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阴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3067字

    是李三爷,真没有想到他居然也出现在这里了,之前真的是一直让我好找啊。

    匆匆赶过来的李三爷来不及跟我和武长平两个人打招呼,帮大胡子解了围之后,拉着大胡子后退了几步,跟我们站到了一起 ,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那个猴子。

    “大家都小心,这个可不是一般的走尸,这是走尸的母体!”李三爷很慎重地告诉我们。

    一听是母体,我心里面就有数了,貌似之前所有得尸毒都是从他这里传出去的,而且死的那么多人也全都是因为这个所谓的猴子。

    不过我当时唯一一点的疑问就是李三爷怎么会知道这个是走尸的母体,后来当有一天,我才算真正的弄清楚,一般的走尸被感染尸毒之后,出了全身的血管和主要部位感染了尸毒,其他的部位还算完整,但是母体就不一样了,它是第一代走尸,也是最厉害的走尸,他不是被传染的,它是被人养出来的,把大活人泡在浸满尸毒的血池里面呢,全身扎满窟窿,让其忍受千刀万剐之痛,经过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练成了母体走尸,这种走尸相当的强悍,不仅全身坚硬如铁,刀枪不入,而且对一切有毒的物质全都过敏。

    最主要的是,就算是他被走尸咬了,也完全没事儿,这也难怪当初为什么猴子被走尸咬了之后,一点事情都没有,原来他就是母体。

    “那怎么办?”大胡子也很紧张,刚才要不是李三爷横空出现,他真的危险了。

    “我攻下面,你攻上面,先戳了他的眼睛再说!”李三爷说完之后,夺走我手中的七星剑在我的身上划了一下,也不跟我商量一下疼得要死,然后让我把血都滴在七星剑还有大胡子的青铜剑上。

    “用童子血开光,可以趋避一切妖魔鬼怪!”李三爷的说完了之后,嘴里面就念念有词,而大胡子似乎也精通这方面的造诣,也念了起来。

    两人念完了之后,一个健步如飞冲了上去,举起剑就朝着走尸的母体砍了过去。

    可以看得很清楚,这母体虽然刀枪不入,但是这回却对已经开了光的两把剑畏惧至极,左右闪避,始终没敢正面相碰。

    但是即便如此,身手强悍的大胡子,还是瞅准时机,一剑刺中走尸母体的一只眼睛,让其眼珠当场破裂,里面流出浓稠的黑血。

    “斩!”李三爷大喝一声,七星剑应声而落,一剑斩在走尸的脖子上面,依旧发出钢铁碰撞的声音。

    “不行,先砍了他的手!”

    这回动的最快的还是大胡子,青铜剑真的是一把好剑,比七星剑都过之而不及,七星剑砍不动,它却能够很顺利地斩掉了走尸母体的两条手臂。

    至此走尸母体已经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

    “下面该怎么办?”大胡子神色十分眼中。

    而李三爷只说出了两个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词。

    “活祭!”

    我不懂活祭是什么,只是看李三爷跟大胡子两个人点了三炷香,烧了符咒,嘴里念念有词,说是请鬼神献祭。

    说完之后,诡异的变化就突然出现了,只见躺在地上的已经不能够挣扎的走尸母体全身开始抽搐,而且体内的黑色鲜血不停地往外流,一直流,最后一直流的走尸成了一副干尸为止,鲜血才没有继续往外流。

    武长平一把火扔了过去,将一切都烧得干干净净。

    “兄弟们,我给你们报仇了!”武长平眼中带着泪花的说道。

    可是还有那么多的走尸该怎么办?我向李三爷问了这个问题。

    李三爷告诉我:“不用担心,母体一旦被彻底解决,其他的都会变成一具无法行动的死尸,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活祭它的原因。”

    听了李三爷的话,我跟武长平两个人一直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

    但是郑道呢。

    “郑道郑大叔呢?”我眉头紧皱看着李三爷问道。

    然而一谈到这个问题,李三爷的情绪就十分的低落,似乎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这件事件。

    “三爷,郑大叔呢,他怎么样了?”我睁大眼睛看着李三爷问道。

    这样问了好几次,李三爷终是无奈得叹了一口气,跟我说:“老郑已经先走一步了!”

    什么!!!

