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抵债(第三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1965字

    “杜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他是我弟弟,我不可能让你替我去冒险。”

    我捂住电话,杜鹃对我的好,让我心中涌起阵阵暖意。

    “你是孕妇········”杜鹃气急败坏的睁大眼睛,“要不,我们报警吧。”

    “杜鹃你也知道·······”

    这里的一群人就像野草一般,除去一拨还会再次滋生,而且对于那些不听话的人手段极其残忍,有钱人也只能花钱买消灾。

    “得了,一起去,可是要是有危险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别到时候·······日子刚刚好过一点就碰到这样的事情,要是孩子没了······呸呸呸········”瞧我这张乌鸦嘴,在说些什么呢。

    我眼神变了变,昏暗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中,阴森森一片,脚步声的回音传入耳中,处处透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我们被一堵墙拦住去路的时候电话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向右拐。”

    抬眼看了下四周,模糊的视线中我并没有见到所谓的摄像头,咚咚的心跳声凸显着我现在的紧张,手心中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别怕,会没事的。”

    “杜鹃,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其实是温氏集团的二小姐,里面的人是我的弟弟温桥。”

    杜鹃瞪着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她一直知道我家境很好,却不不曾想,我是洛城市顶顶有名的温氏集团的那个不受宠的女儿。

    “那你的丈夫就是那个叶云帆了?”

    我点点头,不同于别人的艳羡杜鹃眼中的同情一闪而过,看样子,她对温叶两家的事情应该有所耳闻。

    当我们按照电话中断额指示,拐了第四个弯的时候,进入一处狭窄似胡同的区域,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两个女人的胆量倒是挺大的,钱带来了吗?”

    “我弟弟呢?”听他的声音正是打电话的男人,我环顾下四周,这里已经没有停放任何车辆,静悄悄一片,四下无人,并没有我弟弟的影子。

    “别急呀,先打开箱子,验下钱。”

    “打开可以,你得先让我见下他。”

    “吆喝,说你有胆量你顿时就牛气起来了是吧。”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面目变得狰狞起来。

    “我们不过两个女人,你不敢让我见人,是怕了我们还是说你把我弟弟怎么样了?”

    我并不畏惧他凶狠的样子,他和叶云帆比起来还真是微不足道。

    杜鹃扯了扯我,示意让我不要再招惹他。

    “呵呵········你这个女人看上去年纪轻轻地,嘴巴倒是不饶人。”

    轻拍两下手,他身后的那栋墙应声而开,我弟弟被两个人架着出来,印象中一丝不苟的头发,凌乱异常,一张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名牌休闲装也有好几处被撕坏了好几个地方,整个人看先去就像流落街头被人欺负的乞丐一般狼狈,见到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抖擞起精神。

    “姐,你终于来了。”

    被人毒打囚禁了一天一夜的温桥见到温情就像见到救星一样,眼中隐约有泪花闪动。

    “去,把箱子打开。”男人对他身边架着我弟弟的男人说道。

    我抱住箱子,“一手交钱一手教人。”

    “你不知道吧,你弟弟犯下的错可不是简单的钱就能解决的。”

    说着来到我弟弟的身后,用力的扯起他的头发,“啊·······姐姐,救我,救我啊,你快把钱给他,给他啊·········”

    “弟弟!你放手,你到底什么意思?”

    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电话中只让我只让我带钱来,现在看来他并没有打算收钱放人的意思。

    “什么意思?你让你的好弟弟给你解释一下,他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话落,一脚将我弟弟踢倒在地上,我连忙过去扶他,刚刚蹲下身子就被他紧紧的扯住,“二姐,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可我还年轻,不想死,温家也不能没有我,你嫁给叶云帆那个风流不归家的男人也等于守活寡,你就委屈下和豪哥·······”

    “温桥,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如果听到这里我还不知道他话语中的意思,我就真是个傻子。

    心被他的一席话泼了个透心凉,原本以为,原本以为只有父母对我绝情,没想到亲弟弟也这般!

    千疮百孔的心痛的无以复加,我极力渴望的亲情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遥远的奢望。

    “你这个白眼狼!亏你姐姐还想方设法借钱救你,你就这样报答你姐姐的!”

    杜鹃一听愤怒的指责起我的弟弟来。

    “二姐,她是跟你一起来的?雷哥你看她比我姐姐长得还要漂亮,让她留下来陪豪哥怎么样?”

    闻言,我用力的扯掉他的手,愤怒的站起身,杜鹃是我在这里唯一的好朋友,没想到他竟然将歪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二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那是你,不是我!”我火冒三丈,叹息温家怎么能生出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我真特么的后悔来赎你,这人你们爱怎么样都行,杜鹃,我们走。”

    “二姐你不能·········”

    “既然来了,哪有那么容易就离开的事情。”

    雷哥的话语刚刚落下,刚刚架着我弟弟的两个人就将我和杜鹃困在了中间。

    “你弟弟睡了豪哥的女人,必须有人抵债!你们两个商量下,看谁留下来合适。”

    “我留下,你让她走。”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情,我推了推杜鹃示意她一会有机会就赶紧离开。

    “你疯了,你肚子里·······”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到肚中还未成形的孩子,我攥紧拳头,孩子妈妈会拼尽全力保护你。

    如果杜鹃因为此事受到连累,我心中会一辈子难安的,我们用极小的声音交谈着。

    “不行,我不能留下你······”

    “你们叽叽咕咕的干什么,商量好了吗?谁留下?”雷哥脸上出现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