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螳螂大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2621字

    我赶到的魔指会所,狗小贱已经闻到了酒味。二楼是普通区,楼上是贵宾区。在包厢里面,狗爷脸色已经红扑扑的,笑道:“萧棋。这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咱们喝一杯。”

    一个黑衣大汉站在身边,伸手拦住我:“先把帐计算一下。”划完卡,看着账单,我顿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握着菜刀没有上前砍狗爷。当初拿了茅文杰五万块钱,这一顿酒就去了三分之一。

    黑衣大汉笑道:“你们家老爷子光陪酒就喊了五个……”

    狗爷见我生气,陪笑道:“呵呵。萧棋啊,我不是你想象中的人。我来这里是办一件很重要事情的。来来……何姑娘,你也坐。老夫算一下,何姑娘,你是去找一个东西。萧大师,你是为一只虫子发呆。”

    我先坐下,把抓来的两只螳螂蛊丢给他,看看狗爷到底是办什么大事了。狗爷迷瞪狗爷看了一下,道:“有人养螳螂了。”

    何青眉看着大汉:“有王子吗?我要两个最顶尖的。”

    黑衣大汉是镇场子的,先前的瞎子已经付清了,后面来的开门做生意,自然不会拒绝,扫了何青眉一眼,乖乖地关门出去,没过一会女经理就来了,带了一排身材健硕样貌秀气的王子进来。何青眉挑了两个。女经理客客气气地走了。

    何青眉一挥手道:“你们两个过来,陪这位老板喝酒。”狗爷摆手道:“我不吃……这个的……”何青眉怒道:“你要是说不出个球来。我让他们今晚伺候你……”

    狗爷脸色青了:“我怕你了。”

    狗爷说道:“我昨晚出门,遇到了一个虫师。这个虫师最擅长就是养的螳螂。后来我打听得知,他这回来江城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不过事情我还没有查出来。”

    狗爷说完,袋子里面的老鼠溜出来。其中一个王子道:“吼……这老板太帅了,喜欢养老鼠。吼……”

    狗爷骂道:“别跟我娘娘腔的。”我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狗爷接着说道:“今晚我追来的时候。他来了高档会所,只是进了会员区,我进不去。可能是男的,但是女的来这里的也有不少。所以呢,不知道是雌雄。”

    何青眉伸手两个耳瓜子打在王子脸上,骂道:“把你经理叫来。”王子甚是委屈捂着脸跑出去。过一会女经理进来赔笑:“三位怎么玩得不开心!”

    何青眉道:“我们出来玩就要玩最好的。带我们去会员区。”女经理甚是犹豫:“会员区那个……”我啪地一声猛拍桌子,骂道:“把你们老板叫来。”

    女经理道:“不瞒二位,我老板不在。”门口虚开,站了一个大汉:“敏姐。又怎么了?”何青眉笑道:“那就现场办一张会员卡。”女经理二话不说,办了会员卡,进了会员区,看着小狗道:“我们这里不给狗提供服务的。”

    和楼下的普通区,这里的王子和公主都上了档次。狗爷把狗眼四处乱瞄。开了包间。狗爷附耳说了两声。我出门四处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所说的人。

    忽然在走廊上,一个黑衣人森森寒气,走得飞快。我心中一惊,急忙往后退。只见一根锋利而细小的金刚刃,左右一拉,将我的衣服撕下来。随即跟上来,我连连后退,不敢出手,若被金刚刃拉住,当即就给废了。

    我喊道:“杀人了。”走廊刚才还有人走动,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了。实在是古怪。黑衣人动作敏捷,有几次差点伤了我。都被我巧妙躲过。

    我问道:“你是什么……人……”身上的衣服又被割掉一块,肚脐都露出来。我将一旁的灯管抓起来,使劲砸过去。黑衣人抬手一档,晃荡两步。乘机我跑进了厕所。黑衣人追了过来。

