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宝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31本章字数:3071字

    石顶武已经不敢发出声音,开始和众人打起手势。

    待所有人躲在角落里,楼梯前只留下秦绝、石顶武、老李。石顶武和老李闪到楼梯的两侧。

    秦绝站在楼梯不远处,向后退了两步,对着通道口吹起了口哨,漫不经心的口哨声响起,“咝、咝、咝”的吐信声越来越大。

    突然,秦绝身子一颤,楼道内瞬间漆黑,一个……一个扁平的脑袋探了出来,类似响尾蛇,但是脑袋却大得出奇,足有一辆汽车大小,巨蟒全身呈黑色,漆黑得鳞片犹如生铁一般坚硬。

    烙铁莽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秦绝吹口哨,秦绝后退一步,烙铁莽就往前前进一丈,仿佛节奏是跟着秦绝口哨声和脚步改变的。

    当烙铁莽从楼道探出身子时,石顶武的冷汗已经流了出来,好一个庞然大物,身体直径有油漆桶那么粗,黑光锃亮的鳞片,让石顶武愈发胆寒。

    秦绝停止吹口哨,对着石顶武说:“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没有得到石顶武的回应,却招来烙铁莽的动静,猛然张开血喷大口,秦绝看得清楚,烙铁莽嘴里全是倒刺般的獠牙,上面挂着粘稠的唾液。

    秦绝面对近在咫尺的怪物却不显慌乱,冷冷的表情,纹丝不动的看着烙铁莽。

    石顶武终于动手了,双手拄拐,拐棍猛戳在地上,以拐棍为支撑点,身体腾空,运足全身的力气,双脚对着烙铁莽踹了过去,“砰!”烙铁莽身体出现巨幅移动,看来这一脚着实不轻。

    烙铁莽的身体被踹出来十多米,但全身还没有全部显露出来,石顶武越看心理越发怵,已经十多米了,却还看不见尾巴。

    烙铁莽的注意力被石顶武吸引过来,张开大嘴朝石顶武咬来,石顶武一个迅敏的闪身,“轰隆”一声,烙铁莽强劲的头颅,将石顶武身后的墙壁撞个粉碎。

    远处的姚莎莎看见烙铁莽第一眼,就吓得紧紧捂住嘴巴,众人所站的位置,上方不停有粉尘散落下来。

    照这样的冲击力,烙铁莽要是再来上几次,几个人就都别想活着出去。

    秦绝倒是沉稳的出奇,大概是烟瘾犯了,竟然轻松的从兜里掏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着之后,轻松的吐了一口烟圈。

    石顶武被烙铁莽追得不亦乐乎,百岁老人在石殿中上蹿下跳。

    巨蟒终于露出了全身,总长度足可以环绕大殿一圈,石顶武被烙铁莽追的精疲力尽,在大殿中央定住身形,身体散发着黑色瘴气,口中骂道:“妈的,你个老怪物挺有能耐!”

    烙铁莽好像看出来石顶武的异样,停止了追逐,愣愣的看着石顶武,

    秦绝仔细观察着烙铁莽的举动,对着石顶武说道:“你小心点,这畜生已经成精了。”

    石顶武涨起全身的黑色瘴气,黑漆漆的一团笼罩在石顶武全身。

    秦绝背对着老李说道:“动手。”

    老李越过秦绝,手中的锢魂网一撒,锢魂网的面积本不小,可惜在巨蟒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只能将将罩住它的脑袋。

    锢魂网果然起了效果,罩住巨蟒脑袋的一刻,青烟冒起,“滋啦啦”的声音,让烙铁莽极度愤怒。

    “吽”一声怪吼,震的每个人耳膜都要破裂一般,烙铁莽大脑袋一甩,老李直直的飞了出去,手中的锢魂网也随之松开。

    只见,烙铁莽叼着锢魂网信子一吐,将锢魂网收进嘴里。

    秦绝不禁皱起眉头来。

    萧华感叹道:“完了,师傅的宝贝让这怪物吃了。”

    石顶武积攒了浑身的瘴气,双手一推,黑色瘴气笼罩在烙铁莽的头部,可惜,石顶武散发的瘴气在巨蟒面前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烙铁莽全身开始躁动,头部不停地晃动,但始终逃离不了瘴气的束缚。

    但是,石顶武的黑色瘴气只能控制烙铁莽的头部,几十米的强大躯体可以自由活动,尾巴带着毁灭式的抡击,所到之处无不粉尘暴起。

    回旋再起,石顶武那瘦小的身躯被烙铁莽死死的缠绕,越缠越紧,石顶武已经涨红了脸颊,石顶武大喝一声,放弃手中的瘴气,双手托起烙铁莽油漆桶般的身躯,原地甩了起来。

    莫展辉已经看得张大嘴巴!照这个体型来看,巨蟒少说也得有吨级以上的重量。

    石顶武将烙铁莽狠狠的摔在地上,但是,这样的撞击显然是无用功,石顶武喘了一口气,烙铁莽的大嘴再次朝石顶武袭来。

    石顶武躲闪不及,双手一上一下,奋力支撑着烙铁莽的嘴巴。

    看到石顶武已经穷途末路,秦绝的烟瘾也过得差不多了,朝石顶武的方向走来。

    秦绝缓缓的说道:“还能坚持多久。”

