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沉湖女尸案具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3291字

    第三十八章沉湖女尸案具结

    醒来已是阴历七月十五。七月十五日,不管佛教道教都是一个重要的节日。成为盂兰节,中元节。

    但通常人们习惯称为鬼节。

    天气阴沉沉的,很符合节日的氛围。相比农村,城市这个节日的氛围稍显弱了一些,还是有不少人去归元寺,做了白包,在一起焚烧。算是对亡灵的纪念。生与死之间,无法跨越,也只能在这种节日想象。何青眉打电话跟我说,早上蓝香儿跟她联系了,说昨晚又有人摸她,让我过去看一下。

    我怕狗爷又出去嗨翻天,恳求他放过我,在这样下去我会穷死的。

    狗爷道:“我也不能白吃白喝白拿你。我带上招牌,今天去归元寺门口蹲点。要对付满地的螳螂,还是要去归元寺。”狗爷豪气干云,愣是不听劝不怕打。

    我送他去归元寺,看见归元寺一边出口,有个老头摆着纸牌,木架子上蹲着一只全身黄绿毛的黄鸟,头顶顶着一缕绿毛,正在给人啄牌算命,几个老太婆围着一旁,叫道:“真准。真准。”狗爷放下凳子,张开“神相铁关刀”的招牌,喊道:“天下无双相术,专断吉凶,可问老公有无私房钱,老公有无出轨包小三……胜过黄鸟啄命一万倍……”

    我苦笑,便去江大和何青眉回合。

    在校园一个亭子见到何青眉和蓝采儿。蓝采儿浑身的酒味还未散掉,说话的时候手指上捏着一支女式香烟,十分违和,有碍观瞻。蓝采儿开口问道:“你可以抓鬼,你能抓住唐柳衣吗?”

    我笑道:“为什么要抓唐柳衣?”蓝采儿骂道:“就是她,她一直摸我。每到半夜,我就感觉她在摸我。害我几乎无法入睡。”蓝采儿瑟瑟发抖。何青眉一愣:“磨镜。”我却惊道:“Lesbian。”磨镜是古代女同性恋之间的行为。在中国古代,女同性恋多称为“磨镜”,双方相互以厮磨或抚摩对方身体得到一定的性满足,由于双方有同样的身体结构,似乎在中间放置了一面镜子而在厮磨,故称“磨镜。”lesbian则是古希腊时期,提倡同性恋的女诗人萨福居住在海岛的名字。

    没想到,唐柳衣在日志上写到的那个人,是蓝香儿。两人皆是一对玉人,若真心相爱就无可厚非。蓝香儿笑道:“你们可能不懂这当中的感情。”蓝香儿又抽了一口烟,只是不太熟练咳嗽了两声。何青眉夺过她的烟,掐灭:“你接着说。”

    蓝香儿道:“柳衣家就在江城市汉口那边,她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孩。父亲和母亲离异后。母亲带着她嫁人,没想到遇到了一个禽兽不如的继父。乘着母亲不在就乱摸她……”何青眉瞪我一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的。”我道:“说事,别拉上我。”

    我心想,唐柳衣父母离异,遇到一个有恋童癖的继父,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她不在喜欢男孩子了,这该死的继父。蓝香儿道:“有一次。继父要占有柳衣的身体,她母亲赶了回来,发疯一样歇斯底里,抓了一把菜刀,把她继父砍成了稀巴烂……对……就是稀巴烂……这样的男人有一个死一个。”何青眉又瞪我。

    我叹道:“咱说事行吧,画鬼师姑娘?”

    蓝香儿接着说道:“母亲把继父砍成稀巴烂,当时的血流了一屋子,顺着门缝流到走廊里。最后邻居发现赶紧报警。警察来的时候。她母亲将她紧紧抱住,临走的时候大声喊道,我女儿,我女儿还小,你们不能抓我,这是畜生。该死。该死。她母亲和柳衣一样,也是个舞蹈家。”

    蓝香儿顿了一下,沉默了许久道:“后来柳衣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从此对男生没有丝毫的兴趣。又后来上大学后,我认识她,偶尔一起吃饭,没想到她……却爱上了我……她的爱太偏执。见我和别的女生男生说话,就气得不行。有一次,看到我和一个男生吃饭。她把饭泼到那男生的身上。我很受不了,叫她不要来找我。我说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

    何青眉叹道:“不是你们的错。是这个社会的错,是男人的错。爱无山高水远。爱到深处却伤心伤魂的。杜丽娘为爱而死,三年复活,皆是情深所致。后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香儿道:“我们一直在一起。后来,她说要和我确定关系,我不答应,我觉得这样挺好,咱们一起玩一起看电影一起聊天。直到我受不了她。她不知道是心理痛苦还是别的事情,最后竟然投湖而死,投湖的前几天我便天天见到她,天天来找我。还跟我说不要去跟孟百合一起玩,说什么好好照顾自己。”

    我道:“孟百合。你说孟百合?”

