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这才是真相真相!现实总是比想象中的更残酷!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5本章字数:1979字

    公寓,婆婆已经焦急的等在门前。

    “来让妈看看,有没有伤着。”

    婆婆的态度和早上判若两人,“妈······”

    “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是妈冤枉了你,你说你这孩子,都怀孕了,就这样一个人跑出去了,好歹也让云帆跟着你啊。”

    “妈,对不起。”听着她关心的语气,我想到自己的父母,姐姐弟弟,眼泪就不受控制的眼眶中打转。

    “算了,妈没有怪你的意思,安全回来就好,阿里,扶着少夫人上去休息一会,就不能让人省会心。”

    婆婆的语气中多少有些责怪,此时我并没有觉的她知道我怀孕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喜有任何不对劲,以为她只是太过着急和担心。

    回到卧室给杜鹃打了个电话报个平安,这边电话刚挂,还没放下,手机就响了起来,“你这个死丫头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你弟弟为了护你竟然被人给打成这个样子!当时你是死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我母亲刘琦尖锐的责骂声,“一点教养都没有!除了给我们抹黑就给我们惹麻烦,早知道……”

    “早知道你就把我扔进孤儿院了,是吧。”

    豆大的泪滴啪啪滴落在身上,就算这次勉强是因我的事情而连累到弟弟,可如果他不愚蠢的跳进别人的圈套,我也不会去救他,因而欠下叶云帆的人情。

    可谁又能告诉我,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从生下来就不招人待见,长大之后也还过得如此悲催,就连亲人一个个都拿我当仇人一般,父母不疼,丈夫不爱,唯一对我不错的只有婆婆了。

    我的生活就是一个悲剧,完全可以跟专门赚别人眼泪的悲剧女主角相比了。

    “呵······”母亲没想到我会顶嘴,我母亲愣怔一下,随后一声震天的叫骂声刺进耳中,“你这个死丫头,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你现在给我马上回家,气死我了!”在未挂断电话之前我听到她气急被坏的声音和粗喘声,看样子这一次被我气得不轻。

    我将手机扔在床上,无力的躺下,我并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挨她的一番训斥。我心中难安,想起在车上时,许华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一翻身下床,不行,我得问清楚叶云帆到底答应了那个男人什么条件。

    穿上鞋匆匆来到叶云帆的书房,刚想敲门,见房门虚掩着,我轻轻推了一下,里面传来谈话声,刚欲转身打算等一会再来,可里面隐约传来的谈话内容让我停下脚步,鬼使神差的贴近房门屏气凝神仔细听着他们的交谈。

    “大少爷,这次郊区园林地皮的竞标对公司以后的发展十分重要,董事长上次也特别关心过,这次为了少夫人,突然宣布退出·········”

    “都已经决定的事情现在再说还有意思吗?”

    我听到一声用力捶桌子的声音,心中猜测叶云帆应该是被逼无奈才做下如此的决定。

    叶云帆揉了揉眉心,“现在她已经怀孕,好好的看好她,尽量不要让她离开公寓,只要她能平安的生下孩子,叶氏以后就是我的,任凭他叶云冬再怎么能耐也改变不了铁定的事实。”

    听到这里我蓦然睁大眼睛,在我欲推门而进问清楚我肚子里的孩子跟他继承叶氏有什么关系的时候,许华接下来的话语让我不由得向后踉跄起来。

    那句“老爷立下只有和少夫人生下孩子才能继承公司的遗嘱,这确实是对大少爷很有利的。”不断在脑中回响,我扶住把手,勉强稳住身子,心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心痛的几乎无法跳动。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搬回公寓的原因。

    我一直以为他是为了公公婆婆,没想到他确是为了钱,为了能将叶氏收入囊中,如果是前一个理由还说明他这人还有人情味,我可以说服自己接受,可现在········

    所谓的柔情和转变,都不过是他想达到他自私目的的手段罢了,我竟然就那样傻傻的跌了进去,这是一场戏,而入戏的只有我自己。

    刚刚干涸不久的泪水再次喷涌而出,我踉跄着迈着脚步向楼下跑去,中途帮叶云帆送咖啡的曲颜叫了我两句,我都没有回应,阿里见我横冲直撞向外跑去,急忙跟上。

    听到动静,叶云帆和许华出来的时候只看见温情的背影,叶云帆皱下眉,也追了出去。

    一路向外跑着,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站在路口,看着面前不断经过的车子,手不由抚上了平坦的小腹,这里一个小生命正在悄然生长,可是孩子你知道吗?

    你的亲生父亲竟然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工具,一个继承叶氏的工具,而我更是一个笑话,只不过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我再一次想仰天大问,到底我上一辈子造了什么孽,老天要如此残忍的对我,给我这样一个处处充满伤害的人生,想到自己的名字真应该跟姐姐调换一下。

    泪划过嘴角,口中传来淡淡的咸涩的味道,此时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抬起脚步,向车水马龙的车流中走去,一辆辆车子从身边呼啸而过,我对一声声尖锐的喇叭声和司机叫骂的声音充耳不闻,更不去看身边是否有车驶来。

    也许这样死了也好,至少不用那么痛苦,而且天上还有一个将我捧在手心中的男人,我不会这般孤独无依。

    当刺耳的喇叭声伴随着刹车声传入耳中的时候,我知道死亡一点点逼近,站在原地的我突然被一只手扯向一边。

    车子在我身边不远处停下,惊魂未定的司机放下车窗刚刚爆出粗口,在叶云帆冷冷的眼神下,驱车离开。

    叶云帆粗鲁的将我扯到路边,“温情,你是要找死吗?你给老子说清楚,刚闯完祸,现在又要闹哪样!”

    “我就是要去找死!”说完准备再次走进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