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没吃错药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993字

    “身体好些了吗?”

    “你妈已经走了,你不必再这样假惺惺的,听着只觉得倒胃口。”

    我欲挣扎起身,却被他强行按在腿上,他并没有如我意料中的愤怒起来,而是紧紧的箍住我的身子,下巴搁在我的肩上,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久久不语,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

    受不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他今天的表现太过匪夷所思,我转过脸来,欲从他的脸上搜寻到一点主蛛丝马迹,可令我失望的是,他的脸上除了线条柔和一点之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叶云帆,如果你是因为你妈来了,想演一场恩爱戏,我会配合,可拜托你不要弄出这副······”我在脑中寻找了半天也没找出合适的词来形容他这副突然转性的模样。

    “之前或许是我做的太过·······”

    “停,打住,叶云帆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还是说你今天吃错药了或者是脑袋被门夹了?”

    之前一副弄死我而后快的模样,就算是要和我谈和也得有个过渡期才对,这态度前后转变太大,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真正用意。

    叶云帆脸色瞬间变成黑锅底,霍霍磨牙声响起,我这才松开口气,这样才正常嘛。

    见到我反应,叶云帆薄唇轻抿,“我是觉得这辈子也甩不掉你这个丑女人,与其和你这样别别扭扭的过下半年辈子还不如换种方式相处,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听到他的话语,我用力的瞪了着他,“既然我是个丑女人,你还抱着我干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被他这么直白的说丑,心里多少有些怒火。

    “其实女人都一样,只要身材好就没差。”

    说完赤裸裸的眼神扫过我的胸前,嘴角浮起雅痞的笑容,“叶云帆,你下流!”

    我慌忙抱住胸前,这样的他是我第一次见到,整个人带着股坏坏的痞子气息,不得不说这样的他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我还记得你的胸口有血痣。”

    暧昧的语气加上笑声让我脸色爆红,我一根根的掰着他的手,没想到下一刻他竟然抱着我站起身,我惊叫一声抱住他的脖子,“你放我下来。”

    我环顾下四周,还好夕阳西沉,佣人们已经都去各忙各的,没有人在院子中,不然我怕他们会惊掉下巴。

    “真轻,浑身恐怕也没几两肉。”

    “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以前的不胖不瘦刚刚好,短短时间被他接连折腾几次,体重急剧下降,原本还能见到窝窝的手,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

    叶云帆脸色微变,将我放下,牵着我向客厅走去,刚进门一阵饭菜香味传来,长长的餐座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正从厨房端菜出来的曲颜见我们一前一后进来,脸上露出得体的笑容,只不过当时我只注意到她手中那盘一看就让人胃口大开的红烧鱼,并没有注意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

    “饿了吧。”

    婆婆从客房中出来,满意的看了眼餐座上的菜肴,“以后想吃什么就让曲颜帮你做,妈就不信养不胖你。”

    “曲颜坐下一起吃吧。”婆婆对将最后一个菜摆上桌的曲颜说道,“不了夫人,我去收拾下厨房然后做你吩咐的事情。”

    “妈,曲颜是我的佣人,你给她分配了什么工作?”

    已经开始动筷子的叶云帆漫不经心的问道。

    “夫人让我研究下适合备孕人吃的食谱。”

    闻言,鱼刺再一次好死不死的卡在喉咙里,我咳嗽两声,对婆婆打了个招呼,跑到洗手间用力的咳嗽起来,一分钟后终于吐了出来。

    我扶着洗手池缓口气,不知道三年都对造人无动无衷的婆婆怎么突然间就这样热衷起来,而且之前叶云帆也提过要我生个孩子,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关联?

    叶云帆来到正想的如神的我身后,“先调养好身体再说。”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镜中俊逸的容颜,“你是因为你父母才想要和我生个孩子?”

    目前为止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原因,“我是为了我自己。”

    薄唇微动,我秀美紧蹙,“说清楚一点。”

    我难以相信像他这样一个性格乖张的人会为了圆父母的心愿而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生孩子。

    叶云帆没有回答,伸手擦拭掉我嘴边的水珠,“出去吧。”

    他今天的态度太过怪异,总让我有种身在雾中看不透的感觉。

    晚饭过后,叶云帆就去了书房,婆婆拉着我坐在客厅闲聊着,婆婆是个很健谈的人,通常都是她在说,我在一边默默的听着,有时候会配合的插上两句。

    婆婆看了墙上的挂钟,打了个哈欠,“哎,人不服老是不行呀,以前就算是接连熬几个夜都不成问题,你看现在只要到这个点,就犯困。”

    “那妈你先去休息,我们明天再聊。”

    婆婆向楼上看了眼,“都这个时间了,你们也该休息了,我去叫声云帆。”说着就要起身,我连忙拉住婆婆,“我去叫就行了,阿里伺候夫人休息。”

    两人走后,我站在楼梯口。思索着是向左还是向右,我刚欲踏脚向右直接回卧室算了,可听见客厅中响起脚步声,我转身,正见着婆婆看向我这边。

    “口渴了喝杯水。”

    我知道婆婆的用意,只能改变方向,站在书房前,我深吸口气,轻叩几下门,“曲颜你先去睡吧。”

    “是我。”曲颜是他的贴身女佣,就如阿里,我不休息的时候她就会守在旁边,供我差遣,就算是我让她先睡,她都会守在门前,说这是叶家的规矩,所以,我并没有觉得他的话中有任何不妥。

    “进来吧。”

    我推开门,自从他住进这里我就没有再进过这间本属于我的书房,我的东西本放在靠近窗口的地方,现在早已不知所踪,反正里面书房中除了那张照片以外,对我来说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也懒得去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