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杀人者下地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3146字

    折大彪喝道:“不懂事的孩子……呱呱……”村支书连忙喊道:“孩子领回去。”

    太爷爷萧振邦闻声坐在独轮车上,被大孙子推来。他身边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刀片子,目光凶狠,看着一根头发也没有的老人。

    折大彪道:“这是日本来我县投资的国际友人。苟县长让好好招待的。”我没亲历抗日,能够听到的故事多半是电视,但太爷爷萧振邦的眼神可以看出,和老椅子上面的人有深仇大恨。

    我冷道:“关我什么事情。”翻译官走上来,客气道:“当年龟田四兄弟来中国。后来……那个有三个脑袋找不到……前段时间龟田四郎老先生梦到,几个大哥说自己头骨没有拿回来。知道你是厉害的风水师,想让你帮忙找到。”

    我心想,那三个头骨被我丢到深山去,找回来还是很容易的。

    我冷笑道:“为什么要帮你?”折大彪脸色不好看,苟县长说招待好龟田老先生是政治任务的,推了一把村支书。村支书原本是要帮衬,但太爷爷拿着破刀片子死死地盯着。村支书低了辈分,愣是不敢出头。

    四十岁上下日本人道:“那个……报酬……好说……”萧振邦忽然道:“钱不要。跟我打一架。输了,那鬼子手里面破刀丢茅坑去。你们输了,我乖孙也带你们去找。”太爷爷说话,我附议:“就这么办!”

    翻译官犹豫了一下,还是照着翻译。龟田四郎嘴巴翕动,眼角抽搐。身子摇晃,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把黑色刀鞘慢慢地拔下来。

    萧振邦叫道:“磨刀石!清水。”很快有人端上来。萧振邦一浇水,刀片子磨得很快,露出白光。身子一挺,腿脚不便从车子下来,舒展筋骨:“龟田四郎。你三个哥哥死在中国,那是活该。”

    一轮夕阳照下来落在太爷爷背后,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光晕。两人皆是百岁有余,猛地动手,动作缓慢。

    太爷爷吃了兵器上的亏,才一个回合,手上的刀片就被劈开。龟田四郎叫道:“日本皇军万岁。”一刀砍下来,太爷爷左手单手一接握住了刀片,手上开了口子,流出了鲜血。

    我的心跟着一揪,几个阿姨都不忍心看。太爷爷右手刀片丢地上,抡起砂锅般的拳头骂道:“去你妈的日本皇军。”拳头打下来,龟田四郎跌跌撞撞,扑通坐在地上,大口出气。

    太爷爷笑道:“乖孙子,把三个脑壳给他们找到。这叫仁义。”

    我喊道:“妥了。”龟田四郎倒在地上站不起来,被扶起来,嘴里面叫着。我见他身边站着的中年人,瘦削颧骨,阴鸷的眼神,环视着四周,眼神狡黠,目光看过来,我的心中一迷茫。狗小贱汪汪地叫了一声,我才算安稳过来。

    王帆从公用古井挑着水回来,撞见了这么一群人。中年人看着王帆,差点摔倒。折大彪扶住,问道:“贺茂先生,您没事吧。”中年人掩饰一笑:“没事。没事。踩到小石头。”

    这一幕,却被我看着眼里面,心中暗暗生疑,或许真是天不藏奸。默默记在心中,暂且不做声。如果运气好,或许阿峰和阿铜的阴气还能送走。天一抹黑,我敲响了周寡妇的门,问了个问题,要了王苍出事时候穿的衣服。

    所幸,周寡妇对先夫情深意重,遗物保存很好。

    我又找了一把长刀,别在身后,换上王苍的衣服,小贱也不带,悄悄地溜上了山。彼时,山间凉风习习,蟋蟀叫声此起彼伏。

    连日上山寻虫,我已是极为熟悉山里面的环境。

    而周寡妇所说,王苍摔死的地方,竟是发现方口坛子的地方。

    于是我便想起,方口坛子发现时候,油纸上面画着人物,手上拿着小蛇,耳朵也勾着小蛇,那是雨神雨师妾的图案,埋方口坛子的地方,潮湿有泉眼,用的是水源来滋润虫子,绝不是土性虫师谭爷埋下来的。

    如果不是谭爷埋下来,那会是什么人!

