和文件研究了起来。

    第二天,姚莎莎和萧华来到警队,看到一脸黑眼圈的莫展辉就知道昨天一宿没睡。

    萧华问道:“莫局,有什么情况吗?”

    莫展辉兴致缺缺的说道:“动机差不多查清楚了,陈寿的父亲是一位历史教授,为人很孤僻,陈寿从小国内遗失的文物很感兴趣,而陈寿的后爸是一位日本商人,很瞧不起陈寿这样的中国人,剩下的你们去查吧!资料都在办公室里。”

    莫展辉打了个哈欠,走了出去。

    姚莎莎说道:“喂,咱们先从哪查啊?”

    萧华笑了笑,“你有多少脑细胞可以浪费啊?查什么查,将所有资料给师傅看一眼不就得了吗?”

    姚莎莎笑眯眯的说道:“还是你鬼主意多。”

    二人回到秦家,秦绝还是在草坪上坐着,二人将资料一股脑的放在桌子上。

    秦绝疑问道:“这是干嘛?”

    萧华笑呵呵的说道:“我们把这件案子的所有材料都找来了,您给分析分析。”

    秦绝白了一眼萧华,“我又不是警察,断案的事情不要来找我,如果你们有线索,告诉我凶手在哪儿就可以了。”

    姚莎莎笑嘻嘻的坐在秦绝身边,“师傅啊!您是著名的神探,警界的传奇人物,如果您能够指点一二,我们会少走很多弯路的。”

    秦绝不抬眼皮,没有回答。

    萧华冲姚莎莎使了个眼色,姚莎莎一下就明白了。

    姚莎莎说道:“你说啊!陈寿的父亲是个老学究,陈寿从小就对国宝感兴趣,把海外遗失的文物找回来,也不算过分啊!”

    “恩!”萧华应了一声,说道:“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是怎么做到了,圣福寺的安全措施这么严密,他居然轻松的将《辋川图》盗走,你想想陈寿潜回国内,会逃到哪里?”

    姚莎莎想了一下“应该是找他的父亲,因为只有他父亲才知道这幅画真正的价值。”

    萧华问道:“你想一下,他下一步会做什么呢?会卖吗?这可是天文数字。”

    秦绝抬起头来,摆了摆手,打断他们的谈话,冷冷的说道:“让莫展辉把陈寿的老子抓起来。”

    “为什么?”萧华和姚莎莎齐声问道。

    秦绝仰望天空,面无表情的说道:“日本是个肤浅的民族,《辋川图》里藏着一个大秘密,今天的新疆省有车师国的遗址,部落毁灭后,留下的财产至今还埋在沙漠下,唯一能找到答案的地方,就是王维的《辋川图》。”

    “天呐,居然有这种事。”姚莎莎不禁感叹道。

    秦绝继续说道:“画中的玄机,在当今的中国,知道秘密的人不超过10人,日本这个废物的国家,只把王维的名著当做一副简单的山水画来看。”

    萧华急忙问道:“师傅,这件事,要不要莫局知道。”

    秦绝冷冷的回道:“随你们便吧!,即便让他知道新疆埋了宝贝,他也没胆子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