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心中某根弦被轻轻拨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994字

    一口气吼完,嘴角传来的痛楚让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温情你TM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叶云帆的手卡住我的脖子,目光冷冽、阴狠。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是你逼我的!”

    无惧他想要杀人的眼神,我怒瞪着他,虽然是弱势的一方,我也要有自己的立场和尊严。

    叶云帆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就算是想鱼死网破,你也没有那个机会,从今天开始,没有老子的允许,你别想踏出这间房子一步。”

    说完,将我甩向一边,我踉跄着磕倒在地上,干咳起来,“有本事你就一辈子不让我出去!”

    巨大的关门声阻隔住我暴吼的话语。

    痛苦的躺在地上,旧伤还没好又添新伤,昨天晚上的好一顿折腾,今天又滴水未沾加上刚刚又和他对峙一场,身心俱疲的我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再动,就这样躺在地上许久,终于缓了口气。

    费立起身,拉扯了几下房门都没有反应,我才发现门已经被锁上,拍了几下门,“阿里·······阿里·······你在外面吗?”

    嗓子干裂,声音开始变得沙哑,叫了几声并没有听到有人回答,我只能无奈转身缩回到床上,从住进这里,我就没有想过去掌管这栋公寓的钥匙,我是一个很少有秘密的人,觉得并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地方搞得那么神秘。

    不知道这次叶云帆会将我关在这里多久,我知道新一轮的折磨已经开始,余光扫过床头柜上的电话,犹豫半响,我缓缓拿起,最终又放了下去。

    我并没有人可以去求助,就算是父母·······

    忆起刚刚的那通电话,如坠冰窖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就这样,孤寂的我就这样在房间中呆了两天两夜,门前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连脚步声都不曾想起。

    犹如被遗忘在这里一般,肚子不知抗议了多少字,唇瓣干裂,难耐的饥渴让我的嗓子如火烧一般,最后实在忍受不了,打开洗手间的水龙头。

    没有期盼中的汩汩流水,只有陆续滴落的几滴水滴。

    用力的拍打下洗手池,“叶云帆,你可真够绝的!”

    拖着虚弱的身躯躺回床上,手缓缓收紧,叶云帆,你不是想让我给你低头吗?

    我告诉你不可能!我生无可恋,也许就这样死去也好,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去寻找曾经暖亮我人生的阳光。

    眼前不断闪过过往的点点滴滴,我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当不知道第几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拿起床头上的电话,拨通一个熟稔于心的号码,应该是我出现了幻觉,自从三年前就已经成为空号的号码竟然奇迹般的接通。

    “西晨,是你吗?我马上就要来找你了·······”虚弱的声音带着一种真心的喜悦和思念,“没有你的生活真的好难熬······”

    握着话筒的手缓缓松开,我面含微笑的再次昏睡过去。

    而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这通电话并没有如我想象般的打进天堂,而是转接到了叶云帆的办公室。

    办公室中握着电话的叶云帆收紧手,西沉?老子还东升呢!

    骨节开始泛白,啪的一声给寂静的办公室中增添一声诡异的声响。

    大概过了有一分钟左右,叶云帆起身,拿起身后的西装离开办公室,“大少爷,会议已经·······”

    “推迟会议。”

    许华愣怔一下,然后应了一声,他觉得叶云帆有点不同寻常,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不靠谱的花花大少,留恋娱乐场所,性格乖张暴戾,可在他的心里大少爷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在公司他完全就是一个工作狂,很少在工作时间离开公司,自从他坐上叶氏国际总经理的位子,公司的业绩不断攀升,更是在国际上插上一脚,这也是叶凌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当机的大脑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吐出,“我死了吗?”

    “你就那么想死?我告诉你温情,最好不要再给我动这方面的歪心思,不然·······”

    清冷淡漠的话语将我拉回现实,白衣橱,白色的床,我还在卧室中,冰冷的点滴一点点融入我的血液中,原来我还活着,闭上双眼,懒得看站在床前的男人一眼。

    “呵呵·······不然怎么样?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的那些烂招式?”

    干裂的嘴唇上湿润一片,嗓子也舒服不少,应该是我昏厥的时候有人给我喂过水。

    “那个西沉是不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你不是很想念他吗?信不信我叫他生不如死!”

    叶云帆有种被逼的跳脚的冲动,他见过的钉子头不少,倒没有他治不了的,没想到眼前这个软硬不吃的女人却频频让他处于暴走的边缘。

    闻言,凄凉伤感的表情一闪而过,接着在嘲讽的笑声充斥整个房间,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不要笑了!”

    笑声并没有因为他愤怒的嘶吼声中停止,反而更笑的肆无忌惮,可如果仔细一听,笑声中不可磨灭的悲凉让人忍不住心中一揪。

    “温情,你聋了,老子让你不要笑了。”

    这样的笑声让他心烦意乱,叶云帆再次呵斥,终于笑累得我擦擦眼角的泪水。

    叶云帆眉峰轻皱,她的反应太过蹊跷,他最先想到的一种可能是,她难以忘记的男人背叛了她,心开始发堵,深深看了眼再次闭上眼睛的女人离开房间。

    “好好的照顾她。”

    叶云帆对守在外面的阿里吩咐道,眼睛微红的阿里一听,急匆匆的跑进卧室中,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我,不停的抹着眼泪。

    书房,“大少爷,夫人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站在书桌前的曲颜毕恭毕敬的说道,背对着她的叶云帆并没有回答,“大少爷,你是不累了,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你先出去。”

    叶云帆揉揉眉心,面前不断闪过她倔强的小脸,心中某根弦似乎被轻轻拨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