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道法高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3206字

    “生死劫?是什么?”武长平跟我一起看到书上面的字,小声嘀咕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不知道。

    然而,当我身边的养蛊女跟大胡子听到了武长平小声唠叨的生死劫之后,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而且看他们两个的神情十分的慎重,我就由此得出来了两个信息,一是他们两个都知道所谓的生死劫是什么东西,二就是这个生死劫肯定不是很么好方法,极有可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果然,他们两个先后相继摇了摇脑袋,也不告诉我生死劫究竟是什么,而是坚决不让我用。

    “为什么不让用?”我有些不解,毕竟马上就要天黑了,一旦天黑了,我们还没有离开此地,那么我们几个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这个严重的情况,大胡子跟养蛊女两个人不会不知道。

    但是即便是知道这样的情况,他们两个还是不愿意说,更不愿意做,问道最后,他们两个一致的回答就是,就算是我们今天死在这里,也不能用生死劫。

    “好,你们两个不告诉我生死劫是什么也行,那你们把后果告诉我总行了吧?”我看着他们两个做了最后一次请求。

    这回他们两个都不再说话了,两个人都纷纷沉默了,养蛊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大胡子则是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空。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大胡子先开口了。

    “好吧,我只会告诉你一点,这生死劫不能用,因为它是需要牺牲成百上千人的性命才可以达到的,所以就算是我们几个人死,也绝对不能用。”

    这下我总算是明白了生死劫的恐怖性,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不懂的好。

    但是不能用生死劫的话,我们几个人就只能够待在原地,静静地等着天黑,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天空中又飘起了浓浓的黑雾,那是林子里面的阴气太浓而导致的,我们几个相互看着,我都没有说话,好像都挺坦然的,坦然的面对生死。

    然而,我们终将会是上天的宠儿,在我们不该死的时候,上天是不会让我们白白牺牲的。

    这不,原本紧皱眉头的大胡子,在想了半响之后,突然一拍大腿,说了一声:“有了!”

    “什么有了?谁有了?”武长平比我反应更快,一句话问出来,差点把大胡子呛个半死。

    大胡子白了武长平一眼,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跟我和养蛊女两个人说:“阴兵一般是地府里面来的官差,不好对付,也抵抗不住,唯一可以用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引走,这样趁他们被引走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可以离开了。”

    大胡子说的轻巧,但是我们怎么引,该怎么引走,我一点都不知道。

    不过对于我的担心,大胡子似乎早就胸有成足,他告诉我。

    “沈浩可以看看李大师的书里面有没有续阳气的办法,然后微微(养蛊女的小名)可以招来一些蛊虫,沈浩把我们身上的一些阳气续到蛊虫的身上,然后让这些蛊虫带着我们身上的阳气,把那些阴兵给引走,这种事情应该不难办。”

    一听大胡子的方法,我心里面立马就有底了,觉得他的这个方法行得通,就赶紧坐下来,静下心,认认真真地翻看李三爷给我的书,在找到可以续阳气的办法之后,我认真努力的去学习,将这些方法的步骤在自己脑海之中演绎,争取早点化腐朽为神奇,将这些方法烂熟于心。

    大概记得差不多了,养蛊女也招来一群的虫子,还有一些蛇什么的,把我吓得半死,因为我这人太怕蛇了。

    但是吓死归吓死,该做的事情,我一刻都不敢耽搁,看到微微招来的一群虫子还有蛇什么的。

    我赶紧照着书上面画了几道弯弯曲曲地符咒,上面再分别写上我们几个人的生辰八字。

    之前看李三爷还有郑道两个人画的符咒都跟用刀刻的一样,心里面觉得会很容易,但是直到让我自己画的时候,我才知道画一道符,是真的需要很大的精力的,至少我全身的衣服都汗湿了。

    花好了四道符之后,我又按照书上所说的,点上香,烧掉了符,把他们化成了水,然后洒向了那些虫子。

    其实在烧香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一阵腿软,差点跪在地上,晕的要死。

    不过我还是咬着牙坚持住了,因为我知道,这是我自己把我身上的阳气给弄走了,续到了那些虫子的身上,而且不仅我,就连那些他们几个人也都是头晕目眩,出了一身的虚汗。

    就这样,我才提着脑袋,跟大胡子,武长平,还有微微我们四个人趁着那群阴兵离开的时候,赶紧溜了出去。

    出了山谷之后,回到了城市之中,一切都是劫后余生的感觉,然而我并没有喜悦,有的只有无限的感伤。

    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李伟的命终究是保住了,但是如李三爷说的那般,命魂不全,非瘫即残,他由于命魂残缺的厉害,所以只能够勉强的保住自己的命,只能够躺在医院里面,靠着葡萄糖维持着自己的生命。

