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 你要去哪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3本章字数:2195字

    “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咱们起来说。”绒嘉兮双手抓着刘翠兰的胳膊,使劲的拉着。

    “您不要这样,我承受不起。”

    绒嘉兮拧眉,看着刘翠兰的眼神多了一份心疼,不管刘翠兰是多么的不好,但是她为了王明浩的幸福而给自己下跪,这一点足以说明一个母亲的伟大。

    “不起来,不起来,只要你没有点头我就不会起来,嘉兮,你就原谅明浩吧,只要你原谅了明浩,我一定会让明浩好好的对你。”

    “妈,你起来,有什么话咱么起来说。”

    刘翠兰的一跪跪软了绒嘉兮的心,连带着称呼也变了,刘翠兰听在耳里喜在心里,步步紧逼。

    “嘉兮啊你答应妈不,你要答应妈就点点头。”

    绒嘉兮叹了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拉着刘翠兰从地上站了起来。

    “嘉兮啊,你想吃什么,妈去给你做,你先去屋子里躺一会。”

    “不用了,我喝点猪蹄汤吧。”

    看着刘翠兰那假惺惺的笑意,绒嘉兮说不出来的不舒服,看着刘翠兰无奈的点了点头,端起茶几上的猪蹄汤一点点的喝着。

    刘翠兰坐在沙发上心满意足的看着绒嘉兮把一碗汤都喝了这才接着说道:“嘉兮,你把妈的东西都给收拾到哪里去了,你给妈说说,妈去东西都收拾好,今天晚上妈就住这里,等过几天妈让明浩收拾收拾东西也搬了回来,这样咱们一家三口才算是团圆了。”

    绒嘉兮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指了指厨房后面的小储物间,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东西都在那里,只剩下被子和枕头,其他的东西那天我已经让王明浩都拿走了。”

    一听说自己那么多东西都没了,刘翠兰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看着绒嘉兮那哭丧的脸骂也不是打也不是,再怎么说她都还是绒嘉兮的婆婆,绒嘉兮怎么可以把事情做的这么过分。

    刘翠兰不情愿的笑了一下,起身进了厨房,在心里把绒嘉兮骂了一万遍:“绒嘉兮你等着,如果你肚子里不是儿子,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敢把我的东西给扔了。”

    刘翠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储物间里翻出了自己的东西,绒嘉兮已经进了卧室,门从里面紧紧的反锁上。

    看着绒嘉兮那紧闭的房门,刘翠兰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恨恨的瞪了一眼卧室的门。

    已经快两个多月没有和王家的人生活在一起了,刘翠兰突然搬了过来让绒嘉兮的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她原本只是想欲擒故纵用肚子里的孩子来钓刘翠兰,哪知道事情的发展却不按照自己的想象发展。

    绒嘉兮躺在床上烦躁的翻来覆去,胳膊不小心碰到了放在床右侧的手机,慕东辰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嗓音幽然的飘了出来,差点惊出了绒嘉兮一身冷汗。

    “绒嘉兮,什么事?”

    绒嘉兮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怔怔的看着手机上的姓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可能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慕东辰的电话。

    “绒嘉兮……”

    慕东辰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话,拧眉低声的叫着。

    “哦,没什么事情,刚刚不小心碰到了手机,不好意思,你忙你的事情吧。”

    “我还以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没事。”

    “既然你找我没事,正好我有个事情想找你帮忙。”

    “什么事情?”绒嘉兮看着外面的天色还挺亮,又不想和刘翠兰呆在同一个屋子里,索性就想帮了慕东辰的忙。

    “陪我去挑份生日礼物。”

    绒嘉兮嗯了一声,就听电话的那头的慕东辰好像和什么人说了几句话才接着说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在棚户区这边。”

    “好,那你收拾一下,半个小时后我在棚户区的那个巷子口等你。”

    “嗯。”

    绒嘉兮挂了电话就换衣服,刘翠兰开着卧室的门,听到绒嘉兮那边的门吱的响了一声,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出去。

    “嘉兮,你这是上哪里去啊,这天也不早了,你一个人女人出去也不安全,你要去哪里,要不然我打电话给明浩,让明浩来送你去。”

    绒嘉兮本想偷偷溜了出去,却被刘翠兰逮个正着,一下子没了好心情,一张清秀的脸好像十月的秋天,寒风肆虐。

    “不用了,我自己有腿,晚上我可能会回来晚点,您早点休息吧。”

    李翠兰看着绒嘉兮那阴沉的脸嗯了一声,目送着绒嘉兮出门,绒嘉兮前脚刚出门刘翠兰就锁好门跟了出去。

    绒嘉兮只顾着想着如何报复王明浩,哪里注意到一直跟在身后的刘翠兰,直到上了慕东辰的车子,绒嘉兮都没有发现刘翠兰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后面的王明浩。

    看着打扮漂亮的绒嘉兮坐着那么豪华的车离开,刘翠兰恨铁不成钢的骂着站在一边还在发愣的王明浩:“看什么看,还不赶紧上车,绒嘉兮都在外面偷男人了,你还在这里傻愣着。”

    刘翠兰说着抬手掐了一下王明浩的胳膊,突然传来的疼痛让王明浩一下子清醒,迅速的刘翠兰钻进车子里发动了车子。

    慕东辰今天没带司机,绒嘉兮不发一言的坐在后面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蓉城的夜景很美,末夏的暖风吹在身上格外的舒服,沿着棚户区的这条路,两边种满了榕树,细长的胡须在晚风中飘扬。

    看着外面的夜景,绒嘉兮的心情一点点的舒畅,不自觉的把手伸出了车窗外,感受着大自然的情谊。

    慕东辰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面格外安静的女人,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慢慢的放低了车速。

    慕东辰的车子很好,车窗上贴的膜防护性极好,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只是看着那辆价值不菲的豪车,王明浩的心里就起了妒意,更多的是对绒嘉兮背叛的恨意。

    “明浩啊明浩,你让我怎么说你,怪不着绒嘉兮哭着喊着要和你离婚,感情人家早就找好了下家。”

    刘翠兰想着绒嘉兮刚才的那身穿着,越想越不对劲,扭过头,拉着脸疑惑的问着:“明浩,绒嘉兮该不会早就和别的男人来往了吧?沈雅婷就是个浪荡的女人,绒嘉兮既然能和沈雅婷做朋友,那绒嘉兮也不是什么好女人,绒嘉兮肚子里的孩子该不是别人的野种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刘翠兰就火冒三丈,说话的声音立马提高了两个八度:“我们王家绝对不要野种,也绝对不会给别人男人养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