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1978字

    眼看着看不见东西的叶云帆快要碰到衣橱,我慌忙拉住他。

    “你不方便,我去帮你叫曲颜。”

    曲颜一直在照顾他,比较得心应手。

    叶云帆甩掉我的手,再次向浴室走去,我双眉轻皱,刚才还好好的,这一眨眼······撇了下嘴,准备去叫曲颜,可还刚刚踏出脚步,余光中他就要和摆在不远处的沙发来个亲密接触,我慌忙改变方向。

    偌大的卧室虽摆设简单可还是有不少阻挡物,比如衣橱,沙发,还有一些放细碎物品的筐篓,最重要的是洗手间跟浴室都是分开的,我怕他一不小心走错门,看这情况是走不开了,“阿里,把曲颜叫来,阿里·······”

    我接连叫了几声也不见平常只要一喊不出三分钟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的阿里,诡异的是,我连拉带扯的将不知在闹什么脾气的叶云帆带到浴室的时候,都没有见到她的影子。

    “咦,奇了怪了。”正当我纳闷的时候,门前响起曲颜甜美的声音,“少夫人,阿里今天向夫人请假回家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你可以叫我。”

    “曲颜你·······”我刚刚张口就被叶云帆给捂住嘴,死死抵在玻璃门上,“温情,你就那么不在意你丈夫赤*身*裸*体和一个女人单独相处?”

    带着怒气的呼吸声喷洒在我的脸上,血红色的眸子让我心中发憷,另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掐着我的腰仿佛如果我的答案不让他满意他就会给折断一般。

    他原来是为了这个生气,莫名的,我的心中竟然涌起淡淡的甜蜜感,只不过转瞬即逝,我自认为不是一个自虐狂,喜欢上他必须要有一颗强有力的心脏才能忍受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快速爆发的火爆脾气。

    “呜呜······”被她用力捂住的我想说话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叶云帆松开手,那双失去原本色泽的眸子一直盯着我,仿佛在等我的答案。

    “以前她不是这样伺候你的吗?”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你的身子她应该没少看吧,再说以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习性,见过你光*身子的女人应该可以排到叶氏国际的门口了吧。

    “可我突然不想了。”

    就这样,我被他半强制着半因为心中的愧疚而为他洗了澡,只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件让我恨得牙痒痒的事情,他竟然将毫无准备的我扯进了浴池中。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拿准了我有愧的心理不是要求我干这就是要求我干那,俨然成了佣人,最让我没想打的事情是就算是眼睛不便,叶云帆也还在处理公司的事情,只不过读文件的工作就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也推辞过,这些需要总经理亲自批阅的文件应该是叶氏国际的最机密的文件,我怕知道的太多,会麻烦缠身,可禁不住他的淫威和冷嘲热讽,我终于成了播音机。

    而曲颜成了公寓中的主厨,一直做饭的刘妈被打发去干了些杂活。

    只是让我纳闷的是阿里依旧没有回来,一直跟着我三年,我们相处很是愉快,突然离开那么久我倒有些不适应了。

    也不由担心了起来,被生活所逼,一向视钱如命的的丫头,怎么一下子请了好几天的假,难道是家里有事了?

    不知道她家的电话,准备问下曲颜阿里家的地址去瞧瞧。

    “少夫人不用担心,阿里明天应该会回来。”

    “你怎么知道?”

    我问过妈,她说阿里也没说准请几天假。

    “少夫人忘了,我和阿里是好姐妹,我昨天就给她家去过电话,说少夫人很想她,她本来说今天回来的,可没赶上今车。”

    知道阿里平安,我心中的石头也算放下。

    自从叶云帆眼疾发作以后,婆婆早上就没有再让我跟着她出去晨练,只是每天都会让我们回一趟老宅,我见到本就不太健壮的公公越发苍老。

    每次见到我都欲言又止,我明白婆婆的用意,看似心思单纯的婆婆原来也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也对,在豪门中安安稳稳的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如我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一路保持沉默,若有所思,“怎么了?”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叶云帆转身看向我,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眸色,这样的他带着一股惑人的妖魅,表情温和,声音中带着丝丝蛊惑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

    我张了张口,叶云帆示意许华将车停在路面,车门声响起,思索片刻,“叶云帆,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要是有个孩子你会对他好吗?”

    心中的天平在左右摇摆,这一个星期以来,我不断的在想着婆婆的那一番话,而且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要个孩子,即使这个孩子没有人疼爱,至少我们母子可以相互取暖。

    “怎么突然想问这个。”叶云帆眉峰轻蹙,随后嘴角轻挑,“跟你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就连智商都会退化。”

    “我在问你话呢!”

    每天都被他打击,我已习以为常。

    “傻瓜,他是我的孩子!”

    说完,欺身压向我,“你这是再暗示我,现在我们可以·······”

    可以个毛线,这该死的男人,“叶云帆,你给我起来。”

    “你觉得可能吗?”

    “再给我一些时间。”

    “我给你的时间还少吗?”

    在她的身上他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这是在车上。”我一颗心猛烈的跳动着,竟然有些期盼接下来的事情,想到那两夜的痛楚,也只能暗骂自己肯定是疯了。

    “听说车*震能增加情趣,不过我警告你这一次,你要是再敢给老子吃那个床头柜里面的东西,我会让你三天都下不了床。”

    我猛然睁大眼睛,“你······”

    原来他知道!

    趁我愣怔的瞬间叶云帆已经脱掉了我的衣服。

    *****************************************

    初升的太阳洒进一室光辉,床上相依而偎的一男一女,男的早已醒过来,轻捏着熟睡女人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