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房中的一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2011字

    听他刚才的话,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

    “和你没有关系,放手。”

    “温情,你闹什么脾气,有什么话你就说,别摆着一张脸让我去猜!”

    语气微冷,表情冷毅。

    “没人逼着你猜,你就当做没看见就行了。”

    “你当老子是瞎子吗?”

    “昨天的你好像还看不见吧。”

    “温情!”

    阴森如魅的声音暗含一丝丝警告,“是不是这些天对你太好了,才让你涨了脾气。”

    “你完全可以像刚开始的时候一样对我。”

    倔强的眼神一直与他幽森的双眼对视着。

    渗人的磨牙声闯入耳中,我知道他体内的暴戾因子已经完全被我激发起来,或许再次体会他的火爆脾气,我才能抹杀掉他在我心中留下的好感。

    叶云帆抬起手,我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来临,等了许久,我缓缓睁开双眼,见到黒潭趋于平静,松开我的胳膊。

    “你到底要闹哪样?”

    语气无奈,疲惫。

    我至始至终都面无表情“我只想出去和妈聊聊天。”

    叶云帆点点头,扯开领带走进浴室,我淡淡瞥了眼,不是刚刚洗过一次吗?

    日子如同冷战一般渡过两天,关上心门,努力想着他的残忍和风流,想要将他在我短暂记忆中的好一点点剔除。

    我这两天总是吃完饭就去了书店,在里面看了些关于怀孕要注意的事项,即使他现在像三年前那般不踏足公寓,我也会生下孩子,不为公公婆婆,我也要为我以后的生活做打算。

    有他总有一份依靠。

    为了不与他碰面,我每天都会选择避过晚饭再回去,今天,婆婆可能是察觉到我的反常,中午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晚上回去吃饭。

    回到公寓的时候,只有婆婆一个人在客厅,长长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

    “温情,去看下,曲颜怎么去叫了那么久,云帆都没有下来,这孩子八成又是在忙公司的事情,哎,这眼睛一好,就忙的脚不连地的。”

    “好。”应下之后我来到书房门前,门并没有关严实,留着一条缝隙,透过那条小缝,我见到了一幅香*艳的画面,曲颜背对着我,两人竟然正在激吻,想到先前的那通电话,我双目蓦然睁大,除去浓重的鼻音,那声音就是·········

    左心房微微颤栗,闭上眼睛深吸口气,用尽所有的自制力努力压制住心间涌起的怒火,不断的催眠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我懦弱的连自己都开始唾弃起来。

    抬起手犹豫片刻,最终扣响房门,“妈让我叫你们吃饭。”

    话落,我转身下楼,虽然早就知道他们以前就应该有另一层关系,亲眼所见,一时还是难以接受,况且我一直对曲颜有好感,现在好像一下子从关系良好的主仆变成了情敌,不过,说情敌应该算是抬举我了,

    “他们一会就下来。”

    我努力的调整脸上的表情,尽量显的自然一些,向婆婆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妈看你这两天脸色不太好,明天就别出去了,我让曲颜给你好好补补。”

    “妈,我没事,可能是最近晚上没有睡好。”

    “待会让曲颜给你熬点安神的汤。”这样下去,刚刚调好的身子又该瘦下去了。

    “不用了妈。”

    我连连摆手,经过刚才的一幕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曲颜,说来也奇怪,明明是她的错,可我心中偏偏有种抢了人家男人的愧疚感,总觉得互相熟悉的两个人才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叶云帆和曲颜一前一后下楼,还如往常一般叶云帆坐在我的旁边,曲颜在一旁为他服务。

    我食不知味的嚼着饭菜,筷子在碗中胡乱的拨弄着。

    婆婆示意叶云帆帮我夹菜,“饭菜不合胃口吗?”

    叶云帆眉峰轻皱,转过脸对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我问道。

    我摇摇头,用力的将饭扒进嘴里。

    “你要噎死你自己吗?”

    叶云帆阴沉着一张脸,将我手中的碗夺了下来,我放下筷子,用力的咀嚼着口中的米饭,一咕噜咽下之后,扯出一个笑容,“妈,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看叶云帆一眼,知道他也只不过是因为父母的才迫不得已回来跟我生个孩子,他和我在一起也是逢场作戏,可我心中还是忍不住难受。

    “这孩子这几天是怎么了?”

    婆婆纳闷的说道,叶云帆也起身跟在我身后上楼。

    “温情,你一个人的原因让全家人都跟着不高兴,到底是谁招你惹你了?”

    叶云帆扳过我的身子,言语间透漏出满满的怒气。

    我看着他的领口间,一言不发,谁招了惹我,他竟然问谁招惹了我!

    “温情,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你领口上有根头发。”我伸手将捏了一根头发放在眼前看了下,“好像不是我的。”

    说完抬起他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上,转身向浴室走去。

    叶云帆握紧手上的头发,他有一种抓狂的冲动,一个箭步扯住身前的女人,用力的摇了几下,“温情,信不信老子像刚开始那样对你。”

    “我怀孕了。”我说的很是平静,从没想过我会在这种情况说出来,打掉他有些僵掉的胳膊,并没有去看他的表情。

    走进浴室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就捂住脸滑下身子,坐在地上低低的抽泣起来。

    我知道过多的压抑对孕妇不好,我需要发泄,尽情的发泄一番,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以为幸福唾手可得,可不是被老天硬生生的剥夺,就是自己的幻想,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可我不知道现在的痛苦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叶云帆愣怔的看着消失在门后的身影,她刚才说她怀孕了,他也说不清楚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有种心头的大石落下的感觉,还有深深的担忧,只是他还忽略了一种,初为人父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