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七十二养虫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3142字

    其中有一段文字里面,我终于找到了一些资料,来说明谭爷坛子里面的大肉球。这种大肉球,其实是一种很原始的怪虫,和一些地方挖出来的太岁是一样的。大肉球胃口很多,吃的是养好的蛊虫,甚至是人的魂魄。

    谭爷的大肉球,其实是他的蛊神。养蛊养虫的人都会有蛊神,类似于一种自己造出来的神。一般会放在家里面,或者藏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

    谭一指让虫子上了自己的身子里面,其实是向大肉球献祭。

    他让大肉球把谭昭的魂魄吃下去,然后转化到傻蛋的身上。然后大肉球把傻蛋的魂魄给吃了。这样就起到了一个转换的作用。道理事实上十分简单,但是要养成这样的虫子,却有很大的难度。

    而七个警察的出现,就是为了把谭昭的魂魄引来。

    看了一晚上的书,到了凌晨才睡过去。

    第二天。天气晴好。

    我准备了糯米和一些鸡血,画了两张鬼派的镇尸符,打来清水,把玉尺洗干净,这把黑色虫尺也洗干净,上面的八个刻度摸着怪怪的。

    我让母亲准备一些贡品,腊鱼腊肉都带上,带上一把柴刀。小贱已经好了,就是身上的毛脱落了不少。原本就很丑的一条狗,现在更丑了。不过,丑得如此有型的。放眼全宇宙,应该不多。于我而言,小贱丑还是帅,都是我的小狗。

    狗爷提着坛子,里面放着大肉球,用大肉球去找山里面的养虫的地方,并不是难事。

    狗爷奇道:“你整这些玩意是弄啥子啊?”

    我道:“昨天上午王祁氏的棺木炸开,跑了虫子出来的。她已经尸变有段时间。”

    狗爷敲了一个手指道:“走。”狗爷刚才说话的表情,我差点给他跪了。狗爷的表情十分古怪,让我捉摸不透。

    路上,我想起了外公的好友麻若星,是个相师,便问狗爷认不认识。狗爷呵呵笑道:“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一个麻子。你说不认识,谁相信啊。”一路上,狗爷和我交流了一些虫术上面的问题,很多问题,狗爷多是引导,点到为止,并没有把问题说死。他说,认识世界是第一步,重要的是改造世界。

    我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虫术理论虽重要,但是深入接触真正的虫子那才是根本。

    过了土地庙,我特意给土地老爷磕头烧香,希望他保佑一方百姓,五谷丰登,老人长命百岁,小孩健康成长。

    入了竹林里面,我提刀将两个竹子给砍断,算是这个竹林怪阵两个阵眼。阵眼一破,竹林恢复了原来的自然流动的空气,积聚的阴气被风吹散,很快就会散去。

    王祁氏的墓穴上面的土炸开。我贴了一张镇尸符上去,应该不会逃走的。这林子很偏僻,昨天下了大雨,应该不会有人来的。

    过去一看,棺木里面已经灌满了水。水就是从棺木的空隙进去的。里面浑浊的看不清。我蹲下去,一看,什么也没有。棺木下边的镇尸符已经被雨水冲的稀巴烂。

    狗爷估计从罩子缝隙看到,拍着手掌喊道:“哈哈。哈哈。昨晚这王祁氏跑了。”我有点不相信,砍了半截竹子,在棺木里面搅拌,这种情形就像几人吃饭,伸筷子想从汤里面找出一块肉的感觉。

    里面空荡荡,最后捞起了一块蓝色的手帕。

    我不高兴道:“狗爷。你高兴个什么劲啊?”狗爷道:“我没高兴啊。我就是笑笑。”我心中暗骂,你大爷的。四周寻找女尸的踪影和气息,奈何这一切都被大雨给冲刷得干干净净。

    真是个妈蛋的,最近霉运连连,奈何我智商老是跟不上,顾头不顾尾。

    我把黑狗小贱拉过来,问道:“你闻一闻。”小贱低头四处闻了气味,没有任何收获。狗爷道:“大半天的,还是挖虫子要紧。女尸一类的,咱们晚上找就是。”

    我道:“也好。王祁氏现在还是黑僵,目前也就喜欢喝点牛血猪血,不至于要喝人血。”狗爷赞道:“对嘛,年轻人慢慢来,我还是相信你的。”

    黑僵王祁氏暂且抛到脑后,开始寻找谭一指留在山里面的遗产。我有几次旁敲侧击,想从狗爷口中问出,谭一指的师父是谁。狗爷有一次说漏嘴,说那个人就是湖北这一代的人。马上反应过来,再也没有说了。

    我只有作罢。谭爷养的虫子,其中一多半是有实体的,少数几只是划到蛊虫的范畴里面。谭爷拿手的就是蛇类。有了谭爷大肉球的帮助,很快就挖出了十几条怪异的蛇。养在坛子里面,其中一多半,见光死。还有几条被老鼠给咬死,最后暴晒,装麻袋里面,拿回来,点起桃树木,把这些蛇丢到火里面烧得一干二净。

    狗爷每找到一条,就跟我细细讲解这些蛇的特征。到了第十条的时候。狗爷感叹道:“这个谭一指真是给你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舞台。让你一下子见识了这么多怪蛇!”

