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撂下狠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2005字

    披头散发的我回到公寓中将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阿里关在门外,急匆匆的钻进了浴室内,我要彻底洗掉身上他的味道,忽然想到什么,我慌忙跑进卧室中拿起床头柜中的药吃了下去,叶云帆这辈子我温情都不会给你这个恶魔生孩子!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阿里隐隐看见温情脖子上的暗红血迹,只能守在门前干着急,久久不见她出来,踌躇半天阿里轻敲几下门,“少夫人,我可以进来吗?”

    躺在浴缸中,空洞的眼神看着浴室上方,身上的酸痛稍稍缓解,脖子处的伤痕却在沐浴露的侵蚀下越发疼痛,还有我的脸,刚才镜中匆匆一瞥,早就已经肿了起来,低咒一声叶云帆你特么的真狠!

    嘴角一动如撕裂般疼痛,听着阿里焦急的声音,我双唇动了动,太过疼痛,我只好闭上嘴。

    “少夫人回来了吗?”

    依旧一身干练职业装的曲颜出现在阿里面前,阿里点点头,“曲颜,你试试,我觉得少夫人有点不对劲。”

    曲颜一听,两指轻叩,“少夫人,刚才夫人里电话让您给她回个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

    我不情愿的从浴缸中起身,来到门前,刚想张口说话,嘶······扯到嘴角的伤口,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试了几次,最终没有办法,我打开房门。

    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我转身坐到床上。

    “少夫人,谁把你伤成这样?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刚才许华还担心的回来询问你有没有回来,告诉我如果你回来了,立马给他打······”说道这里阿里刚想起身,被我拉住,我摇摇头,轻哼出声。

    叶云帆你这是演的那一套,明明昨天晚上是你带我去的夜澜湾,想到一种可能,我脸上笑容僵住,拿起床头上的纸笔,写下一行字递给默默拿着医药箱折返回来的曲颜。

    曲颜点点头,“夫人那边我去解释,一切等少夫人养好伤再说。”

    边说边帮我处理脸上和脖子上的伤口。

    阿里欲再张口,曲颜瞪了她一眼之后,只得噤声,曲颜是个善解人意和温暖人心的人,本就对她心存好感,现在我着实将她当成了自己人。

    “少夫人,伤口怕水,脸上的伤更得好好养着,要是留下疤痕,可就不好了。”

    脸和脖子传来舒爽的触感,舒缓了疼痛,我苦笑一下,就算是留下痕迹又怎样,只不过是在不完美的相貌上添上一抹败笔罢了。

    “少夫人,好好休息,有事叫我们。”曲颜拉着阿里离开卧室。

    我蹲下身子,从床底拿出昨天被我塞进里面的床单和照片,泪水再一次忍不住的冲脱眼眶,落在已经面目全非的照片上。

    “西晨你在天堂还好么?如果你还活着多好,或许一切都不一样。”

    将照片紧紧的贴在胸口,如果时间还能倒流,我一定会不让你离开我,去充满未知危险的地方,哪怕以后你会怨我恨我也罢,可一切不能重新来过,我抱着照片,瘫坐在地上。

    不停的抽泣着,不知过了多久,床头的电话响起,我本不想理会,可一遍遍的急促的铃声,让我心生烦躁。

    电话刚刚接通,那边就传来我父亲浑厚不失威严的声音,“温情?”

    我嗫嚅着,艰难的喊了声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打你的电话也不接,最后干脆关机,电话响了几遍你才接,我看嫁入叶家之后你的眼中就没有我这个爸了,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去了哪里?”

    我这才想起我的包落在了叶云帆的车上。

    难掩愤怒的语气,让我委屈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我捂住嘴,尽量不让电话另一头听到我哽咽声,受了如此委屈,没有安慰也就罢了,还平白无故挨了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

    怎让我不心生凉意?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你看看刚刚出来的娱乐八卦,我们温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话音刚落,电话中就传来嘟嘟的声音,听筒从手中滑落。

    娱乐八卦?我打开卧室中的电视机,一张巨幅照片占满整个荧屏,上面正是我走出夜澜湾的照片,上面写着大大的一行红色标题,“疑是不满被冷落,叶家少夫人夜宿夜澜湾。”

    我关上电视,面对里面失真的报道,我连生气的欲望都没有,笃定这不过是叶云帆整我的手段罢了。

    不过叶云帆这个混蛋也真够可以的,为了给我扣个帽子,竟然不惜给自己带上一顶高高的绿帽子,想到刚才婆婆的电话,应该也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冷,彻骨的寒冷让我蜷缩起身子,好似整个世界都将我摒除在外,就如八岁之前。

    我脑中乱作一团,对未来的迷茫和害怕,让我思绪开始放空,就连不时响起的敲门声我都没有听到。

    直到昏暗的卧室中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怎么?这样就成了一只斗败的公鸡?”

    冷冷的话语犹如一盆冷水再次将我浇了一个透心凉。

    我缓缓的抬起头,强忍着嘴角撕裂般的痛楚,“你头上的绿帽子是不是又多了一顶?”

    本上扬的嘴角随着我的话语继续收起,骨节咯咯的声响在偌大的卧室中响起,“看来昨晚的教训还不够!”

    “叶云帆,你那些下三滥的招式用在别人身上或许有用,在我身上不痛不痒。”说完,站起身,被人俯视的感觉真TM的不爽,总感觉气势整整矮了一截。

    “去哪?”错身之际,他扯住我的胳膊。

    “不用你管,总之不要跟你这个人渣呆在一起就行。”

    叶云帆抬起手,我倔强的仰起脸,“打啊,最好把这张脸打残了,明天我绝对会控诉你家暴。”

    薄唇紧抿,扬起的手攥紧收起,“哼,叶云帆你也不过如此,我在这里郑重其事的跟你说一遍,如果以后你敢再黑我,我也绝对会不顾一切站在媒体面前以牙还牙,不信你就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