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 虐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3本章字数:2217字

    “妈你能不能不说了啊,我的眼睛没瞎。”王明浩的怒火被刘翠兰的话彻底激了出来,压低了声音怒吼。

    这么多年王明浩从来没有对刘翠兰这么大声吼过,就连大声说话都没有,一时间,刘翠兰看着王明浩说不出一个字。

    王明浩的声音虽然放低了很多但还是惊倒了很多人,就连一路之隔的慕东辰都转过了头。

    慕东辰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但是转过去却又什么没看到,只顾着低头挑选项链额绒嘉兮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慕东辰的怪异。

    绒嘉兮挑选了半天最终挑选了一条陈色相当不错的镯子给慕东辰:“你试试这个镯子吧,这里的项链没有什么特别有新意的,这个镯子还不错,玉能养人,我想你要送的人一定会喜欢的。”

    慕东辰看了一眼从绒嘉兮的手里接过镯子,另一首拉起绒嘉兮的左胳膊掏就套了上去。

    “慕东辰你这是……”

    “放心不是送给你的,只是看你的胳膊和她的胳膊粗细差不多,让你试试。”

    绒嘉兮哦了一声,稍稍有些悬起来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绒嘉兮的胳膊真的很细,这是最小号的拽子戴在绒嘉兮的手上明显大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消瘦却又冷清高傲的女人慕东辰心的意外的刺痛了一下。

    看着手上的镯子还差不多,绒嘉兮赶紧退了下来还给了慕东辰,慕东辰什么也没说让绒嘉兮去外面等着,绒嘉兮刚一走,慕东辰就让导购员包了两幅一摸一样额镯子。

    怒火中天的王明浩伸手想去拽四下里瞎看的绒嘉兮却被刘翠兰一把抓住:“明浩,有什么事情回家去说,这里这么多人,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王明浩心有不甘的点点头,看着慕东辰包好了镯子并肩和绒嘉兮有说有笑的走了出去。

    买完东西也不过是将近八点,慕东辰看了眼时间,眼角的余光瞟到对面的一家川菜馆问着绒嘉兮:“想吃川菜吗?”

    绒嘉兮愣了一下,刚想说不,肚子却不合适的咕咕的叫了两声。

    慕东辰邪魅的勾唇,绒嘉兮却脸红的说不出一个字,尴尬的把头别到了一边。

    慕东辰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空拦了一下绒嘉兮的肩膀两个人肩并肩的向着马路对面的川菜馆走去。

    冲天的怒火几乎要让王明浩给吞噬了,实在看不去拽着刘翠兰上了车子飞速离开。

    看着王明浩那阴沉的脸刘翠兰也不敢在说什么,一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王明浩把刘翠兰扔在了棚户区的巷子口就开着车子直奔酒吧。

    绒嘉兮晚上只喝了一点猪蹄汤,肚子本来就空空的,看着慕东辰手里的菜单馋的不停的吞咽口水,慕东辰好笑的看了看绒嘉兮,点了几个这家店里的招牌菜。

    绒嘉兮看着慕东辰熟练的动作,心有疑惑:“慕东辰,难道你是这里的常客?怎么我看你到哪里都是常客啊?难不成你就是传说中的美食家?”

    绒嘉兮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看着慕东辰,清亮的眸子多慕东辰多了一份羡慕。

    “算不上吧,只是喜欢美食有时候会四处走走,人活着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必要把自己整的那么累,复杂的事情能简单就简单了,简单的事情能简单就再简单一点。”

    慕东辰话里浓郁的意味让绒嘉兮莞尔一笑,接着慕东辰的话说到:“毛主席曾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你说我怎么能放得下这么有趣的事情呢?”

    看着端上来的菜,慕东辰耸了耸肩膀指着一桌子上的菜:“吃吧,吃货。”

    绒嘉兮挑眉假装生气的瞪了慕东辰一眼:“慕大律师,我只是肚子饿了,只不过肚子里蹲了一只狗,我可不是什么吃货。”

    “吃吧,你,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慕东辰说着给绒嘉兮夹了一筷子鸡肉放在了绒嘉兮的碗里。

    刘翠兰坐在家里从八点等到了九点,从九点等到了九点半,眼看着马上就十点了还是没有等到绒嘉兮的影子。

    绒嘉兮刚从慕东辰的车上下来就接到了苏宁打来的电话:“嘉兮啊,王明浩最近有没有找你,我在酒吧里喝酒看见王明浩了,他好像喝了不少的酒。”

    “没有,不过王明浩的妈来找我了,而且还在棚户区这边的房子住了下来。”

    看着事情一点点的向着绒嘉兮想要的方向发展,苏宁却对绒嘉兮的担心一天比一天多,微微叹了口气劝说着绒嘉兮:“嘉兮啊,要不然你就和王明浩直接离婚得了,男人哪里找不到没必要为了一个王明浩浪费自己的时间。”

    绒嘉兮嘿嘿了一声,戏弄着电话那头的苏宁:“哟,难得我们的苏大总监想通了啊。”

    苏宁被绒嘉兮说的有些生气,哼了一声,就掐断了绒嘉兮的电话。

    绒嘉兮站在巷子口呼吸了一会夜晚的空气才回了房子,绒嘉兮开门就看见刘翠兰坐在沙发上,双眼死死的盯着门口,眸子里阴森的黑意让绒嘉兮打了个寒战。

    “妈,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怎么不去睡觉?”绒嘉兮关上门一边换着鞋子没事的瞎问。

    “等你。”

    绒嘉兮听得出刘翠兰话里的不悦,哦了一声,换好鞋子直奔自己的卧室。

    刘翠兰站在绒嘉兮卧室的门口不停的穿着粗气,恨不得一脚踹开绒嘉兮的门给绒嘉兮一个大嘴巴子。

    刘翠兰刚躺在硬邦邦的床上没多久就接到了王明浩打来的电话,让她给他留门,刘翠兰也没问什么嗯了一声就被王明浩挂断了电话。

    晚上被慕东辰当猪的一样硬逼着吃了那么多的东西,绒嘉兮的肚子撑得不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有些迷糊的时候绒嘉兮看了一眼时间。

    睡得迷迷糊糊的绒嘉兮鼻子忽然有些痒痒,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上,睡梦中感觉有一双大手穿过睡衣游弋在自己的身上,刺鼻难闻的酒味惊醒了绒嘉兮的鼻子。

    黑暗中的绒嘉兮看着趴在身上的王明浩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王明浩在做什么。

    “王明浩,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酗酒的王明浩让绒嘉兮害怕不已,用尽浑身的力气要把王明浩从她的身上推开。

    “嘉兮啊,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个样子对你吗?”

    王明浩眯着眼睛看了绒嘉兮一眼,打了个饱嗝,狠狠的捏了一下绒嘉兮的酥胸。

    “王明浩,你混蛋,你混蛋,你这是婚内强奸。”害怕不已的绒嘉兮怒吼,眼泪更是不知不觉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