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额······我怎么在你怀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994字

    “怎么还没睡?”

    叶云帆抬起头,我好奇的瞄了眼书桌,想从白色类似文件的上面看到杂志的字眼,按理说他应该是个不务正业的男人才对,就算是他在是叶氏的总经理也只因为他是叶家的大少爷,唯二的继承人。

    可据我这几天观察,他只要吃完饭就会一头扎进书房,有一次我半夜口渴下楼,还见着书房亮着灯,心中不禁泛起狐疑。

    “妈让我来叫你去睡觉。”

    在叶云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之际,我又补上了句,“如果你要是忙的话,可以继续的。”

    这绝对是我的心里话。

    “你好像很喜欢她?”

    “你指的是谁?”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叶云帆合上文件起身,“长着一副看似聪明的样子,可实质笨的跟个冬瓜似的。”

    “喂,叶云帆你没有没脑的问个问题,也得给人家一个反应的时间吧。”

    我不服气的出声辩驳。

    “那你也是属于反应迟钝的行列的,不用到晚年你就可以加入老年痴呆症的群体。”

    “你······”他额毒舌我早已经领教过,告诉自己跟他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深吸口气,平复心中的怒火,真为婆婆能生出这样的极品儿子而深深默哀。

    “我只是提醒你多动动脑子。”看着我不断变换表情的小脸,叶云帆唇角轻勾,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

    “叶云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说的那么高深莫测的行吗?”

    刚才他话中指的应该是我的婆婆,他的妈妈,可他们母子的感情很好,我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睡觉。”

    手很自然的放在我的肩上,还处于冥思苦想中的我并没有在意。

    回到卧室,叶云帆就径直带着我去了浴室,刚刚一脚踏进浴室,我终于回过神来,拉住门,“你先洗。”

    叶云帆看着我紧张的样子,“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还这么矫情干嘛。”

    我只觉得脸被火烧一般滚烫,张了张口却又无言以对,扒掉他还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回到主卧室。

    我从衣橱中又拿出一条被子,想到他之前对我做的那些禽兽事情,虽能勉强跟他躺在一张床上,但心中还是排斥的紧。

    我站在窗前,淡淡的银色月光散在透过玻璃窗洒在入室内,从那天晚上把叶云帆从警局赎回来开始,我的生活就已经不再平静,而现在婆婆也来了,我不得不将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他们真的只是为了让我生个孩子吗?

    可能生孩子的女人太多,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从浴室出来的叶云帆只在腰上围着一条浴巾,浑身散发出沐浴后的清香,退去身上的冰冷仿佛邻家男孩一般。

    “以你那浆糊脑袋恐怕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跟我说说,或许能给你理出个头绪来。”

    “我在想你为什么要一定要我给你生个孩子,你能告诉我吗?”

    刚欲躺在床上的叶云帆动作微顿,“去洗澡吧。”

    轻哼一声,就知道他不会说,短短的几天相处,我知道他是一个不会敷衍别人的人。

    当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叶云帆正在翻看我放在床头上的时装杂志,瞥了眼裹着一身保守内衣的我,将床头的暖灯打开,关上了主灯。

    暖暖的灯光下,我只觉得空气中的温度逐渐升高,想到上次在房间中发生的事情,“我睡沙发。”

    说完欲抱起被子,叶云帆扯住我一用力将我扯在床上,翻身压在我的身上,“我不碰你。”

    深潭般的双眼中闪着真挚的光亮配合上轻柔的语气,让我情不自禁想相信他,可一想到之前的种种恶劣行径,我心中就开始发毛。

    “温情!你敢下这个床,我绝对会·······”

    说完冷着脸动了动下身,我立马囧囧有神了,他绝对是个矛盾的集合体,变脸的速度连现在的当红演员也不足以和他相提并论。

    畏于他的威胁,我也只能紧紧的裹住被子移向床边,严防死守着他会食言将我拆之入腹,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位于床另一侧的叶云帆早已经传过来均匀的呼吸声,我才闭上已经酸涩到不行的眼睛,坠入梦乡。

    正在沉睡的叶云帆蓦然睁开眼睛,鹰隼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出阵阵寒意,不管你的防备心有多重,我都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当我想抬起手揉揉眼睛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动弹不了,我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蜜色的胸膛和结实的肌肉,我瞪大眼睛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的叶云帆,“额·······我怎么会在你的怀里。”

    昨天晚上我明明是盖着两条被子,而且我还刻意的离他那么远!

    “这可得问你了。”薄唇轻启,靠进我的耳边说道。

    我这才发现我们身上的被子并不是昨晚我盖的那一条,双手和腿紧紧的箍住他的身子,我快速的想抽身,天呢,一向睡相还好的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些什么。

    叶云帆阻止我的动作,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折磨了我整整一个晚上,今天是不是该给我点补偿。”

    语气暧昧,略带沙哑的声音显然已经情动。

    “你说过不碰我的。”

    一颗心紧张的砰砰乱跳,上两次生不如死的经历让我心中充满了深深恐惧,身子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可能是从我眼神中察觉到什么,叶云帆温柔的在我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会很温柔的。”

    我下意识的摇头,拒绝他的蛊惑。

    他还想再继续用他的实际行动向我证明,可他的吻刚刚到达脖子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云帆,温情,起了吗,陪妈去晨练好吗?”

    叶云帆意犹未尽的趴在我的身上,“你先起来,妈在叫我们呢。”

    生怕婆婆进来,我推了推身上不愿起身的男人。

    “可真会挑时间。”叶云帆嘟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