    “咚咚”一声。黑衣人背后被人踢了一脚,落在地上一滚,撞了窗户,滑了下去。在窗户上面还留着半截极强的金刚刃。黑衣人落到平地,很快就消失了。

    何青眉收腿,嘲讽道:“萧大师。你不是练过格斗的吗?”我道:“黑衣人手上的玩意太厉害了。”何青眉道:“虫师找到没有啊?”我摇摇头:“别提了。差点成残废了。”

    狗爷领着小贱追出来,叹道:“让他跑了。这厮太狡猾了。”我道:“咱以后找人能不能低调一些!”何青眉和狗爷都低下了头。

    我气愤难忍,出了男厕所,找了女经理,抓起长头发咚地一声撞在墙上,骂道:“是谁?”女经理揉揉脑袋:“好小子,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场子。”大汉来了七八个,将楼层围住。

    女经理骂道:“男的砍手爆菊。女的打脸。”

    我又用力一撞,女经理叫的更欢嚣张,拿准我不敢动他。狗爷道:“妈蛋。”老鼠从他袋子钻出来,很快就爬到了女经理的身上。狗爷把我带来的菜刀拔出来,喊道:“老子菜刀刀法天下无双……”

    女经理花容失色,喊道:“是他……”女经理忽地全身抽搐,倒在地上弓成了一只虾子,一只绿色的螳螂从她的口袋里面爬出。老鼠反应很快,将螳螂给抓住。

    安保头头似乎是女经理的想好:“阿敏。你怎么……”

    “别过来,她中毒了。是刚才的黑衣人下的手。”我扶住女经理,按住人中,她全身很快发,活像一只螳螂的肤色。螳螂蛊毒发作很快,女经理瞬间就窒息。一旁的几个公主们,松了一口气一样,握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这个叫敏姐的女经理倒在地上,全身绿油油的,再也没有醒过来。警察和法医赶来,封锁了现场。大汉指着我说是杀人凶手,被老鼠咬死的,胡春来看着地上死掉的螳螂,脸色也变乌青,瞪了两眼说话的大汉:“都给我闭嘴。”

    法医的鉴证报告很快就出来了。敏姐是中毒而死。尸体解剖后发现心脏呈蜂窝状,在医学上无法解释。一个公主小妹偷偷地举报,在会所一个秘密的房间里面,发现了不少年轻姑娘,她们身上乌青都受了很重的伤,很多是四川和贵州一地的女生不服管教。

    其中一个公主小妹说,敏姐还设计了圈套,很多打工的缀学的女孩子拉来,扣住身份证,拍一些不入目的照片,还坑过江城大学的女学生,然后利用学生们之间的关系,带了不少江大的女学生过来,就是很多老板就喜欢玩这个味道,当中有一些被金钱所诱惑是自愿的,但绝大多数是不情愿的。

    胡春来听了之后火冒三丈,对于这个下毒的弄死敏姐的人,不少公主小妹把他称为英雄,但警方责任是追捕杀人凶手。胡春来虽然不太情愿,但是人命关天也下了不少功夫调查。

    调查会所视频和采录口供,都没能知道下毒的人。当晚有人看到敏姐带人进来安排了房间,在房间里面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口供和采样忙碌到半夜。我和狗爷、何青眉才离开警局。胡春来跑来,脸色很浓重:“刚才上面来电话关照了,事情不要闹大。妈蛋。这一群不干好事的东西。”

    我打趣道:“这会是五个局长,还是六个局长在会所有股份!”

    何青眉道:“有没有可能是八个。”

    当晚有人在微博爆料:“用金钱名包引诱女学生,假名招供残害打工妹,知名会所女经理今晚被人杀死。尸体旁边发现了一只蟑螂……”有人转发,称此人为“螳螂大侠”。

    这一夜,我难以入眠。今晚可能遇到两个虫师。湖面上一个,会所一个。如果是一男一女,那么就是“螳螂双侠”。

    我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阴历七月十五发生的事情,会更加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