    石顶武已经绷得说不出话来,涨红着老脸,不停得摇头。

    秦绝无奈得叹了口气,伸手抓住石顶武的衣服,没见怎么用力,石顶武被秦绝甩飞出去。

    “嘎嘣”一声,烙铁莽巨大的咬合力,崩断了自己几颗酒瓶大小的牙齿。

    秦绝手里的烟头对着烙铁莽的眼睛弹了过去,顿时渗出一股黑血,烙铁莽直直向后面倒去。

    趁着这个空档,秦绝对众人说道:“你们快下去。”

    众人得到指令,逃跑似得向楼道跑去,邱石搀起老李,也朝楼梯跑去。

    萧华和姚莎莎站在楼梯口,萧华一脸焦急的神情。

    姚莎莎急忙说道:“师傅,您快过来啊!别管它了。”

    秦绝头也不回的说道:“不把他解决了,谁也走不了,别管我,赶紧下去。”

    姚莎莎还是不肯放弃,莫展辉上来抓起姚莎莎的手,说道:“哎呀,先别管他了,你什么时候看你师傅吃过亏?再大的阵仗他都见过。”

    说完,莫展辉拉起姚莎莎就跑。

    楼梯急转直下,直到看见一扇铁门,这里地方比较宽阔,应该是烙铁莽安营扎寨的地方,地上湿漉漉的,一股子腥臊恶臭,刺鼻的气味让人睁不开眼睛。

    莫展辉皱眉头询问着,“要不要进去?”

    邱石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等等老秦吧!”

    这个提议当场被石顶武否决了,“必须进去!如果那条巨蟒再折返下来,咱们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进去拼一拼。”

    石顶武伸手就要推门,姚莎莎身子一转,“不行,我要上去帮师傅。”

    邱石严严实实的挡在姚莎莎身前,严肃的说道:“你去帮不上任何忙,只能是添乱,现在后路被封死,如果老秦顶不住,咱们就要另找出路。”

    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如果秦绝能有信心打掉烙铁莽,不会让一众人先下来。

    姚莎莎有些不知所措,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道:“我不能让师傅为了我们而死,我要上去。”

    说完,姚莎莎越过邱石,但是,老李又挡在姚莎莎身前,微笑着说道:“老爷没看错人,如果你关心老爷的安危,就不要让他分心,我去看看上面的情况,你们先进去。”

    姚莎莎含泪的点点头。

    正当老李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楼梯上“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师傅!”姚莎莎急切的冲上方喊道。

    秦绝带着一身血污走下楼梯,姚莎莎激动的眼泪再也忍不出,溢了出来。

    秦绝一边走下楼梯,一边嘟囔着:“他妈的,这该死的畜生,弄我一身,要是手里有家伙,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印象中,秦绝平时都是温文尔雅,从来没暴过粗口,因为秦绝所穿的布衣,是亡妻做的给他唯一的一件衣服,多少年来,都不曾换过。

    姚莎莎喜极而泣,抹着眼泪说道:“师傅,不碍的,回家之后我给您洗干净。”

    石顶武凑到秦绝身前,手指沾了沾秦绝衣服上的血污,在指尖处撵了撵,放到鼻前,闻了一下,说道:“这种污垢,洗不掉!”

    秦绝绷起起凝重的脸庞,姚莎莎走上前来,关心的说道:“师傅,洗不掉也没关系,我给您做一件一模一样的。”

    秦绝丝毫没有减轻凝重的表情,邱石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秦,该放的应该放下,你当初不也是这么劝我吗?十多年了,这一篇,是时候翻过去了。”

    秦绝收起绝望的神情,以平和的目光看着姚莎莎,说道:“别让我等太久。”

    秦绝大步流星走到铁门前,怒起一脚,“当啷”一声,铁门应声而开,伴随着剧烈的颤抖。

    谁都看得出,秦绝的怒气没有消,众人不敢说话,老老实实的跟在秦绝身后。

    又是一间豁然开朗的石殿,这已经是地下三层了,里面能见度比较高,依然是冤魂点燃的长明灯,显然要比楼上的光亮许多。

    无数的黄金玛瑙尽在眼前,珍贵玉器琳琅满目,一座座堆积跟小山一样。

    大殿中央一处黄金铸造的平台,宝座上镶嵌的宝石,让人眼花缭乱,可是,宝座上盘腿坐着一个披着斗篷的“死人!”

    此人低着脑袋,全身布了灰尘,秦绝走到黄金台前,突然,大殿周围响起环绕式的声响。

    “多少年了,居然能有人来到这里!”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