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古代遗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101字

    萧华拨通的莫展辉的电话,并说明了情况,要求莫展辉不要将这个秘密泄露。

    莫展辉的办事效率真的很快,不到半天的时间,陈寿的父亲就被请回了刑警队,由于是跨省办案,莫展辉动用了省公安厅的关系。

    萧华和姚莎莎赶忙去了刑警队。

    来到审讯室,邱石和莫展辉已经开始了工作,莫展辉问道:“陈教授,你到底知不知道陈寿的下落。”

    陈博士显然料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木讷的摇了摇头。

    莫展辉继续问道:“陈博士,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们会无限期关押你。”

    陈教授呵呵一笑,说道:“莫局长一向都是这么办案吗?我犯了什么法?莫局长的话说大了,如果我两天不回去,自然会有人找你谈话。”

    “你……”莫展辉气得说不出话来。

    姚莎莎开门见山说道:“新疆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有车师国的遗址,车师国被匈奴所灭后,留下大量财宝,至今还埋在沙漠里,陈教授不会不清楚吧!”

    陈教授惊讶的嘴巴都要掉地上了,问道:“你……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些……”

    姚莎莎继续说道:“我们知道还不止这些,唯一能打开车师国遗址的钥匙,就在《辋川图》里,现在你儿子盗走了那副画,如果这件事我们向媒体公开,你儿子不但会被抓捕,陈教授你会怎么样?”

    陈教授慢慢的陷入了沉思,十分钟过后。

    萧华拍着桌子说道:“如果这件事公开,不仅你教授没得做,你儿子很有可能遭到日本政府的枪决。”

    陈教授显然被萧华的话吓到了,自己身败名裂无所谓,关键的问题是,眼前的这几名警察已经知道《辋川图》中的秘密了。

    姚莎莎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儿子潜逃回国后,至今还没有找过你,而你却知道如果揭开《辋川图》的奥秘,陈教授你别幻想了,这批财产是属于国家的。”

    姚莎莎愣了一下,看着陈教授满头大汗,说道:“鉴于这幅名画也是中国的财产,陈寿是日籍华人,公安部研究决定,只要陈寿交出画,别的事情,警察可以不追究。陈教授,你有20分钟的考虑时间。”

    说完,姚莎莎站起身冲莫展辉使了个眼色,四个人退出了审讯室。

    莫展辉奇怪的问道:“怎么老秦能有这种想法呢,要把车师国的财产上交给国家,简直不可思议。”

    萧华拍着莫展辉的肩膀说道:“莫局,您真以为我师父要把那么贵重的东西交给国家,说这些只是为了让陈教授跟咱们合作,我师傅说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下面埋着的东西,已经姓秦了。”

    莫展辉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再次问道:“那么多东西,你们怎么运回来,要是联系航空部门,事情不就败露了吗?”

    萧华回道:“这不是问题,师傅已经让老李联系买运输机的事了。”

    邱石和莫展辉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买运输机?真是财大气粗,邱石问道:“谁来开飞机啊!总不能请外人来吧!”

    萧华和姚莎莎无奈的一摊手,齐声说道:“这就不知道。”

    一杯茶的功夫,

    姚莎莎四人回道审讯室,姚莎莎开口说道:“陈教授,你还在犹豫吗?我们已经够放宽政策了,日本政府是不能在中国境内执法的,现在陈寿不能解开画中的奥秘,这幅画就形同废纸一张,总有一天,我们会抓捕到陈寿的,到时候移交日本政府,陈寿就是一个字——死!”

    姚莎莎的话很吓人,也很有威慑力,从陈教授的表情来看,已经有心虚的表现。

    姚莎莎继续说道:“陈教授,距离案发当天已经有一个礼拜了,日本政府虽然不能在中国境内办案,但是我们已经知道,日本派了特工潜入到中国了,一旦,落到特工的手里……陈教授,陈寿有日本国籍,况且不是在中国作案,只要我们不把他交给日本政府,他可以不用死,时间不多了,您看着办吧!”

    “我告诉你们!”陈教授颤颤巍巍的说道。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

    邱石为陈教授倒了一杯水,陈教授叹了一口气,“陈寿从日本回来,曾经给我打过电话,我让他先去四川先躲一阵子,等风声过后,再去寻找遗址。”

    萧华急忙问道:“陈寿现在在四川什么地方?”

    陈教授低着头说道:“绵阳市,张家镇,在具体的位置我就不知道了。”

    莫展辉说道:“好!谢谢陈教授合作,我们找到陈寿以后,会将您送回去的。”

    陈教授抬起头,说道:“那我的儿子?”

