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冥蛇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3009字

    不用说,我也明白郑道最后的下场会是什么模样,阴灵入体,死于非命,最后尸骨无存,就连魂魄都被阴灵啃食干净。

    这就是一代养鬼大师的下场,死了,随风飘散,什么都没了!

    我的眼角已经湿润,仇恨已经填满了我的心间,很想替郑道报仇,好想自己能够有能力替天行道,斩妖除魔,可惜我什么都不是。

    “可怜老郑,斩妖除魔一辈子最后却落得个尸骨无存,魂飞魄散,可悲,可悲啊!”李三爷不停地流着眼泪,垂足顿胸。

    但是事已至此,我们所有的心里面都是沉重的,也都知道接下来我们的境遇也不会太好,因为这片山林已经被人从原本的白虎煞地,改成了锁龙地,锁龙地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锁住一切的东西,只能从外面进入,但是却不能从里面出去,但是即便是这样,这片林子里面有那么多未知的凶险,而且连阴灵都出来了,长时间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走吧,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大胡子拍了拍我们几个的肩膀,重新把青铜剑插在自己的背后。

    暂时收拾一下失落的心情,一路上我跟李三爷都没怎么说话,因为没有心情说话。

    但是在路上,我不明白李三爷为什么把一本书给我,还跟我说,如果我要出去了,一定要好好学习书上的东西,不能让李家的这门道术失传,我拿出了我冒着生命危险抢回来的魂灯,然而魂灯里面的火光却越来越弱了。

    “李伟的时间已经不多,我之所以来到这里,那是因为我发现李伟的命魂已经处于这所墓之中了。所以我才会进来,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两个比我进入的更早。”李三爷颇为吃惊的说道。

    我也没有隐瞒李三爷,就把我跟武长平两个人后来回去没有找到他们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就跟上了这边的冒险团,期间遇到的危险我们没有说,就说碰到了大胡子。

    但是这个过程之中,李三爷听到了我们说这个墓是阴阳墓,而且这个墓就是那个镇杀阴灵张天师的墓。

    “难怪,难怪在这里我们会遇见那群鬼东西,原来这里就是张天师埋骨之地,而且阳墓都出现了,阴墓的封印肯定已经被人破开,张天师纵然有逆天的本领,也是回天乏术,只能够放任这群恶魔出来。”李三爷一拍脑门突然呼到。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个人的周围突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密密麻麻,像极了某种小动物爬行的声音,而且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种浓烈的腥臭味。

    “大家小心,是蛇,是蛇群,它们又来了!”武长平的听觉很敏锐,听到了动静,立马拿着手电筒往自己的周围照了一下,一下子就发现在我们的身后突然布满了一群黑压压的蛇群。

    这一回我算是真正的看清楚这群蛇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黑黝黝的身体,头是三角形的,很长,但是最诡异的地方要数这群蛇居然没有眼睛,对根本没有眼睛!

    这样的蛇,我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心里面害怕的狠,因为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厉害。

    “别怕!我带了雄黄酒!”大胡子冷静地朝我们说道。

    说完之后,他从自己身后的背包里面拿出一瓶酒,打开盖之后朝着我们身后撒了过去,撒完之后,还让我们后退了好几步。

    以为这样,那群蛇就不敢在过来了,毕竟雄黄可是蛇的克星,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群蛇压根就不害怕雄黄,直接越过洒在地上的雄黄酒,朝着我们大伙儿扑了过来。

    “后退!后退!这不是一般的蛇,这是冥蛇,专门生长在坟墓之中黑暗之中,靠吃死人肉为生的蛇,他们是没毒的,但是一旦被它们给缠上了,瞬间也会被吃的干干净净,所以快点退后,退后!”李三爷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来这群蛇不是普通的蛇,而是冥蛇。

    他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具有一条蛇跳了起来,扑向了大胡子。

    大胡子反应也相当的迅速,拔出青铜剑,迎着冥蛇就斩了过去,而且是拦腰斩断。

    但是让人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再次出现,冥蛇被斩断了之后,两截身子掉在地上还在不停的跳动,让人看了瘆的慌。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被砍断了之后,它居然没有流血,而且就在我们的眼皮子下面,蛇的两段身子又重新合到了一起,连一丝的瑕疵都没有,堪称完美。

    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啊!

