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怀胎十月女变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30本章字数:3270字

    在没出生以前,我就差点被当成是怪胎打掉,因为我在娘胎里待了整整十六个月,比别人足足晚出生了半年。

    这种情形当时吓坏了爹娘,我爹更是怕的要打掉我,但我娘死活不同意,我娘说神话里的哪吒怀了三年才出世,我这才过了几个月,怕个啥,说不定孩子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呢。

    于是,本该在冬天出生的我,却是到了夏天才出世,而那一天刚好是夏至,那天,也是天气最为炎热的日子,而我也在那天的正午时分正式来到了人间。

    若是事情仅仅是这样,那倒还罢了,可在我出生前,所有有经验的产婆和大夫都看出我娘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女孩儿,那个时候没有B超,但是那些产婆和大夫的眼光极准,判断几乎是没有出过错的。

    可就在我出生以后,爹娘惊讶的发现,我竟然是一个男孩!

    虽说我比别人在娘胎里多待了半年,可身体比起正常人家的小孩儿,大小基本上是一样的,爹说我也就是嗓门儿大点儿,没啥特别的,用爹的话说,我出生刚开始哭时,吓的镇上狗都是夹着尾巴满街跑。

    接着,镇上的瞎老头突然不请自到的来了我家,看到我后,连连摇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奇哉怪也。

    瞎老头其实也不是真瞎,他只是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没了一条胳膊,但是瞎老头在镇上却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活神仙!

    爹看到瞎老头又是摇头又是嘀咕的,当时就吓毛了,连忙问他咋回事,瞎老头说我本该是冬至出生的纯阴女体,却是突然变成了夏至出生的纯阳男体。

    我爹问瞎老头这是咋回事?老头却只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就什么也不肯说了。

    瞎老头又问我爹是否取了名字,我爹摇摇头,随后瞎老头便对我爹说,就叫秦广吧,我爹一听这名字还不错,点点头就答应了。

    随着我慢慢的长大,我就发现了我与别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我冬天不冷,夏天不热,但是我却会在每个月固定的几天里,会感到浑身发冷,不管是多么热的天,都会冷的打哆嗦。

    直到我七岁的那年,镇子上发生一件事情,一度很长时间让整个镇子都是人心惶惶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情,我却是知道,那件事情可能跟我有些关系。

    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正睡着觉,结果被几只偷粮食的老鼠给吵醒了,我心里当时就有些不高兴,对那几只老鼠反感的要命,于是,我就喊了一句,镇子上所有的猫啊狗的都去抓那些该死的老鼠吧,灭了这些可恶的老鼠!

    就在第二天,早起干活的人们,就被镇子上出现的景象给吓傻了!

    人们发现满大街都是死老鼠,密密麻麻的死老鼠被丢满了整个街道,而且个个都是血肉模糊。

    我当时也是被这种情景吓的一愣,隐约中感觉这件事可能与我有些关系,不过我当时还小,并没多想。

    这件事情,让整个镇子都是感到惶恐不安,毕竟那种铺天盖地的满是血肉模糊的死老鼠的景象,太过骇人了。

    再后来,人们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除了死老鼠,也不见有其他的异常。

    慢慢的,人们就从恐惧中反应了过来,心想可能是神明出生帮他们清除鼠患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也慢慢的淡忘了这件事。

    我所在的镇子,只是北方一个普通的小镇,那时候还很落后的,整个镇子通上电的都没几户人家,照明基本上是靠蜡烛和煤油灯。

    这一年,我正好十三岁,已经上了中学。

    我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后,就去找牛蛋一起去上学,我们上学时,要经过那个地痞的家门口,没办法,那个地痞的房子就在学校的必经之路上。

    在我们镇上,这个地痞是出了名的让人厌恶,欺男霸女,偷鸡摸狗无恶不作,镇上的大部分人比较善良也比较胆小,对这个地痞是敢怒不敢言,平日里一看到他就躲的远远的。

    还好这个地痞平日不怎么找我们这些上学小孩子的麻烦,估计是知道我们这些小孩子身上没什么钱财,他也懒的搭理我们。

    不过大部分小孩儿对这个地痞还是有些害怕的,路过他家门口时,都会小心翼翼,心惊胆战的,但是我和牛蛋却是不怕他。

    相反,这家伙对我和牛蛋手中的弹弓,颇为忌惮。

    有一次他见我和牛蛋掏了不少鸟蛋,当下就起了歪心思,于是就跳出来,吓唬我俩要是不给他鸟蛋他就揍我们,眼见他要抢我们的鸟蛋时,我和牛蛋就火了,立马掏出弹弓朝他就是一顿射,射的他是哇哇乱叫,一头包。

    可今天我和牛蛋再次路过地痞家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发现有许多人正围在他家门口,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一样。

    见状,我对牛蛋使了个眼色,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打算看看发生了什么。

    就在我刚刚走到那痞子的家门口时,突然从里面跑出几个人来,表情极度惊恐地大喊着:“狗日的死了!是淹死的!”

