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不死不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3096字

    我累个汗啊!原来这个小鬼就是之前那个想要咬死我的小鬼,只不过后来被鬼媳妇一把掐住脖子给捉住了。

    我一直以为以鬼媳妇的那残忍的个性,肯定会把它打的魂飞魄散,但是没想到她居然留小鬼一条命,把它给降服了,而且还在关键的时候派上了用场,这让我在心中给鬼媳妇默默的点了个赞。

    “轰!”一声巨大的响声从我们的头顶之上传了过来,随后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

    “不好!有人提前动了镇山石碑,想要利用镇山石碑,把这些阴灵封在墓室里面!”李三爷脸色大变,哪里还敢有一丝的犹豫啊,叫上我,四个人不要命的就往外面跑了过去。

    事后我也是才知晓,原来李三爷当时也想到了办法,这个办法也是想利用镇山石碑,让墓室倒塌,从而把阴灵和灵种都埋起来。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人在他之前居然动手了,这当时就让我们措手不及,几个人真是什么也顾不上了,拔腿就跑。

    “拿着!带在身上,那群阴灵就不会看见你们了!”李三爷随手就扔给了我们几个人,每人一张看起来有些发旧的符,自己也带上了一个。

    我们几个是一边跑,一边尽量避开头顶上落下来的石头,可是李三爷的背部被砸了一下,当场咳血,差点倒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三爷!”我咬牙把他扶起来,然后背着他跑,虽然跑的不是很快,但是也不想不管他。

    可是跑着跑着,我突然就发现了眼前无比恐怖的一幕,那就是我发现那天晚上从池塘里面跑出来的黑影居然出现在墓室之中了,他们在我们的头上飘来飘去,张牙舞爪,很是恐怖。

    而我们只能够看得见他们的一道黑影。

    “小心点,他们就是阴灵,我们现在有符咒护身,他们暂时发觉不了我们,但是一旦被它们察觉了,我们就惨了!”李三爷一边说这话,嘴角还在一边流着血,他的状态非常的不妙。

    这下我总算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鬼媳妇一个劲地拉我,不让我靠近那个水塘了,还有那个红衣女鬼那么厉害,最后还不是被这群黑影给吃得干干净净,吓死个人。

    原来它们就是李三爷口中的阴灵,妈呀!一想到那天晚上我前后两次都跳进了水塘里面,我浑身都直打啰嗦起来,真的是好险啊,要是当时晚一秒的话,很可能我连跟骨头都不剩了。

    而且我心里面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那就是这群阴灵应该是我放出来的,因为之前它们是不敢上岸的,但是后来我给武长平放血的时候。血流进水塘里面之后,它们才出来的,而且鬼媳妇还曾经在心里面告诉过我,说这群阴灵很喜欢鲜血的。

    “沈浩,你发什么愣啊,快点跑啊!”大胡子呵斥了我一声,一把接过李三爷,背在他的身上,往外面跑。

    路上,我们看见了好几个已经被砸的快要死的人了,几乎都活不成了,只有之前我遇见的那个苗疆养蛊女只是腿被砸断了而已,她看着我们,朝我们求救,而我当时也顾不上她身上有那么的虫子了,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听天由命吧。

    而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就是我的这个无意之间的举动,居然会救了我们全体,因为在我们转身回去的时候,又遇见了那群冥蛇挡道,这一回,他们的数量及其的庞大,顺着墓道,我们几个人居然看不到头。

    怎么办,还用避阴符吗?貌似避阴符这个时候也来不及了吧,因为墓室都快要塌了。

    关键的时候,那个苗疆养蛊女张嘴吐出一只带有翅膀的金虫子,朝着蛇群飞了过去。

    只见金虫子飞过去之后,那群人居然跟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全都快速地离开了,而李三爷跟大胡子两个人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那个金虫子。

    “蛊王!”

    这是李三爷得出的结论,但是苗疆养蛊女却已经昏倒在我的肩上。

    在我背别的女人的时候,鬼媳妇在心里面冷哼了一声,把我吓得半死,还以为她要发飙呢,但是后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没发飙了。

    直到我们几个人都完全出去,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时候,李三爷还不忘告诉我们:“歇会儿就赶紧走,只是靠着镇山石碑弄倒墓室只能够压制的住他们一时,并不能压制太长的时间。”

    而我也趁着休息的时间,将那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跟李三爷一五一十的全部说清楚了。

    刚说完了,李三爷突然就变得无比沮丧,说:“天意如此啊!果真天意如此啊!”