    大胡子走了,养蛊女也走,武长平会偶尔过来看我,我的生活似乎又要开始恢复平静了,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束,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李三爷说过,我招惹了阴灵,把它们从黑暗之中放了出来,它们不仅不会知恩图报,反而会恩将仇报,变本加厉,一旦从白虎煞地出来,找到我的位置,它们就会群起而殴之,在第一时间要我的性命。

    所以李三爷在临走之前,要我不停地学习他给我的法术,希望我能够尽快学会,能够更好地护住自己的周全。

    这一个多月过去,鬼媳妇跟我磨合了不少,有时候会在心里面跟我交谈,但是她还是那个样子,留给我的永远只是她的背影,始终不让我看她的正面,我曾经开过玩笑问她是不是怕自己长得丑,而不敢看我,她背对着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自己的家我早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心情回去,这些天一直都住在李三爷家,因为在他家方便我学习,看书,也方便我随时随地练习画符咒等东西。

    “李大师在家不?”我在李三爷的家中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时候,有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书,打开门走了过去,就看到门外面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神色匆忙,好像遇见了什么难事儿。

    我告诉他,李大师这些天都没在家,现在都是我在暂时替他搭理一些事情。

    “那可就糟了,我家老头说,这事儿非得找李大师才能够搞定,现在李大师不在家,这该如何是好啊?”那个中年人着急的直跺脚。

    我看他的样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想象很着急的事情,就跟他说,李大师是我师傅,现在虽然他不在家,但是我怎么着也跟着他学习了不少东西,让他带我过去,兴许能够帮他解决问题呢。

    “不行啊,那东西凶着呢,我家老头子说了,外人进去肯定会惹祸上身,还说方圆百里,也只有李大师能够镇得住!”对方张口一个李大师,闭口一个李大师,虽然李三爷确实很厉害,但是他也不能够把我看扁吧,毕竟我身上还有一个鬼媳妇,尤其是这鬼媳妇还自己养了一个红小鬼,厉害着呢,要是我自己真搞不定,还有她们两个呢。

    所以我是极力地跟那个中年男的说,让我去试试,我肯定行的。

    而且看他的样子,现在去找别人肯定是来不及了,让他们不如让我去试一下,说不定我行呢,我还跟他说我曾经捉过鬼的事情,尤其是还当着他的面露了两手,他这才同意让我过去看一下。

    在路上,我了解到他家的情况,说是他的老婆,晚上打麻将回来晚了,也不知道碰上个什么东西,结果一回到家里面,就冲着人乱咬,乱掐,把他老娘都给掐死了,家里人也拿她没办法,只好叫了街坊邻居一起,把她给绑了起来,然后再让他过来请李三爷。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三爷根本就没有在家,更加不会知道,李三爷说不定已经永远的逝去了。

    我跟他到了地方,还没靠近他家的门,就听见屋子里面有女人的怪叫声,那声音叫的很奇怪,不像是说话,倒像是在说鬼话,完全是用喉咙吼着的,听起来就让人感到渗人的慌。

    一看这情况,我就知道屋子里面的女的,肯定是被鬼给上身了,不然不会六亲不认,还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婆婆,可见这个上身的鬼,肯定也不是一般的鬼,因为一般的鬼是不敢大白天就开始上身的。

    正想着里面的情况呢,他就推开门,让我进去,而我进去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在我的对面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的全身都被绑得紧紧的,但是那个空洞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只厉鬼给活活地盯住一样。

    尤其是当我仔细看过去的时候,确实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只厉鬼,一只浑身漆黑的厉鬼,它趴在那女的身上,露出苍白的脸朝我这边看着,最里面还露出森森的尖牙。

    我第一眼看见这个女鬼的时候,还没啥感觉,但是仔细看完了之后,我差点吓得跳了起来。

    我嘞个乖乖啊,怎么是她啊,她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