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帷幕深深风华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6:09本章字数:1370字

    寂冷幽暗,没有风,没有光,唯一的亮色便是外头忽明忽暗的闪电。雷声阵阵,好似阴曹地府般的惊悚恐怖。

    叶贞被丢跪在正殿里,空荡荡的大殿,没有任何装饰物,就连最简单的排座都没有。唯有眼前拾阶而上的寒玉榻,以及满目华贵无比的白玉铸吞金兽的柱子,金丝线悬在每根白玉柱之间,下头吊着不知什么材质的灯笼。

    仿若这里,容不下旁人,唯有最高处的那个人才能恣意睥睨。这样的狂傲,让叶贞的脑子里,陡然想起了那个墨发白裳的男子。

    还来不及她多想,一阵冷风掠过她的身边。

    她伏跪在地,只透过眼角的余光,看见那一抹青衣掠过自己的身边。那一袭青色的袍子在黑暗与闪电的交相辉映中,显得尤为暗沉。就好像压在心头的石头,沉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然他的脚步声却很轻,轻得让人毫无感觉。除了那道来去间的冷风,几乎无法感知他的经过,却早已坐上那张铺设着白虎大氅的寒玉榻。

    叶贞不声不响,男子进来时,许多脚步跟着进来。她未敢抬头,只看见黑布皂靴,精妙绣鞋,想必太监宫娥不下数十人。

    心中咯噔一下,在这宫闱中,到底何人出行有这般的阵仗?然又为何设这冷宫般的殿宇,分明富丽堂皇,却不含一丝光线。这样的矛盾呈现出来的阴郁,让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你叫什么?”她垂着头,却听见头顶传来尖锐如鬼爪磨砺的声音。

    恭谨磕头,叶贞敛了自己所有颜色,不卑不亢回答,“奴婢叶贞。”

    她陡然觉得不远处的寒玉榻上投射而来冷冽彻骨的寒气,不由的心中一颤,顿生隐忧。眸色微转,叶贞不动声色,只是稍稍侧了一下身子,别过头去低着,让脸上的伤疤略略显露在众人跟前。

    四周死寂一片,她听见自己极致压抑的心跳声,在大殿内扑通扑通跳着,好似随时都能跳出嗓子眼。

    “国公府的三小姐,想不到如此沦落,那老头却也舍得。”一声冷若鬼魅的声音从顶上飘来,无根而漂浮,带着来至幽冥地狱的幽冷肃杀。

    叶贞的身子微微僵硬,五指微微蜷握成拳。

    不远处的男子唇角微扬,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国公府满门荣耀,国公爷战功赫赫,嫡长女叶蓉身为贵人,次女叶杏亦是美人。然而一个连国公爷都称之老头,如此大逆不道而狂傲的男子,不是他又是何人。

    叶贞揪紧了心,声线略带轻颤,“奴婢叶贞,与国公府无半分干系。”

    是的,她是奴婢,何来的国公府三小姐?

    “抬起头来。”

    又是一道命令式的冰冷。

    叶贞没有迟疑,缓缓抬起头。对于这样邪肆的人,片刻都不能犹豫,否则她走不出这阴森的大殿。

    黑鸦羽般的睫毛微微扬起,乌墨般的瞳孔不卑不亢的迎上高高在上的青衣男子。

    蓦地,她倒吸一口冷气。

    一盏孤灯立于寒玉榻侧,微光下肌肤胜雪,白璧无瑕。上眼睑飞扬的眼线宛若他恣意张狂的行事作风,抬眼间,毫无光亮的幽暗瞳孔,如同无间地狱能吞噬心神。面微白,唇微白,修长的指甲在闪电中如幽冥鬼爪,有着震慑人心的寒光。

    他妩媚而冷戾,侧躺在寒玉榻上,妖娆如美人,却能在凝眸瞬间将人拆骨入腹。她看着他的指尖划过宫娥手中的红石榴,流下血一般的汁液。

    叶贞摒心静气,身子却是轻颤。那人口中的放肆她听得一清二楚,故而她只能用自己的伤痕证明,撇清自己与国公府的关系。骄傲的人,总喜欢探寻有故事的人,喜欢与自己脾性相同的骄傲。

    “奴婢叶贞,叩见大人。”叶贞卑微的伏跪,是真的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尤其他那双能吞噬人心的黑瞳。

    “你很好。”她没能看清他的表情,却在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为之一颤。隐隐感到一丝冷厉的杀气,指尖微微抖动,心头咯噔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