    我不明白李三爷为什么会这么说,李三爷告诉我。

    “我早就算到你小子是个衰命,但没想到你居然能够衰到如此地步,张天师的阴墓都被你给碰着了,你说你衰不衰,还有啊,那阴灵在阴墓里面被镇封了几十年,都快上百年了,始终都是相安无事,你一过去就不经意间把封印给毁了,你说你小子的命是有多衰啊!”

    李三爷气的咬牙切齿,对我简直无语到底了,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李三爷说的话确实如此啊。

    “告诉你小子,李伟就是因为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才会也变得这么衰,不过这不能怪你,我算过,你的衰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人为的,有人在你家祖坟上做过手脚,等你有时间了,回趟老家看看!”

    李三爷说完又咳了一口血。

    趁着这个空档,我问李三爷,说既然我是衰命,一会儿那些阴灵跑出来,会不会又被我给碰着了。

    结果我的话刚刚问完,李三爷直接扔给我一个无比肯定的答案。

    “会!肯定会找上你的,知道为什么吗?”

    面对李三爷的话,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因为它喝过了你的血,对你的味道熟悉,不弄死你,它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凑!听了李三爷的话,我是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嘞个乖乖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刚刚好不容易才活个命,现在又被阴灵这种鬼东西给缠上了,而且貌似还是一种不死不休的状态。

    这该如何是好啊。

    “还有你小子,它们是因为你的鲜血而解封的,所谓有因必有果,你解开了它们,日后想法子把它们再次封印起来的事情还应该是由你来做,这一点你逃不了了,因为它们也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死了为止!”

    李三爷冲我说完,又冲着武长平说道。

    这下貌似我跟武长平两个人似乎都躲不掉了。

    正说着时候,李三爷突然眉头紧皱,感觉到了不对劲,回头冲着已经倒塌的墓看了一眼。

    “快走!他们很快就会出来的,而且搞不好灵种也会出来的,这下惨了,有人专门设了个局,引来了这么多人献祭,为的就是想要把灵种给放出来,现在灵种吸收了那么多的鲜血,出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李三爷说完就催着我们又赶紧往外跑了。

    我也丝毫不敢逗留,还想问他李伟的问题呢,可是根本顾不上问,身后好像又传来了惨叫声,看样子,那些阴灵似乎真的又追出来了。

    “三爷,我们不是有符咒吗,怎么它们还会追上来啊?”武长平在路上不停地问着,我自己由于背着养蛊女,根本没有力气问。

    “有符咒也没有用啊,毕竟符咒的时间很有限,再加上那些阴灵都喝过你们两个人的血,只要符咒的时间一过,无论你们两个跑到天涯海角,它们都会找到你,取你们两个的性命的!”

    “啊?那怎么办啊三爷?”一听到这个可怕的结果,饶是武长平这种不怕死的人,听了也是浑身直打啰嗦,说起话来嘴角都在抽搐。

    “怎么办,我哪儿知道啊,除非你们两个有本事儿把它再次封印起来,不然你们两个死定了!”

    李三爷的话又再一次把我推下了深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想着只要把李伟的命魂拿回来,抓住那个想要害我们命的对手,一切都会回归到原点,我跟李伟两个人都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切都只是一个开始,我还要面临的更多,而李伟现在的命魂也只是残魂,能不能恢复过来,我真的不知道,只能够看李三爷是不是有法子了。

    几个人跑了很久,完全是没有目的的跑着,当时只想着先离开阳墓远一点,离开那群阴灵远一点,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出了这个绝地。

    可是我没有想到,当我们几个气喘吁吁,累的都差点吐的时候,我们跑到了一处林子,那片林子的处处都充满着浓雾,雾浓的几乎都看不见我身前不远的大胡子了。

    “哎!臭小子,跟你在一起真不踏实,这回算是彻底栽在你手上了!”李三爷一拍自己的脑门,好像很头痛地说道。

    我也搞不清楚李三爷为什么会这么说,就问了一下,结果李三爷气的指着我的鼻子说:“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跑到了白虎煞地的虎口,这地方才是真正的大凶之地,最危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