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婆婆的十全大补汤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1995字

    床上的人儿只是皱了皱鼻子,抬手将鼻子上的手扫到一边,继续会周公,血染的双眸此时盛满连主人都不知道柔情,一双带着淡淡粉色的薄唇轻勾,整个人温柔多情。

    假如床上的人可以睁开眼睛,或许会从他的眼睛中读懂一些秘密,可这也只是如果。

    依然酣睡的女人嘴角轻弯,好似在做着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叶云帆拿起一缕头发在她的鼻子上骚弄起来。

    觉得鼻子上痒痒的,我不耐烦的睁开沉重的眼睛,刚才还乱动的手忽然停下,那双眼睛也悄然闭上。

    入目,依然是他结实宽厚的胸膛,满满的阳刚气息让我想到昨天疯狂的一夜,我脸上如火烧一般。

    他的温柔让我不由沉沦其中,从车上,回公寓的时候他直接抱着我上了楼。

    只是我不知道在我们上楼的时候一双怨毒的视线一直久久的盯在我们身后。

    现在浑身瘫软无力,我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一下,还想继续窝在他的怀中再睡一会,一只大手竟然在我的背后不老实的动了起来。

    我嘟着嘴按着背后的手,“叶云帆,就知道是你搞的鬼!”

    “太阳都要晒屁股了,要是再不起来吃早餐,估计会有人亲自来叫了。”

    闻言,我慌忙寻找手机看下时间,要知道这些天婆婆虽没有强制性的让我跟她去晨练,可到了她规定的吃饭时间还没有下楼的话,她也会出现在房间的。

    “呵呵·······”

    拿过手机,我双眉紧皱,回头紧紧盯着叶云帆通红的双眼,外面的阳光很柔和,他怎么知道已经天亮了呢?

    “温情?”叶云帆摸向我所在的地方,我向后倾下身子,那只略带薄茧的大手改变方向,来回在两侧移动,“你怎么不说话?”

    “一时走神了。”

    吃过早饭,叶云帆这一个星期以来第一次没有让让我跟着他,而是带着曲颜出门了。

    我也没多想就回了房间,昨晚的事情来回在脑中闪现,这应该是迄今为止二十一年来我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情。

    从床底下拿出那张被毁的几乎看不出原型的照片,手轻轻从上面滑过,“西晨,这辈子我们天人永隔,下辈子我一定要好好的守着你。”

    手缓缓摸向肚子,“你知道吗?没有你在身边我是多么的孤独无依,我渴望一份亲情,一份谁也夺不走的亲情·······”

    一直坐在地上对着照片喃喃自语,直到一声敲门声响起,“少夫人,我可以进去吗?”

    一听是阿里的声音,我急忙起身,一个星期不见,她清瘦不少,第一眼见到她就见她眼神多少有些闪躲,总感觉她这次回来怪怪的。

    “你的家人还好吧。”

    “多谢少夫人关心,都挺好的。”

    “怎么回去一个星期,反而懂规矩了?”

    我出声打趣,以前她回家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肯定会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跟我讲着家里面发生的一些趣事,可这次她似乎也太过沉默了。

    “佣人就应该有佣人的样子,少夫人我先去做事了,有事叫我。”

    我纳闷的看着她的背影,阿里也太过反常了。

    晚上,叶云帆这些天以来第一次没有回来,我有心中涌起不安的同时却也自嘲一笑,觉得这也是理所当然。

    不管是之前的狠戾,或者柔情他也只不过是想让我给他生个孩子而已。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也可以再去过他以前的生活了,只要时不时的回来播下种就行。

    想到这里,我的心微痛,至此至终只有我一个人已经开始入戏,可刚刚开始,导演就喊了NG。

    或许这样更好,如果真的要泥足深陷,再想抽身,恐怕会难上加难,只是我估错了孤寂太久的心,不是那么轻易的受我控制的,到最后遍体鳞伤。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直到有一双臂膀将我扯入怀中,我才沉睡过去。

    以后一连几天叶云帆像往常一样呆在家中,他的眼睛依然是血红一片,丝毫没有康复的迹象。

    而他对我的态度很好,我也没再胡思乱想,心里有个小小的期盼,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老天爷好像太忙,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祈祷。

    许华一直忙进忙出的,在此期间叶云冬来了一次,说是给妈带了礼物,只坐了几分钟,就离开了,只不过临走的时候在经过我身边错身之际,在我手中塞了一个小纸条。

    这一幕刚好被站在二楼角落中向这边看来的叶云帆收进眼中,面色阴沉的某男双唇紧抿,血色的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

    回到卧室,我打开纸条里面写着“有事可以找我。”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这人真是奇怪,大费周章的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给我一个电话号码吧,再说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让想让我知道他的电话号码,不是易如反掌吗?

    我敢肯定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一定不是好药,将纸条揉搓一下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中,我很快就将这件事情遗忘。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叶云帆有时白天出去,晚上回来。

    婆婆依然住在这里,除了督促我的饮食之外,又给叶云帆增加了睡前一碗汤,而且每次都会看着叶云帆都喝完才满意的离开。

    只不过功效却令人不敢恭维,每一次喝完叶云帆都会将我狠狠的折腾一番。

    “你妈到底给你喝了什么。”

    “十全大补汤。”

    “你身体那么强壮还要补什么?”

    我嘟囔一声,揉揉快要折断的老腰,再这样下去,我觉得孩子没怀上,我的命就得搭里去。

    “当然是······”

    叶云帆翻身再次压在我的身上,我明显的觉得他刚刚软下去的东西再次耀武扬威抵在我的下身。

    “叶云帆你给我起来!”

    我用力的推着在我身上耍无赖的男人。

    昏暗的卧室门前,一个人影听着房间里的声音,手紧紧攥起,一双怨毒的眼睛一直盯着房间,直到房间趋于平静也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