    我道:“是啊。不然光看书鸟蛋用都没有,这么一实地考察,我便觉得我长进了不少。”

    狗爷又问道:“萧棋啊。若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虫师,必须养一条属于自己的虫子。和虫子达成一个契约。契约的形式多半是血契。你说说,你想养一条什么虫子?”

    我干脆利索地说道:“蜗牛。”

    狗爷闷了一声,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妈个巴子。我顶你个肺。老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给自己养一只蜗牛的。你不是疯子,就是……蠢才。”我挠挠脑袋笑道:“狗爷,不要夸我。”

    狗爷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算我嘴贱。”我哈哈笑道。小贱摇摇尾巴,似乎表示不满,一般贱这个字,只能用在它什么,怎么眼前的独眼怪人也用在自己身上。

    炎热的一天很快就过去。晚上狗爷陪母亲唠嗑。我却不能休息。带上小贱,用五毛钱喊住两个小孩,装了两瓶童子尿。也一起带在身上。王祁氏从墓穴里面爬出来,如果到点肯定是要喝血的。

    遇到赶牛回来的三叔拉着老水牛。我问三叔:“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啊?”三叔道:“水牛跑了,找了一回。估计是竹竿鬼作祟。”三叔这只老水牛我是知道,一想忠厚老实不和别的水牛打架,怎么会轻易跑呢。

    难不成真的遇到竹竿鬼。我小时候听人说起竹竿鬼的故事。

    这东西就是一根竹竿,说是有五米长,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恶作剧,比如自己躺在地上,有人走夜路,然后将人绊倒,自己呵呵笑起来;有时候躺在地上,有人要捡回去劈了当柴烧,不管用多大力气,怎么都翻不起来,最后竹竿鬼等那人用力,猛地站起来,那人摔个屁股朝天。不过,竹竿鬼也有个缺点,就是胆子特别特别下。恶作剧完了之后,一听骂他,就吓得咚咚地跳走。估计不会慢过刘翔跨栏。

    我让三叔站着不动,我在水牛的脚上面发下了齿痕,应该是有东西咬它了,很有可能就是王祁氏。我说了个谎话,告诉三叔:“这牛看好了,的确像是被竹竿鬼给拌了脚。怕是变疯牛,关到牛栏里面,撒点生糯米在里面,让牛在牛栏里面来来走动。”

    王祁氏只是初级的僵尸,尸毒不明显,让牛在生糯米上面走动,可以把尸毒给吸出来。三叔呵呵笑道:“真的是竹竿鬼在恶作剧啊。我照你的意思办。”

    我问清楚水牛跑掉的位置。我和小贱飞跑就赶过去,是河边的一片草地,几棵垂杨柳在星光点点之中,分外地美丽。水牛就系在柳树下面的。再往不远处,就是深水湾。

    小贱很快就闻道了王祁氏的气息。悄无声息在草丛之中寻找。借着微弱的星光,果然看到了刚刚喝了牛血的王祁氏。我擦上牛眼泪。很快就看到王祁氏和竹竿鬼居然坐在一起。这片草丛的对岸,是一条宽敞的道路,上面偶尔开过夜行的车子。

    竹竿鬼喜欢恶作剧。我便觉得它内心十分孤独,一般恶作剧的孩子只不过是想引起人的注意,内心是很孤独的。

    王祁氏一身乌黑,上面长出了部分黑色毛发。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变白。一旦黑僵变成了白僵。就不再是只喝动物的血,便开始苛求人的新鲜血液了。所以必须马上收拾,立刻处理。

    我没让小贱叫出声,看着黑僵和竹竿鬼在干什么。两人静默不语,就坐在草地上面。只不过是竹竿鬼的身子比较高,坐在地上也好像远远地戳着一根竹竿。

    它们似乎在看着星星。隔河的对岸,

    猛地。

    黑僵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发现了我们,我大声喊道,我乃鬼派十五代弟子。

    猛地跳上去。小贱一个猛冲,跳上去将王祁氏扑倒在地。竹竿鬼吓得要命,哆哆嗦嗦不敢动了。

    我骂道:“蠢东西,还不快跑。”

    黑僵的力量很大,属于没有意念的。小贱扑上去,张开嘴巴就咬住。黑僵单手一挥,小贱滚到一旁,猛地翻身再次斗志昂扬。我将玉尺拿出来,发出了蓝光,绕到了黑僵的背后。

    《集成》记载,僵尸的罩门之一就是肛门。我玉尺就是要攻击黑僵的肛门。

    王祁氏中招的瞬间。

    我感觉脑袋被竹竿重重地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