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他的老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985字

    包厢中劲爆的音乐声响起,除了不是扫过看好戏的眼神之外,并没有人刻意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

    裴少站起身向不断向包厢门边移动的我走去,皮鞋与地面摩擦的轻微声响,在我耳中不断扩大,刚刚叶云帆的话语在我脑中回响,手心上已经满是汗水,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就算你出了这道门,你也出不去夜澜湾。”

    裴少脸上色眯眯邪恶的笑容无限扩大,要知道叶云帆看上的女人漂亮的程度绝对可以和明星相媲美的,今天晚上他可艳福不浅。

    “我警告你不要过来。”

    我贴在门上,用力的拉了几下门把手,可撼动不了它分毫。

    “呵呵·······我看你还是别费功夫了。”

    脚步一点点逼近,在他向我伸手的时候,冷不防我一脚踢出去,闷哼声响起。

    裴少捂着下身,脸上痛苦与愤怒交替着,手指微微颤抖的指着我,“贱女人,别给脸不要脸,过来,扶爷一把。”

    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此时他已经痛的直不起身子来。

    “我说裴少,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连一个女人都伺候不了啊,你要是不行,就把她让给羽凡。”

    叶云帆冷冷的声音响起,让裴少瞬间觉得颜面尽失,“还真不相信今天爷治不了你了。”

    说完呸了一声。忍痛站直身子,再次向我走来。

    “爷劝你还是乖乖地陪陪爷乐呵乐呵,不然今天晚上我非得折腾死你不可!”

    恶狠狠的话语早就没有刚才调笑的模样,他汲取刚才的教训,戒备的向我缓慢靠近。

    他的威胁和叶云帆的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我是一个可以屈服在威胁之下的人,或许就没有现在的这一幕。

    瞥了眼叶云帆所在的地方,冷静过后,他的意图我已猜的七七八八,他主要意思不过是要让我向他求饶,下破我的胆子,让我以后不要在忤逆他而已,我可没有忘记他在叶家公寓时让我给他生个孩子的执着语气。

    想到这里,我放松下来,站直身子,将长发撩起,露出右半边没有受伤的素净脸颊,勾唇浅笑。

    “刚才是我的不对,我在这里先给裴少认个错,说吧,今天晚上怎么个玩法?我都奉陪。”

    面对我忽然改变的态度,裴少一愣,就连玩的正嗨的一些人也纷纷看向这边。

    “呵呵······”裴少大笑出声,“早这样不就得了。”

    说完过来揽住我的腰,我忍住心中的厌恶,任由他挑起我的脸,“还不错。”

    明明眼中是难掩失望,但应该是为了不得罪叶云帆才说出口不对心的话语。

    我眨巴两下眼睛,笑靥如花,“我长相或许没有那么美艳,可······”

    手指沿着他的喉结一路向下在胸膛上轻捻着,意思不言而喻。

    “是吗?叶少,我先走一步。”说完,连脸都没有转,猴急的带着我就要离开包厢。

    “老公,那我就跟裴少先走了,麻烦帮我告诉阿里一声,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

    话还没落,我就听到包厢中响起的一阵阵猛咳的声音,还有一个人华丽丽的喷了出来,而坐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叶云帆正好中招,身边的女人慌忙用纸巾帮他擦拭着。

    “羽凡·····”

    冷如鬼魅的声音让羽凡连忙将脸上的笑容来了一个急刹车,“她·······”

    刚刚来到包厢的时候就觉得两人之间不对劲,她竟然敢叫他的名字,按理说这事要是放在别的女人身上,他肯定会二话不说让许华给拉出去了。

    叶云帆脸黑成锅底,睨了他一眼,羽凡识趣的打住话语。

    叶云帆一脚将音响踢到一边,音乐声瞬间停止,只留下不时吱吱刺耳的声响,包厢中再度陷入死寂,见识过叶云帆手段的女人慌忙向身边男人身后藏了藏,怕殃及池鱼。

    裴少脸上的表情僵住,下巴久久都没有合上,良久才找回声音,喉结滚动着,“谁是你的老公?”

    我对着叶云帆轻抬下下巴,裴少的脸瞬间如调色板一般,变了好几种色彩,怪不得在她撩起头发的瞬间觉得她有点脸熟,这不就是温家大小姐温凉的长相吗?

    不对,应该是她的双胞胎妹妹。

    想到这里裴少快速放开温情。

    “怎么了?不是要去带我离开的吗?”我不惧已经阴沉着一张脸来到我身边的叶云帆,攀附上裴少的肩膀。

    “叶少,我·······”

    裴少做梦都没有想到叶云帆有一天会带着他的妻子来这里,而且还点名让自己折腾她。

    其实别说他想不到,整个包厢中不会有任何人会料得到,除了那场被人们逐渐遗忘的奢华婚礼,再也没有任何关于他是已婚男人的记忆。

    “出去。”裴少闻言犹如大赦,慌不择路的拉开门跑出去,包厢中的人也一一离开,羽凡与我错身之际,对我温柔一笑。

    我错愕一下,秀眉紧皱,来不及细想他要传达的意思,头发就被叶云帆扯住,“好,很好······”

    也许是气极,叶云帆接连说了几个咬牙切齿的很好,扯着我就甩向沙发,高跟鞋一歪,我倒在了地上,穿着皮草的胳膊还好,裸露在外的膝盖重重的磕在坚硬的地板上,钻心的疼痛让我不由痛哼出声。

    没有给任何喘息的空档,大手一伸如拎小鸡般将我甩在了沙发上。

    我攥紧双手,双眼怒瞪着他,怒吼出声,“叶云帆,有种的你今天你就弄死我,这样这么折磨一个女人真他么的不算个男人。”

    旋转的五彩灯光照射在我们两人的身上,昏暗的灯光下,他阴郁的脸色愈发可怖,如淬了毒的眼神盯着我的眼睛,咯咯乱响的双手仿佛下一秒就会卡向我的脖子,要说不怕根本就是扯淡。

    我紧张到不能呼吸。

    “温情,你真让老子刮目相看,不过,有胆量惹怒老子就必须承担惩罚。”

    话落,一声衣料的破碎声音响起,我只觉得身前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