    只有一个可能,也就是王苍不是摔死的,入夜下兔子夹时,撞见了凶手在埋坛子。凶手起了杀意,将王苍顺着陡坡推下去,造成了意外死亡的假象。埋方口坛子的人,就是杀人凶手。王苍就死在他的手下。

    今日下午。王帆挑水回家,跟来的日本人几乎失控。便是因为王帆的样貌,和他父亲王苍几乎是一个轮廓出来。也就是说,在山里面埋下土卵,杀死王苍的人,也就是下午入村年过四十的贺茂先生。

    而且,从折大彪对贺茂先生的态度。也解开了我心中的疑问:我一直好奇折大彪被蛤蟆爬过,要变成土蛤蟆,却迟迟不来找我。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蛤蟆蛊是中年人贺茂先生给他解开的。

    由此可见,将土卵埋在这里的人,不是谭爷,而是这个贺茂先生。他更是一个杀人凶手。很有可能是个虫师。而且贺茂这个姓氏,也有些古怪。

    冥冥之中天数在此,周寡妇一连数日得王苍托梦,便是因为杀人凶手已经在来我们村子的路上。

    我已下定决心,做一件大事。想通了这个问题,我甚至觉得阿峰和阿铜迟迟不肯离去的原因也找到了。

    到了当初埋坛子的地方。我在原坑位子挖开,把谭爷两只蛊虫放了进去。我和它们交流过两回,客气说道:“今日挖开你们的人,是大恶人。当死。今日之事若成,我放你们当野道。”(野道是野游蛊虫,是蛊虫的一种。)

    埋好恢复原样,便悄悄地躲在几米外的茅草中。拉一跟藤条,将西边一棵小树绑住……

    月光西斜,时间滴答滴答地过去。我的心也开始加快跳动,忽然,我全身鸡皮疙瘩炸起来。我咽下口水,将额头的汗水擦掉。

    从山坡下,走来一个黑衣人,步子轻盈,警觉得很,丢出一把粉末,很快迎风吹开,飞出了很小很小的毒蚊子,扑打扑打看来是把四周的人畜赶走。我虫尺带着,毒蚊子不敢近身。

    黑衣人挖了一会,我捏着鼻子喊道:“还我命来……我死的好冤……”黑衣人道:“什么人,少跟我装神弄鬼。”手上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我有扯了藤条,小树哗哗作响。黑衣人兴许是怕了,骂道:“你是什么人……”

    我道:“八年前……血债血偿……”黑衣人喉结动了一下道:“你是那个该死的打兔人!”我桀桀地笑道,不断地拉着藤条,跳上大石头。黑衣人笑道:“你活着我都不怕,还会怕一个死人!正好用你幽魂来喂我的虫子。”

    黑衣人放出一只幽游之虫。我心中大喊:“着……”黑衣人不料背后浅埋土壤,猛地弹出两条乌黑的蛇蛊,躲闪不过。脖子和手上面都蛇蛊。蛇蛊爬得快,从耳朵和肛门钻了进去。

    黑衣人大惊。

    幽游之虫以吸魂魄为关系。放出哪一瞬间,我的心口便有感应。原来是这个原因了。我松了一口气。幽游虫是《虫经》所载,以魂魄为食物。不少野道士和贼人就养这种虫子,专门吸食魂魄,用来延年益寿。

    幽游虫扑来,我用虫尺一打,幽游虫随即一转,掉头回去去救自己主人。

    黑衣人被蛇蛊钻进身子,见幽游虫没有吃掉我,惊道:“你不是鬼魂。”我道:“我今日便要你命。”那人道:“你不能杀我。”我道:“为何?你害人命,便想着有一天有人会要你命。”

    那人道:“杀人犯法。刚才我以为是遇到冤死的鬼魂,才承认的,事实上我是个好人,从不杀生,喜欢吃素。”

    我冷笑两声,走过去,将那人脸上的黑纱布摘下来,果然就是白天贺茂先生。

    “是你……是那个风水师……”

    我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叫什么名字?”

    贺茂被蛇蛊上身,半边身子已经瘫痪,幽游虫落在他肩膀上,似乎要把蛇蛊赶出来,便道:“我叫贺茂空。来把坛子挖出来。八年前,我埋下坛子,便是等土卵成虫出来的。”

    我将刀拿出来骂道:“老实交代。”贺茂空道:“八年前来这里,算好位置,将土卵埋在这里。”我问道:“为什么埋在这里?”贺茂空道:“你是五行虫师,你应该知道。”贺茂空顿了一会,说道:“你杀了我吧。”我冷冷道:“你便不要再说话了!”

    蛇蛊发作。贺茂空全身臃肿,发出了痛苦的叫声,站了起来,往山下跑去,脚下一滑,顺着山坡滚下去,撞在了石头上面,一命呜呼。

    幽游虫主人一死,我伸手将幽游虫死死抓住。幽游虫被捏碎,两道蓝光飞出来,我心口一松,阿峰和阿铜也钻出来,跟两道蓝光连在一起。原来在八年前,阿峰和阿铜被幽游虫给吸了部分魂魄,如今两人魂魄得以附和完整

    松开这虫子,只见扑腾飞去,将还贺茂空存在身体里的魂魄吃掉。转身离开。

    两人手牵手,往西边走去,便是冥府地狱所在。走出一百米,忽然回头看我。各种情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我泪水再次落下,今夜我是个杀人者。死时也是要奔地狱而去的。

    月光倾泻下来,黑夜恍如白昼一般。回忆半个月发生的一切,好像都连在一起。

    而这都和狗爷有莫大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