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运的不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996字

    “叶云帆除了动粗和你现在的禽兽行为还有什么办法什么招尽管使出来!”

    我闭上眼睛,连挣扎一下都不曾,浑身都是伤,身心疲惫。

    “你信不信我把你留在这里。”

    叶云帆手上动作一顿,语气凶狠。

    “哼,留在这里又怎样。”

    我挑衅出声。

    随着话语的落下,一声巴掌声音响起,头嗡嗡作响,鲜红的血丝从嘴角流下。

     “这可是你说的。”

     浑身散发出骇人冷气的叶云帆阴鸷的眼神紧盯着我的眼睛,欲从里面搜寻到害怕,而我此时掩藏的很好,“呵呵······”清脆的笑声让弥漫着浓浓火药味的包厢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我说的又怎样?关键是你敢吗?”

    父母从小就把我扔在了国外,在姐姐逃婚之时不顾我的意愿将我拉回来顶包,看起来对我绝情至此,可叶温两家的联姻关乎着两家人的颜面,绝我所知,我父母就曾因为在婚宴上被人别人说三道四而和我公公闹了一个不愉快。

    公公还因此在双方的合作中调整了利益的分成,用来安抚我父母的情绪。

    如果叶云帆真将我扔在这里,不说我父母那里不好说,就连公公那里叶云帆也不好交代。

    “你就是吃定了老子才敢如此放肆是不是!”

    阴鸷的眼神喷出火来,暴吼出声,我触犯到了他的雷区。

    “放肆的是你!你凭什么糟践我,如果你不满意这桩婚事,你三年前就应该反对,像我姐姐那般干脆一走了之多好,要我说,你就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孬种,你舍不下现在优渥的生活······”

    脸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打,你使劲的打呀,是不是被我戳到你心中的痛,恼羞成怒了?不要以为你只有你能窥探到别人的伤痛。”

    叶云帆再度抬起手,我连眼睛都没有闭上,忿恨的瞪着他,反正事已至此,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突然高高抬起的手改变方向,继续刚才的动作,“叶云帆,你这个王八蛋。”

    不再理会我的话语,叶云帆按着自己的节奏进行着,我咬住贝齿,被动的接受着。

    一夜,整整一夜,直到酸涩的眼睛再也受不了缓缓闭上。

    再次醒来,空旷的包厢中寂静一片,身上如被拆了重新组装一般,疼痛不已,痛苦的呻吟声溢出唇瓣,费力起身,膝盖上的淤青让我想到昨天晚上他暴戾的模样,叶云帆和上次一样早已不知所踪。

    吃力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衣服前方早已破成褴褛,我无措的抓抓头发,没有衣服怎么离开这里。

    唯一的朋友杜鹃人在外地,阿里白天如果出现在这里,铁定会传到温叶两家人的耳中,到时候我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叶云帆,你他么的混蛋!

    我抱着双腿蜷缩成一团,将头深深埋在双腿间,滚烫的泪水一滴滴滑下,脸上的伤痕在咸涩的泪水划过时,传来一阵阵的痛楚。

    “为什么,为什么······”

    我无助的叫喊出声,父母因为一个算命先生的一句我出生八字和他们相克,不宜生活在一起,就把我送去了国外和已经七十多岁的外婆一起生活。

    外婆本身就是土生土长的洛城人,连洛城都很少出,在年届七十多的时候却要带着一个刚出生的奶娃背井离乡,可想而知她的心中有多么的不情愿,加上所在的地区对外来人口不太友善,从我记事起就被他们排挤,外婆心中的怨气多多少少都会不经意的撒在我的身上。

    自从可以上学,从小身体瘦弱的我备受同龄人的欺凌,一度我都很少说话,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中,拒绝和任何人接触,我孤僻桀骜的性格也可能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养成的。

    而我的姐姐只比我早出生一个小时,从小备受父母的呵护,置身蜜罐之中,我曾经怨恨过命运的不公,直到有一天他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还记得当时他拉开欺负我的几个小孩子,温柔的问我疼不疼的样子,仿佛如一抹阳光照进了我黑暗的人生中,八岁之后我的生活是阳光灿烂的,曾经天真的以为我的人生不算糟糕,可以和他就这样开心的渡过一生。

    可这也只持续了十多年而已,老天再次夺走那抹照亮我人生的光亮,他在一次任务中死于非命,连尸体都不曾留下,只带回一些他的衣物用品被埋在那座孤零零的坟中。

    老天再一次戏弄了我,替我安排了一个恶魔般的男人,给我安稳三年的错觉,之后就是恐怖如地狱般的生活,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泪水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止不住的流下,仿佛要一次性的诉说完心中的委屈。

    开门声响起,我慌忙怀中的衣服在身上胡乱的披上,胡乱了抹了把脸上的泪水。

    打扫卫生的阿姨看见我愣怔一下,然后是我如空气一般打扫起卫生来。

    “阿姨,可不可以帮我找身衣服。”

    我鼓足勇气向经过我身边清洁员开口,清洁员抬起头,瞥了眼我身上的痕迹和哭红的眼睛,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女孩子总想着一天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如愿呢,到头来不是都赔上了自己的青春。”

    说完将放在垃圾车旁边的衣服递给我,“这是我的刚刚换下的衣服,你要是不嫌脏就换上吧。”

    听着她略带责备的话语,我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一个陌生人尚且能对我如此友善,而我的亲人,我的丈夫为什么对我这般无情,没有出声辩驳,咬住牙,不管身上的疼痛,接过衣服快速的换上。

    道了声谢,脚刚刚踏出门,很少解释的我却鬼使神差般的开口。

    “阿姨,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嫁入豪门,一切皆由命不由我,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一出生已经注定以后要走的路。”

    我没注意到当我转身时,一双若有所思的眸子一直跟随着我,直到我消失在拐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