    接着,围在痞子家门口的一群人齐齐倒退到一边,有些疑惑的样子。

    “咋回事?”不少人开始问那些从痞子家里里面跑出来的人。

    那些人喘着粗气,目光都是有些呆滞,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一样,喃喃的道:“死了!淹死的!”

    这些人就好像是吓傻了一样,说话也有点儿不利索了。

    我和牛蛋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拉了下牛蛋,示意他一起去看看。

    我悄悄的退出人群,跟着牛蛋溜进了痞子家的院子,刚一进院子,我就闻到一股腥臭无比的腐烂味道,恶心的让我想吐。

    再看牛蛋那副干呕作吐的模样,显然也是闻到了那股味儿。

    为了探明究竟,我强忍着恶心,继续朝院内的唯一一间屋子里走去,难闻的气味儿好像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在我和牛蛋走到屋内后,就看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不,是那个尸体时,我再也忍不住的‘哇’一声吐了出来。

    我第一次看到了人的尸体,而且是那种看到就会让人做噩梦的恐怖的腐烂尸体。

    那具尸体上的眼珠暴突出来,口唇发青,扭曲的脸庞看起来极度狰狞!

    而且全身浮肿,惨白的皮肤已经开裂,从裂缝里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红色的烂肉,尤其是腹部,高高的隆起,将肚皮上的皮肤都是撑的裂开,露出了花花绿绿的内脏,而且,那裂缝处还在不停的往外流着淡淡的血色水珠。

    从衣着上来看,这就是那个地痞,可这狗日的昨天不还是在挨了我的一个石子后,哇哇叫着追着我跑呢么。

    我跟牛蛋吐了半天后,才缓过神儿来慌忙往外跑,不敢再停留在这个院子里了。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过恶心恐怖了。

    此时,前来围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不少人还真大着胆子去看了,但是从院子里出来后,跟我和牛蛋的样子差不多都一样,都是一脸惊恐地表情,煞白着脸色狂吐。

    本来, 这个人人厌恶的地痞死了,镇上的人应该高兴,赞叹老天有眼,终于是让这个恶人有了恶报。

    但是,当人们看到了这个恶霸的死相时,顿时就感觉一种恐怖的气息笼罩着小镇。

    那个地痞竟然是躺在床上被淹死的!

    有懂的人说,那痞子尸体的状况分明就是那种淹死的人,尸体在水里泡了很久,已经腐烂后的样子,可是,不少人都知道,这狗日的昨天还抢了人家一瓶酒喝的!

    “他昨天晚上去过南灌坑!”

    这时,有人突然喊了一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说起南灌坑,镇上的人可以说无人不知,因为有关南灌坑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

    在我们镇子上稍微靠南的地方有一个大坑,约莫方圆数里,被镇上的人们称作是南灌坑。

    没有人知道南灌坑是怎么形成的,坑里面长年四季都会有水,听老人说已经近百年没有干涸过了。

    有人说,南灌坑里住着一个落魄的龙王,也有人说坑里有一只神龟,还有人说坑底下,有七十二口井,井底通往地下的那个世界,也有人说南灌坑就是一个鬼坑,水里尽是些害人的水鬼。

    按理说,南灌坑只是一个死坑,周围并没有活水循环,只是靠降雨补充水源,早就应该干涸了,但是自打我记事起,就从来没见南灌坑的水少过。

    因为南灌坑是镇上唯一干净的水源地带,所以每年的夏天,就会有人成群结队的去坑里游泳解暑,顺道也会摸上几条鱼打打牙祭。

    几乎是每年的夏天,南灌坑都会发生淹死人的事件,随着死的人越来越多,就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规律,那就是每年必死三个人!

    从那以后,南灌坑就成了镇子上的禁地,几乎没人敢再去那里游泳摸鱼了。

    可是总会有些胆子大的人,或许是忍受不了炎热的夏天,也许是嘴馋想去坑里捞几条鱼吃吃,便悄悄摸到南灌坑游泳摸鱼。

    结果一下坑就不见了踪影。

    反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南灌坑,让镇上的人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畏惧感。

    这会儿突然听到有人说痞子昨夜去过南灌坑,不少人面露恍然之色,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他去了南灌坑,那也不该死在家里啊,应该直接死在坑里才对,还有那死相,也不像个刚死的人。

    “活神仙来了!”

    这时,一个拄着拐棍的独眼老头,一瘸一拐的从远处缓缓走了过来。

    我一看,心想这应该就是爹说过的那个给我起名字的瞎老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