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鬼交之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41本章字数:2947字

    最近很多朋友问我回魂夜是不是像电视上常说的那样,可以看到魂体飘回家里。还有人问我这时候亲人既然变成了魂体,是不是多多少少对活着的人有伤害?需不需要佩戴护身符之类的?

    其实,这都是以讹传讹,真正的回魂夜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除了怨恨深的鬼魂是以鬼的样子出现在回魂夜,大多数鬼在回魂的时候,是很怕吓到家人的,所以都是附身在昆虫身上,以昆虫的形态回家。而且,我相信很多家里有人过世后,在守灵堂的时候都会看到昆虫飞过。

    当然,也有的鬼魂思念亲人很重,也是会回魂的。不一定是晚上,也有可能是早上,大多这时候,它们不会变成可怕的虫子来吓你,多数会附身在蝴蝶这类看起来没有恶意的昆虫身上,但是它们不会特意接近你,只会在你身旁盘旋一阵就离开了,因为它们身上有阴气,离你们太近,或者在你身旁太久会让这个人折寿。

    所以,在守灵堂的时候千万不要将那些小虫子给弄死,也许那个就是你的亲人回来看你。弄死的虫子阴气就会减少,因为刚刚过世的人阴气就不重,再减弱阴气是会让它无法投胎的。

    高一的时候,我的同学就碰到过这么一件事情,军训的时候看到一只蝴蝶在她身边飞过,而且盘旋了好一阵子才离开的,我也看到那只蝴蝶了,看起来很漂亮的说,但是当时居然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要去抓这只蝴蝶,都只是看这只蝴蝶而已。蝴蝶飞走后,我同学说刚才很想他过世不久的爸爸……

    当然,还有另一种形态的回魂,就拿05年的一件事来说吧。

    05年秋天,单位放假,我一人呆在城里很无聊,于是回到了乡下老家。当时父亲好像是到南京帮什么人合姻缘去了,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在家。大概在晚上十点多左右,我被一阵电话声吵醒,我拿起了一听,那头传来了一个极为甜美的声音:“您好,请问柳师傅在家么?”

    柳师傅是别人对我父亲的尊称,我父亲叫柳出尘,取出尘脱俗的意思,职业是一名地师,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风水先生。我见她大晚上的打电话来找我父亲,心知她是有事相求,只得强忍住心中的不快,说:“我父亲去了南京,你有什么事情等过两天他回来再说吧。”话一说完,我便挂掉电话,躺了下来。

    这刚躺下没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无奈之下,我只得重新爬了起来。电话依旧是那个女人打的,只不过这回她不是找我父亲,而是找我的,准确的说,她找我帮忙的。

    她说最近一段时间,晚上天天做春梦,起先她并没有在意,以为自个想男人了。可最近这两天,却频繁的梦见跟死去一年多的老公交合,她很是害怕,于是想到了找我帮忙。

    以前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也曾接过不少生意。但今个这档生意,我实在是不想接,一来,给价太低。像这种事,最多也就给个五六百块钱。二来,她住的太远,我在的位置又是山里,叫不到车,还得骑车去。这大冷天的,又是晚上挺冷的挣这几个钱,划不来。

    再者来说,她一个年轻的寡妇,独居在家,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大半夜的跑去不太合适。这要是叫他的姘头瞧见,非得打的我鼻青脸肿不可。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拒绝,结果分机那头的母亲一口帮我应承了下来。

    家里电话装有分机我知道,我这边接电话,母亲那边能听到,但我没想到她竟然帮我把这事应承了下来。既然母亲答应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挂掉电话后,我骑上父亲的摩托车,直奔女人所在的位置。她家住的挺远,我到了那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在村口,是她接的我。

    我原以为她独自一人出来接我,身边连个男人都没有,肯定是长的不咋地。结果,却是恰恰相反,她长的极为漂亮,旁的不说,就那对傲然的饱满,就足以令男人垂涎三尺。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柳眉细腰,人中深长,颧骨较凸。在面相学中来讲,这是性欲旺盛的典型特征。