    莫展辉笑着说道:“您儿子也会平安无事,只要他肯合作,交出《辋川图》,我们不会将他移交到日本政府。”

    陈教授出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莫展辉四人没有耽误,也没有联系其他人,当天晚上就坐上开往成都的飞机。

    第二天,四人来到了绵阳市,张家镇,因为四人的行动没有请示上级,只是以私人的方式来到张家镇,这里距离绵阳市比较远,主要生产农作物,四人租了一辆车,在张家镇遛了一整天,也没发现陈寿的行踪。

    萧华开着车说道:“我想啊!这个陈寿肯定不会出现在大街上,一定将自己伪装起来。”

    邱石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性不大,这里的乡镇企业只有几个工厂,咱们都询问过了,没有这个人的踪迹。”

    萧华继续说道:“如果是给私人打短工呢?比如说,给某个饭馆当服务员,洗盘子、洗碗。”

    这个疑问又被邱石否决了,说道:“我也是农村出身,一阵镇里或村里的饭馆,除了厨师是不会请外人做工的,中国的劳动力越来越值钱了,挣不了俩钱,不可能给服务员发工资。”

    萧华抬杠道:“老哥,陈寿只是暂避风头,可以不用工资的,管吃住就行。”

    邱石点了点头,“有道理,如果真是这样,就属于大海捞针,要想把张家镇11个村的饭店走找一遍的话,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下不来的。”

    萧华笑着说道:“只要功夫深,铁锤都能磨成针,正好肚子饿了,咱们先找一家饭馆打打牙祭。”

    姚莎莎在后面讽刺道:“你个吃货,走到哪都忘不了吃。”

    莫展辉在后面说道:“我不管付账啊!这次出行不是公款。”

    前面萧华哈哈大笑,“莫局不用担心,您洁身自好谁都知道,秦大师的徒弟怎么能让别人买单呢,这不是打我师傅脸吗?”

    四人在一家小饭馆前停车,“长旺饭店,名字不错,就这儿了。”萧华说道。

    几个人要了几样精致的小菜,心不在焉的吃着,期间萧华去过两次厕所,饭店的面积很小,前厅只有几张桌子,后面又逛了一圈,没发现陈寿的身影。

    萧华无奈的说道:“看来是白来一趟了。”

    正当饭局即将结束时,门外走过走过一个流浪汉,看着像捡破烂的,佝偻的身躯,身后背着一个麻袋,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饮料瓶。

    萧华警察的职业特点显露无疑,面色凝重的看着流浪汉从门前走过。

    莫展辉疑问道:“萧华,你想什么呢?该不会连一个捡破烂的都怀疑吧!”

    萧华解释道:“莫局,您不觉得奇怪吗?捡破烂的怎么会出现在村里?在村里捡一天破烂,能有多少收获?”

    莫展辉和邱石同时皱起眉头,萧华分析的很有道理,一般捡破烂的都会出现在城市里。

    莫展辉马上起身,萧华扔下几百块钱,跟着三个人急忙跑了出去。

    四人几步就撵上流浪汉,四人一看顿时泄了气,这个流浪汉满脸大脓包,还瞎了一只眼睛,长相极度恶心。

    莫展辉灰心的说道:“算了,咱们找错人了,不是陈寿。”

    莫展辉、萧华和姚莎莎正要离开时,邱石盯着流浪汉说道:“你是陈寿!”

    三人无不惊讶,莫展辉马上问道:“老邱,你说什么?他是陈寿?”

    邱石死死的盯着流浪汉丑陋的脸颊,说道:“在我面前还敢易装,把你脸上的胶皮摘下来吧!。”

    邱石的话立刻引起的萧华和姚莎莎的警觉,邱石是法医,所有伪装都逃不过他专业的眼睛。

    流浪汉一个侧身,就要跑,可惜,他晚了一步,姚莎莎和萧华已经动手,二人一套专业的擒拿手,将流浪汉掀翻在地。

    邱石上来将流浪汉脸上伪装的胶皮全扯了下来,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第一天就有收获,你藏得够深的。”

    四人将陈寿带到一个角落,莫展辉上前就给陈寿一个嘴巴,“说!《辋川图》在哪儿?”

    陈寿的嘴角被打出血,“中国人的东西,就应该留在中国,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家伙。”

    “砰!”萧华一拳猛击在陈寿的腹部,陈寿立刻将身体弯了下去。

    萧华说道:“中国人的东西自然跑不了,你想要的不只是那副画吧!”

    “你说什么?”陈寿打着马虎眼。

    萧华说道:“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著名诗人王维,将一个惊天秘密藏在《辋川图》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