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登高望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2529字

    第二天一早。早起干活的人在山上面发现了死去了贺茂空,全身臃肿,一股浓浓的臭气。警察提取足迹,勘探现场,认定贺茂空是被毒蛇咬了,奔跑过程之中失足摔死。

    对于贺茂空为什么半夜上山,龟田四郎一行人皆是不知,只是说贺茂空是日本阴阳家,所以请来帮忙看一下。村子有人说,王苍就是在这里摔死的,会不会是遇鬼了,不然没有这么巧。警方没有备案,只记下贺茂空喜欢中国山水,登上山头赏月,被毒蛇咬中,失足摔死。

    龟田四郎东洋刀折断送给了萧振邦。我将丢弃在深山的头骨寻回交给龟田四郎。

    龟田四郎双手发抖,许久没有说话,反复抚摸着三个头骨,咬破了手指,手上面的血滴滴答答地,流在头骨上面,很快就渗了进去。

    龟田四郎浑浊的眼泪流下来,失声痛哭。萧振邦手上包扎纱布,让人送过去一杯蜂蜜水,一笑泯恩仇。龟田四郎得了三兄弟遗留的头骨,当即就离开。

    贺茂空的尸体被布袋子装好,运回国去。

    入夜的夏天,天空布满星辰,如同绽开的鲜花。

    狗爷问我:“你可知道贺茂这个姓氏?”我有点茫然不知:“怎么了?”狗爷显然那晚我一人去后山,带着两只蛇蛊。贺茂空被毒蛇咬死。

    狗爷道:“日本平安时代有个著名的阴阳师叫做安倍晴明。”我道:“是的。平安时代听说妖孽横生,安倍晴明就是那个时候崛起的。日本历史上面就是这样的讲的。而且平安时代的阴阳师多数玄术基础,是中国传过去。好像徐福就是日本天皇。”

    狗爷骂道:“你少跟我吊书袋子。安倍晴明的师父叫做贺茂忠行。安倍家族岁崛起超过贺茂家。贺茂家又岂会是好惹的。”我原本觉得贺茂姓氏古怪,没想到会如此厉害。

    狗爷也不点破:“那狗东西该死。摔死了最后。说起安倍家的,最是可恨。清末不安分,就被大风水师孟少锟给收拾了,时不时就过来捣蛋。今日,贺茂空居然八年前就在这埋土卵。如今看来,风云波动,似乎又会有大事情发生。你说说,那个贺茂空去后山干什么?”我便把贺茂上山找土卵的事情跟他说了。

    狗爷闷声不语,来不踱步。夜风吹得窗户哐哐作响。一只黑猫忽然从屋檐落下来,小贱闻到动静飞快地跑出去。

    狗爷停住脚步,道:“你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我说一说。”

    我道:“你没来之前。发生小宝溺水而亡,尸体在地宫里面发现,我在里面发现了一把虫尺,我被一团奇怪阴气组成的毛毛手爬上了身子。而后女尸被运来,谁都想到体内有一只琼花虫。而后就因为“死三人”的诅咒。发生谭爷招魂,让谭昭的亡魂落到了傻蛋身上,而后失败了。跟着就是周寡妇丈夫王苍托梦,最后发现了贺空茂出现,要把八年前的土卵挖出来。这个时候……他失足摔死……带来的虫子也把阿峰和阿铜的吸走的魂魄吐出来,两人而后离去。”王祁氏、阿峰和阿铜就是因为“死三人”里面,故而我没讲上,只能算细小部分。

    狗爷听着这里,总觉得古怪异常,浓眉紧蹙,像是在极力思索发生的事情。

    我接着说道:“八十年前。宋溪村一穷人生下了头长肉瘤的男子。装在木盆里面,顺村前的小河留下。这是一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八十年前地宫打开,从里面跑出去了一只长毛僵尸,此人姓萧。后并葬而居的夫人也跟着走了,此人姓谢。”