    这样的女人,撞鬼的可能性不大,我估计她应该是得了鬼交之病。

    鬼交之病,站在玄学的角度来说,是游魂附体的一种,得这病的诱因主要因为患者前世的感情债主前来讨债。

    这些债主,要么转世为人,你再爱上他(她)而死,要么对方不愿转世,其灵魂成鬼始终跟着你伺机报仇,或转为狐、兔、蛇等动物修炼成妖魅来找你寻仇。

    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我决定算上一卦。

    到了她家后,我取出铜钱,心中默念所测之事,一连六次,得泽地萃变泽天夬卦。

    泽地萃是周易第四十五卦,从卦象上看,官鬼持世发动,官鬼临世身不安,得呈蛇所临之爻生之,呈蛇在三爻,三爻为床,呈蛇主怪异,乃得了附体病,有恶魔缠身。

    再看三爻卯木为世爻沐浴之地,三爻又为床,沐浴有脱衣之象,动而化父母,父母又为衣服,就成了脱衣服的信息。呈蛇在三爻也主梦,沐浴也为裸体,色情之意,由此可以得出,她是做了与男人发生肉体关系的梦。

    得知这一卦象,我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治疗鬼交之病总好过跟鬼争斗。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我又犯难了。

    从卦象上看,世上官鬼巳火为恶魔,必须以亥水冲之。也就是说,要化解这个游魂附体必须要用亥水。亥水冲克巳火,是“六冲”之一。而亥水对应的是猪,简单一点来说,就是拿黑纸剪六只猪,拿到十字路口烧掉即可。

    此外,妻财卯木为官鬼元神,初爻为妻财墓库,又生二爻,二爻为家,父母为房子,是恶魔想久住此宅的信息。元神为一个人的思维和想法,妻财即是游魂的想法。为使其断此念头,我决定再往她家中放一枚八卦镜。一来,八卦镜本身就可以治女子鬼交,二来,可以克制妻财卯木。

    但,这两样东西却让我有些犯难,无论是黑纸,还是八卦镜,现下我都无法拿的出来。所以说,今天晚上要想帮她化解这个游魂附体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我想了想,还决定还是明日再来。

    随后,我将自个的想法告诉了这个女人,她客客气气的将我送到了门外。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道闪电划破了晴朗的夜空,接着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眨眼间的功夫,这雨就将整个夜幕笼罩了起来。无奈之下,我只得跟这个女人回到了她的家里。

    我本以为这雨不会下的太久,谁知道这场大雨足足下了两个小时,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依旧是没有停息的样子。

    我知道想走肯定是不行了,且不说外面还下着大雨,就算不下雨,山路泥泞,骑车也容易摔倒。可要是不走,老是坐在客厅里,这绝对会感冒。

    这个叫刘芳的女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羞涩的看了我一眼,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柳师傅,这楼下冷,要不到我房间坐会吧,我把空调打开。”

    我刚想拒绝,忽然间瞅见她那曼妙的身姿,我心中一突,鬼使神差的点点头说:“好啊,好啊。”声音急促,大有迫不及待之意,话一出口,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我刚想出言解释,刘芳已是满脸通红的上了楼。瞅着她曼妙的身影,我只觉心中微荡,不由的便跟了上去。

    进了房间,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个粉红色的幔帐和一张大床,看到这两样东西,我不由的瞅了一眼背对我,在那里开空调的刘芳,心想:“这娘们,让我到她房间里,不会是想……?”

    想着,想着,我的目光不由的落到了她的腰上,怦然心动。

    转过身来的刘芳见我一脸垂涎欲滴的表情,脸更加红了,小声的骂了一句流氓,然后径直走到了床边,脱掉鞋子躺了上去。不知道是咋了,她这句流氓不但没有令我生气,反而让我隐隐的有些期待,这心里头跟猫挠似的。

    再看她躺在床上,双眸紧闭,一副又期待,又害怕的样子,我壮着胆子就走了过去。我本以为,她半推半就的会跟我那个啥,结果,我刚坐到床边,摸到了她的小手,她唰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柳师傅,我不是你想想的那种人,请你放尊重一点。”

    我顿时有些无语,我想的那种人?我想的是哪种人啊?他妈的,要不是你邀请我到楼上的房间,又表现出羞涩的样子,还主动躺到床上,我会有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