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控制的局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1982字

    “不要告诉我你连红酒都不会喝?”

    叶云帆眼中的鄙夷让我头脑一热,接过他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一看就是个外行,红酒是用来细细品的,不是给你牛饮的。”

    叶云帆再次发挥他毒舌的本是,在大壮呵呵的笑声中,我的脸爆红,瞪了一眼又将目光转向监控画面的叶云帆。

    “大嫂,到这边坐吧。”

    大壮拍拍身边不远处的位置,我连忙摆手,别怪我以貌取人,他一脸的土匪长相,我觉得还是呆在叶云帆身边安全一些,我没发现叶云帆的嘴角微微挑起。

    实在是无聊的紧,“我可不可以先回去?”

    “去查下最近在忙些什么?至于这些人先由着他们,就当平常客人一样招待,千万不要让他们起任何疑心。”

    叶云帆嘱咐完就带着我离开,羽凡对我清点下头,大壮依然是呵呵的笑着向我挥挥手,出了房间,我仔细打量看着这里设计,脸上隐约传来灼烧感,头也有点晕沉,我知道应该是刚才喝的红酒开始起作用了。

    “你是夜澜湾的幕后老板?”

    叶云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一直牵着我向前走,“你胆子也真够大的,要是被你爸知道你就好过了。”

    被酒精侵蚀的脑子缓慢的运转着,嘴上却脱口而出,一点都没有看到叶云帆已经冷凝的五官,头脑不灵光一直被动的被他牵着进入地下停车场,我才发现整个过程都没有听到那些本属于不夜城的音乐和喧嚣。

    “咦,你在夜澜湾留了秘密通道?”

    不算太小的声音在偌大的停车场响起回音,叶云帆忽然停下脚步,没有防备的我就那样华丽丽的撞在了他的胸膛山,他忽然觉得带他到这里来根本就是一个失误,一个大大的失误。

    以为他能一眼将她看清楚,她虽然不算聪明但也不能划入笨的行列,他更错误的认为她会将自己看到的一切放入心里,没想到她就这样大大咧咧的问了出来。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只亮着昏暗灯光的停车场中他的眼神格外恐怖,我运转过慢的脑袋忽然有些清醒,可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整个人又开始迷糊起来。

    “你说长得这么帅的一个人,整天冷着一张脸,跟个小老头一样,脾气也暴躁的要死,如果不是你家有几个臭钱,估计那些对你趋之若鹜的女人也会滚得远远地。”

    “你是不是也是看中我的钱,才甘愿回来跟我结婚的?”

    本想呵斥他几句的叶云帆竟然鬼使神差的问出这么一句来。

    从她红彤彤的脸蛋上看出猫腻来,站在他身前的她,竟然主动扯着他的衣服,身子还不时的靠向自己,这是这些天都不曾有过的事情。

    另外她的身子已经开始明显的打晃,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醉酒的人,想起她刚刚看到那杯酒的表情,原来她真的是不会喝酒,哪怕是一杯几乎没有酒精度的红酒,也能让她烂醉如泥。

    “切,就你那几个臭钱,我才不稀罕,要不是我被我父母强制性的带回国内,我才不会傻得跟你这个恶魔牵扯上一点关系。”

    “温情你再给我说一遍!”

    人人都说酒后吐真言,听着她的话语,叶云帆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气愤,森寒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早已迷离的眼睛。

    “说几遍都一样,你叶云帆就是一个魔鬼,不······应该说不是个男人更确切一点。”我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摇晃着。

    磨牙声和骨节咯咯声音根本就没有让已经处于深度醉酒的我停下接下来要说的话。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想让我跟你解释下为什么说你不是男人吗?”

    我边说着边用力将他向后一退,他站在那里倒没动,我却后退了几部,差点跌倒在地。

    “你说说你他么的有干过一件爷们的事情吗?把我娶回家三年扔在那里也就算了,我能理解你,本来按计划应该娶得人是我的姐姐,而且我听说你们两个私下交情也不错,就那样一下子被我姐姐给退婚了,要说没有怨气也不正常,可你为什么在我习惯了三年平静的生活以后回来折磨我,而且还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还有······让我想一下········”

    我一直用手指指着浑身散发出骇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的叶云帆,冥思苦想一会,“对,我想起来了,你最不像男人的表现就是打女人,不仅打我还打别的女人。”

    我脚步凌乱的指着他,叶云帆终于再也忍无可忍粗鲁的扯着我向停在角落中的迈巴赫走去,“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才给你上演一次。”

    “上演什么?”被他拽的快要倒地的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西装,不清楚脑中为什么就会闪过房间的监控画面,慌忙捂住胸前,一脸戒备的说道:“你要干什么,对了,刚才还忘了说一条,你是个禽兽,种、马。”

    叶云帆此时真想将她扔在这里,一走了之,他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不好,却没想到却差到这种程度,大手有几次都想卡向她的脖子,如果要知道她喝酒会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就算她是渴死,他也不会给她喝酒。

    可她不知道,接下来他还有让他更招架不了的疯狂举动,让他一度都有想扭断她脖子的欲望。

    被叶云帆硬塞进车中,我的大脑早已完全处于混沌状态,可能是为了让我老实一会他帮我系上了按全带。

    可浑身已经开始发热的我胡乱的扯着身上的衣服放下车窗,呼呼风声刮了进来,或许觉得这样也不能缓解我身上的燥热,我竟然将头伸出了窗外,还手舞足蹈的唱起歌来。

    见外面不停呼啸而过的车子叶云帆伸出手欲将我扯进车中,喝了酒以后我的力气也变得大了起来,用力的向外挣了挣,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探出窗外!

    叶云帆低咒一声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