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活见鬼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26本章字数:1713字

    我叫钟离,无父无母,自力更生,苟活于这社会全靠着国家微薄福利及奖学金,私下再做些私教,活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只是,一月前,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一辆骚红色的玛莎拉蒂撞倒昏迷再醒来之后,就日复一日的做着这个奇怪的梦--

    午夜十二点,这个梦又准时开始了。

    被洪水冲过的村庄,横尸遍野。

    满眼望去的人都在逃,瘦骨嶙峋脸上带着黄泥,指关节清晰可见被蜡黄色的薄皮包裹着,沾着黑泥白泥,他们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然后一个一个倒下。

    我的目光停在那个不断往前跑,双目失了焦的女孩儿身上。

    她拼命的往前跑着,随着我的视线转移,她带着我的视线,一起往前跑着……

    满眼无边际的黄泥终于在脚下变成栽满绿树的林荫大道。

    一个漂亮的农庄门口,数十只白鹅吃着石槽里的菜叶,女孩儿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扑倒在了石槽前,用粘满了黄泥的手捧起那些绿菜叶用力的塞在嘴里。

    菜梗和细沙划过喉咙疼得眼泪也流下来,洗刷掉了脸上的黄泥,露出泥下略微发黄却细嫩的少女皮肤。

    大白鹅嗷嗷叫着气愤的用嘴扭着女孩的脊背。

    刹那间,那疼痛让我浑身一颤,竟像是,被扭的人不是小女孩儿,而是我一样!女孩只管浑身颤抖的往下强行噎着菜叶,而我却要在这里痛苦万分的为她分担痛苦!

    拧着眉,想从这梦境中挣脱,但是--

    不好!快躲开!我想说话,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在我的角度,看得到那农庄里走出来满脸凶煞的男人,还有一条看起来十分凶恶的大黑犬。

    “滚开,脏东西!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

    果不其然,痛依然是我来承受,男人扬起皮鞭狠狠地抽打在了女孩儿的背上。

    霎时间,我的后背仿佛是被抽打绽开皮肉似得,火辣辣的疼让我倒抽一口气,但是,依然醒不过来。

    但更让我担心的是,那个女孩儿扬起脸,第二鞭子已经继续抽打下来了。

    不要!

    我紧闭了眼睛,耳边响起温润如玉的声音--

    “让她留下伺候吧。”

    “少爷?”

    我缓缓地张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阿离,阿离……”

    继而那声音再次响起,让我浑身颤栗的声音。面前一片黑暗,却十分温暖,这是哪里?是哪里?

    “阿离,你果真是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谁要记得你,我烦躁的拧着眉,只希望从这梦中赶紧醒过来,因为下面的事情让人十分难以启齿,这也是为何,我被梦缠了一余月却不肯告诉任何人的缘由。

    “阿离--”

    那双手一如往常般……在我身上游离。

    “阿离,阿离……”

    他低喘声带着迷离,热气不断的打在我的脖子间,似有若无的手缓缓地在我的薄被之上划过,虽不是我的身体,但我依然不断颤抖着。

    我睁不开眼睛,身体某处传来一阵阵的躁动和火热,在这一声声嘶哑性感的男子声音中,极为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想要……

    得到释放的感觉,好难受--

    “阿离,说……说,你是我的。”

    忽然,那声音带了几分急促。

    “不,你,你是谁……”

    我痛苦的皱紧眉头,心里很压抑,透不过气来。

    “说,说啊,说你是我的……说啊--”

    那声音隐隐的带着哭腔,所有的热气在一瞬间都化作冷气,在那一瞬间,我浑身一个机灵,终于恢复力气猛坐起来,睁开了眼睛。

    满背满额的冷汗。

    “唉--”

    黑暗中,隐隐的一声叹息远去了。

    是梦还未醒,还是幻觉?我分不清楚,我只知道,这梦已经纠缠我月余,且每一次我都要承受那些痛!

    这梦,始终只有前半部分,到了后半部分就只剩下那黑暗中蛊惑人心的声音,眼前除了黑暗,我看不到任何。摸索着拿起手机,莹白莹白的屏幕上,一如既往的是两点十四分,分秒不差。

    可是忽然间,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不似之前的撩拨挑逗哀求悲伤,他似乎有些自嘲道:“算了,阿离……你记不得,也没关系。”

    “今年的鬼节……我就来了,我已经安排好……你要等……我--”虽然那个“我”虚无缥缈到几乎听不见,可是,我却听的真真切切。

    “什么意思?”我愣了一愣,忙道。可是,束缚感已经没有了。

    我拧眉坐起来,在黑暗中慌了神。黑暗中响起一声极为动听的淡笑:“这几天,你好好休息,我不会来打扰你了。”

    “喂!不是,什么鬼节,你给我说清楚!”

    我伸出手去抓,可是我什么都没抓到,身上一轻,人猛坐了起来,原来刚才我还在在梦中,是梦中梦吗!

    黑暗中,只有闹钟的滴答滴答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响着。

    我急忙拿过手机,时间……是两点十四分!

    可是,这最后一段在以前是没有的!

    鬼节是什么意思?休息又是什么意思!这个一直纠缠我的,难道不是梦……而是--

    我浑身的汗毛猛然竖了起来。

    不会是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