    狗爷重重地出了一口气,道:“最后还有个问题,必须亲眼看到才能解决。”我不知道狗爷话里面的意思,没有再问下去。

    因为他在思考,我不再打扰。关门下去泡了一杯浓浓的苦茶,提神醒气。

    小贱失望地跑回来,并没有追到黑猫的踪影,趴在院子中间。

    我跟父亲母亲说了一下,可能最近离家的打算。父亲笑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有些话我也不多说。”我明白父亲的意思,他定是让我结婚生子。

    我心中苦笑,九岁增加了二十年阳寿,我现在二十四岁,剩下不过五根指头。母亲道:“想来天无绝人之路的。萧棋,你出门在外,须谨记三点。”我道:“母亲大人教诲,当镂骨铭心。”母亲道:“好好吃饭,穿暖衣服,小心生病。”

    我哈哈大笑,本以为母亲会说为国为民行侠仗义一类的大话,转身过去,忍不住却要落泪,强忍片刻,终不见眼泪落下。

    我若死去,谁为他们二人送终!

    凉风习习,将井里吊着的西瓜拉起来。将刀洗干净,把西瓜切开,红壤黑子格外清甜,吃到口里,不知为何却是苦苦的……

    早上起来。狗爷让我准备足够的清水,带上饭团已经换上长衣裤,换上轻便的解放鞋。准备柴刀。把黑狗小贱带上,出了村就往后山去。狗爷道:“我思前想后,终归有些问题解不开。不过登高望远,我们必须去后山最高的山峰看一看,才能知道前因后果。”

    后山连在一片绵延上百里,说是从九江和九宫山那边绵延过来的。最高的山害怕有五百多米,走过去估计需要五六个小时。我小时候好奇,越过朋友一起登过,路上面遇到了山猪,差点被山猪弄死,从此之后再也没去过。

    我根绝记忆走山路,里面茅草杂生,小贱在茅草之中钻洞。我抡着柴刀,进山开出一条路。第一个山头也就百来米,汗水冒出来。到了中午时分,终于看到山头。我给小贱喂了清水。最后一股作气上了山峰之上,一块高七八米的大石头耸立。躲在阴凉处,山风吹来,顷刻凉透。

    狗爷摘下了罩子,指着南边道:“这边是江西。”我指着北边说:“这边是湖北。”狗爷道:“你往北看一下,你们村子的地形,尤其是注意小河的流动走势。”

    我四周看了地形。隐隐觉得山脉之中似乎破不寻常,应该是风水之中上佳居住的地方。狗爷道:“风水上佳地,山清水秀。选在这里定居,想必是有考虑的。你再往河边那边望过去。”河流感觉就是一条线,很细却似乎带动整个地段的生气。

    狗爷道:“谭一指在这里住了几十年,都找不到那把尺子,是因为他不懂风水。这山脉走势,连接江西那边,是中华南龙龙脉绵延这里,他若登山望一望,就知道最神秘的的地方必定是萧天兵藏身之所在……也不至于在山里面苦寻多年,还把自己儿子给丢了……”

    我惊道:“萧天兵!”

    狗爷道:“八十年前遁走那长毛僵尸就是萧天兵。”

    我道:“这边山多,墓穴多修在山里面。谭爷在山中也是合情合理的。”这一条河水流动,河冲击平原上隐隐龙脉。墓主人萧天兵出乎人意料,把地宫修在水边。是他看出河边所在,其实也有一条龙脉所在。而且少有人发觉。

    狗爷笑道:“谭一指本来不懂风水,却喜欢装懂。你再看看他的养虫处的放在什么地方。”

    高山上一览无余,回想前段时间挖虫的地方,看似凌乱,却是一个星罗密布,按照八卦飞星来布的。但是只得了形似,却未得精髓,难怪狗爷会嘲笑。

    我道:“的确,的确有点糊涂。”

    狗爷道:“现在看来。果然就是这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