    蓝香儿叹道:“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她暑假在江城市打工,还要约我一起去,可能这段时间已经回家。怎么了?”我心想这案子发生后,警方保密处理,或许蓝香儿不知道孟百合已经死了。

    何青眉握住蓝香儿的手,道:“那个孟百合已经死了。”蓝香儿又是吓得瑟瑟发抖,瞳孔放大:“是柳衣……是唐柳衣杀了她……她说她不干净……让我别跟她一块……是她。肯定是唐柳衣……”蓝香儿忽然站起来,对着树荫处大声喊道:“唐柳衣。你快走……你快走……不要打扰我的生活……人鬼殊途……”

    树荫下空无一人。

    何青眉等蓝香儿情绪安稳了一些,才告诉她:“孟百合是被人害死的,不是柳衣害死的。你不要乱想了。”蓝香儿摇摇头:“柳衣说过,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其实我也知道孟百合约我一起打工是什么意思。她说一个很好的姐姐,名字我忘记,叫做敏姐。”

    天越来越阴沉。何青眉和我对视一眼,也感觉沉沉压力。蓝香儿说着话的时候,见我们沉默,问道:“怎么了?”

    何青眉道:“香儿。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不管怎么样。你活着就不能因为死去的人而影响你。我告诉你,你说的那个敏姐也死了。”

    蓝香儿吓得魂魄几乎散掉:“是柳衣,一定是她。”眼神游移不定,手紧紧地抓着蓝香儿。

    这事情落谁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只有二十岁的蓝香儿。我说道:“蓝香儿,今天鬼门开了。能把唐柳衣送走,你就万事大吉。送不走,天神老子也没有办法。”蓝香儿不安地看着树荫下,害怕猛地一回头就站着唐柳衣的鬼魂。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接着问道:“唐柳衣的人人网你可以登录吗?”蓝香儿不解地看着我:“不能。”她这么一说,把我吓了一跳:“那你最近关注过她的页面没有?”蓝香儿还是迷惑地摇头。

    我说道:“那天早上我看了她的页面,她的头像变成了一双红舞鞋。我还以为是她的心上人该的。现在说来不是你,那么还有第三个人了。”蓝香儿拍拍脑袋:“红舞鞋,红舞鞋。她有一双红舞鞋在我哪里,我过去给你拿来。”蓝香儿说完就跑了起来,我和何青眉追上,在宿舍门口等了一会,蓝香儿提着黑袋子,里面就装着一双红色的舞鞋。

    蓝香儿递给我一个纸包,我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几只螳螂,是绿色的中华大斧头螳螂。红舞鞋打开,看样子很旧。蓝香儿道:“这鞋子是柳衣,好像是她母亲的。应该就是那张的照片上的鞋子。”

    何青眉道:“熟悉这双红舞鞋除了唐柳衣还有母亲之外,会不会有第三个人。”

    我沉声道:“当年被杀的继父,或许是知道这双红舞鞋的。刚才你说唐柳衣家在江城市汉口那边。快,快去她家看看。我明白,一切都明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唐柳衣的死肯定和舞鞋有关系。”

    蓝香儿摇头道:“她说过家那边,我从未去过。更别说先前那个家了。”

    我赶紧给胡春来打电话,把事情跟他让一说。毕竟是老警察,感觉非常灵敏,开车来校园接我们,在辖区的派出所就问出了唐柳衣继父所居住的房子。一栋七层楼的旧式建筑,荒废有些年成,看样子马上就要拆迁,偶尔有个别老太太牵着小猫和小狗,一瘸一拐出来散步,养的猫狗多半是被人丢弃,和老太太一般,只等死亡来临。

    接待的警官是当年经手的警察,说道:“唐柳衣继父叫做马大同,原本是一个小学教师,听说当年品德厚重,只是没想到被老婆杀了,这事也就过去十多年吧,那个血把屋子都漫,整一出雪漫金山。怕是娶了个水性杨花女人的缘故。”

    蓝香儿气愤不过骂道:“你知道内情吗,不知道就闭嘴。”

    警官道:“这女娃子是怎么了?”

    胡春来笑道:“刘警官你别生气。你看看这个东西。”胡春来把红舞鞋拿出来。刘警官顿时脸色就白了:“这个……当时就放在马大同旁边……我记得就是这双鞋子。怎么跑你这来了。”

    我问道:“你确定这双鞋子出现在马大同的现场吗?”刘警官看着我:“你有点眼熟啊?怎么称呼。”我道:“我叫萧棋。之前和市刑警队沈易虎队长有过交流。”

    刘警官道:“去年十年断头碎尸案就是你查出来的。我听说你好像是道士……”我解释道:“不是道士。我这个职业呢,民间称为地师,或者风水师。不是道士。”

    刘警官拍拍脑袋赔礼道:“上了年纪,我给错了。那个人才是道士。”

    我疑惑道:“哪个人?”

    (具结:结案的意思。杜丽娘:《牡丹亭》女一号,死后三年而复生,是个至情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