    “没用的!只要这个墓里面有一丝的阴气,他们就会瞬间恢复,而且还能够不断地繁衍生息,最后越来越多。”李三爷的话像一记重锤一样狠狠地敲在我们所有人的心头之上。

    “怎么办?”我心里面也是害怕的厉害,因为我从小到大最害怕的东西就是蛇,一想到被这东西缠满全身,而且还要被它们活活的咬死,吃掉,我就觉得恶心,全身不寒而栗,一直都在远远地躲开它们。

    “我身上还有几张避阴符,暂时能够驱走我们周围的阴气,没有了阴气,它们暂时就不敢过来,但是这只能够维持一时,坚持不了多久了!”

    确实,避阴符的效果我还是清楚的,维持的时间不是很久,但是现在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再进行多余的考虑,只能够这样做了。

    李三爷先是烧了一道避阴符,借助避阴符中烈火的作用,暂时驱散了周围的阴气,顿时就让那群蛇往身后退了回去,但是仅仅这样是不够的,他还烧了其中两道符,化成水。

    这一次他没有让我们喝符水,而是把符水在我们面前撒成了三条平行的直线,这样做的话,就相当于三个障碍,能够连续阻断冥蛇三次。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那群冥蛇果然就不敢太靠近了,我们又接着往墓里面走了。

    按照李三爷的算法,这座墓虽然是阳墓,但是真正的墓室至少要在地下百米。

    我们几个人走的墓道也都是下坡路,一路上,我又见到了许许多多刻着符咒的石碑,我对这些都很感兴趣,全部把它们用手机拍了下去。

    “这些都是张天师昔日布阵所用的符咒,你要是感兴趣的话,等出去了好好的研究研究,说不定能够派上大用。”李三爷跟我说道,说完之后,他还递给我一块木牌子,木牌子上面是被人用刀刻得一个符咒,符咒又被用红色的朱砂笔描了一遍。

    “这不是朱砂,这是我来之前,用精血写的,这道符咒有些霸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因为总共能用的次数也没几次!”

    听着李三爷的话,我心里面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感动的,看着李三爷在我前面走动的身影,说实话我虽然知道李三爷想要做什么,也想着去阻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是如此的无力。

    前方已无路,有的只是一道石门,石门的中间还夹着一个人,那个人被石门生生的夹断而死。

    但是最让我感兴趣的不是石门,也不是死尸,而是石门旁边一面金光闪烁的石碑。

    “搞什么,这石碑该不会是用黄金做的吧?”武长平当时的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走上前去,伸手就想摸一下,但是却被李三爷给阻止了。

    “不要动!这是镇山碑,是这座山的根基,动摇不得,一旦被动摇了,就会山崩地裂,墓室就会瞬间被填满,到时候我们大家都要去死。”

    不过我还是那个死样子,对这面金黄的镇山石碑异常的感兴趣,尤其是它上面的纹图,像是野兽,又像是文字,又像是画在上面的符咒,我看不懂,反正很复杂。

    “这碑上的东西是用来镇山的,对驱邪避阴没什么用处,你要是实在感兴趣的话,也可以照下来,带回去看看,但是我还是那句话,除非山崩地裂的时候你才会用上它,不然你画一百遍也没啥用。”李三爷将话给我说的一清二楚。

    我没太听他的,就是对这面石碑很感兴趣,但是看了很久也不敢动,可是不动的话,石门又如何打开,看的清楚已经有人进去了,而且还是不少人,因为从石门的缝隙里面已经流出了很多鲜血,像一条小溪一样流了出来。

    “里面看起来不平静啊!”大胡子噌的一声,又拔出了自己身后的青铜剑,好像随时都可能有危险一样。

    而正在此时,一直被我踹在兜里面的魂灯突然一阵震动,我觉得有异常,就将魂灯拎了出来,拎出来一看,我跟李三爷两个人都大惊失色,因为魂灯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无比微弱,就剩下最后一丝的光芒,仿佛片刻之间,它就要熄灭,带走李伟最后生还的希望。

    看到这种情况,李三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掐指一算,顿时眉头大皱。

    “极度不妙!李伟的命魂被人给打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