    我没听错吧,郑道的厉害我是有目共睹的,养的一群小鬼那么厉害,鬼神都不敢靠近,就算是受了伤,也绝对不会这么突然就死了。

    所以当李三爷说郑道已经死了的时候,我大惊失色,难以置信。

    “哎!我们还是低估了这小子,没想到他的法术居然到了如此高的地步,居然可以偷天换地,将原本就险象环生的白虎煞地生生的改成了绝地,导致山反背,水奔走,山不聚顶,水不归堂。”李三爷几乎是痛心疾首地说道。

    在他的心里面,郑道跟他是多年的生死之交,更是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兄弟突然之间就没了。

    我的眼睛有点湿润,虽然我跟养鬼师郑道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他毕竟救过我的命,而且为人十分忠厚,养鬼之术十分霸道,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最厉害的养鬼师,可是我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却死于非命。

    “郑大叔怎么死的,还有其他的三个兄弟呢?”我哽咽着向李三爷问道,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个准确的回答,而且这个回答对于武长平来说,也是弥足珍贵,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另外三个兄弟是怎么死的。

    “你们两个走了的时候,原本已经离开的那群女鬼又返回来,朝我跟郑道还有那三个兄弟发起了攻击,我跟郑道两个人还好说,虽然我脚上受了伤,但是自保是没有什么问题,即便是后来我们知道这群女鬼不是一般的女鬼,而是人为养的一群吊命鬼。”

    “可是那三个兄弟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只是普通人,看不见那群白衣吊命鬼,毫无防备之下,全都被鬼上了身,一个把自己吊在树上勒死了,一个跑到树林子里面,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人震散了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还有一个兄弟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只知道被吊命鬼上了身之后,疯掉了,然后跳下了山崖,生死未卜。”李三爷说完了之后自己的情绪都有些不能控制住。

    说道这里,武长平的牙齿咬得咯嘣响,握紧的拳头终于是忍受不了失去兄弟的痛苦,大叫了一声,一拳狠狠地打在石壁之上,整个手背当场血肉模糊。

    “啊!!!”他像一个疯子一般疯狂的吼叫着,发泄着,似乎谁都阻挡不了。

    “那郑大叔呢,郑大叔不是没事儿吗,他那么厉害,手上那么多的小鬼,怎么可能会死呢?”我不敢相信郑道真的会死,激动之下,甚至还抓住了李三爷的手。

    李三爷也是强忍着痛苦摇了摇头。

    “后来我们两个想要返回去原地去等你们两个回来,因为我知道沈浩你肯定会没事儿的,你的鬼媳妇太特殊,一般的鬼都伤不到你。”

    “但是没曾想再回来的路上,我们两个遇见了一群我们很难以想象的东西,这群东西成了我们的噩梦,也夺走了郑道的性命!”李三爷垂足顿胸地说道。

    而我听了李三爷的话,心里面也很震惊,未曾想是什么东西让李三爷跟郑道如此恐怖,最后郑道还丧了命。

    “是什么东西?”我看着郑道问了出来。

    李三爷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仿佛遇见了一场噩梦一样。

    “是阴灵!”

    “阴灵?”

    这东西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但是就只是听着名字,我心里面就会出现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

    “那是一群无声无息,无孔不入的幽灵,他们生在极阴之地,喜欢吃死人肉,喝死人血,甚至连鬼他们都不会放过,就算是很厉害的鬼,它们都能够在一瞬间缠上它,并且吃掉它。若是活人遇见了他们,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会被他们吃的一干二净,尸骨无存!”李三爷像是在叙说一个噩梦一样,浑身都在颤抖不止。

    “这种东西据说几十年前战乱四起,天下大乱的时候,出现过一群,当时他们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最后青城派的张天师请来了张祖师的鬼魂 ,亲手将其镇封在一个阴穴之中,并且当时的张天师死了,还把自己给葬在了阴穴之中,企图用自己的金身能够永远将其镇压。”

    李三爷的话越来越让我心惊肉跳了,冥冥之中,我总感觉这阴灵好像是被我放出来的一样。

    “阴灵这东西按道理说已经不可能存在了啊,而且当年的张天师用自己的命偷算过天机,确认这种东西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但是没想到却被我们给碰上了一群。可怜的老郑,为了救我,愣是生生的摆下杀阵,用自己的身体当诱饵,将其诱入杀阵之中,将自己养的所有小鬼全部放了出去,企图跟其同归于尽,但是却不想···却不想······”说道这里李三爷再也坚持不同,突然老泪纵横,泪湿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