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锁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3081字

    “缠上我了?”我怔怔地说道。

    “没错,我刚才看了一眼你的面相,算了一下,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应该是传说中最烂的命—衰命!这种命相天生不详,极其容易招惹阴厉!”

    这话我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未尝想这女的居然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我的命相,说的也分毫不差,跟李三爷给我算的,完全吻合。

    “那我该怎么办?”

    奶奶的,既然跑不了,那只有坦然面对了,所以我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过身,看着我身前不远的那个女的,问他我究竟该怎么办。

    “先让他们走,我再跟你详说!”她伸手指着距离我们俩不远的几个人说道,那几个人已经被吓的不成样子。

    一听到让他们走,哪里还敢片刻的停留啊,全都爬起来,不要命地跑开了。

    等他们跑开了,我就问她现在该怎么办。

    “趁它暂时没出现之前,我们把这片水域给锁上,让它出不来。”这女的神情异常严肃地说道。

    “锁江?”

    面对水下面的鬼王,我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但是这女的所说的话,让我很吃惊,毕竟锁江这事儿我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的,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步骤是什么,可真正实行起来,那可是难上加难,就凭她一个小姑娘,难不成把鬼王锁在江里面。

    “对!”她十分肯定的回答,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但是我这个锁江只能够维持短暂的时间,并不能够永久的把鬼王锁在下面。”她接着补充道。

    “此话怎讲?”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面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然非得被她给吓死。

    她始终没有转过头来看我,双眼死死地盯住翻滚的江水。

    “你知道这水下的鬼王,有多厉害吗?”

    “不知道。”我如实的回答,毕竟我没有见识过它的厉害,但是仅仅凭着感觉,我也能够感觉它跟我之前遇到的红衣女厉鬼,还有那些阴灵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而是比他们高了很多个档次。

    “二十年前,我爷爷偶然路过这里发现了它,当时它还才刚刚成为鬼王,道行不稳,但是已经让这片水域沉船无数,害死的人有上百个,而且那些人的尸体没有一具能够漂上来的,此外,爷爷当年还发现这片水下面,有上千的冤魂,其中一大半全都被它给吞食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中很是震惊,这鬼王看来确实了不得,在二十年前就曾经在这里兴风作浪,害人无数。

    “当年我爷爷强行借用祖师爷的金身,在江面上足足跟它斗了三天三夜,不仅没有占到一丝的上风,反而被它伤了道基,导致我爷爷后半生都没法再继续斩妖除魔,最后不得已,爷爷咬牙将祖师爷的金身沉入江底,并在江面上焚香做法七天七夜,终是将它镇封在了江底。”

    听她这么一说,我算是对水下面的鬼王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貌似这水下的鬼王二十年前就无人能敌,饶是这女的爷爷请来了祖师爷,也只能够勉强与之抗衡,最后不得已,才将祖师爷的金身沉入水底,将它镇封。

    “但是你是学道之人,理应清楚任何镇封都会有时间限制,这里的江水如此急,恐怕祖师爷的金身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尤其是你们刚才还往水里面投了不该投的东西,搞不好正好将它放了出来。”

    那女的说完就有些生气的看着我,我也是无辜啊,本来只是想将那个女鬼给装进棺材,把她沉入江底,让她永远都出不来,但是我哪儿知道无意之间,就惹怒了下面的鬼王,导致它提前出来,为祸人间。

    鬼媳妇无声无息地出现,依旧是背对我,也背对着她,我们两个都无法看清楚鬼媳妇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但是只要鬼媳妇一出来,那女的立马就将头扭过去,不敢埋怨我了。

    “好吧,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还是赶紧想想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够将这鬼王暂时锁在江下面,不然等它真正跑出来了,我们俩联手也不是它的对手。”我故意转移话题,就是不想看那女的脸色,毕竟从一开始,她就一直看我不爽,估计要不是有鬼媳妇在,让她感到害怕,说不定她早就指着我的鼻子骂起来了。

    我故意转移话题,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又没有办法拿我,只能够冷哼一声。

    “放心,它暂时跑不了,因为二十年前,我爷爷之所以选择就在这里镇封它,是有原因的。”

    “是因为这里的地势?”我皱着眉头问道,顺便也抬头仔细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势。

    发现这片水域附近的地势极其不简单,没有平坦的地势,有的全都是高耸入云的险峰,而且靠近水流的地方全都是悬崖峭壁,这倒也不足为奇,毕竟有河流的地方,地势一般都会相当平坦,因为经过大河上亿年的冲刷,形成大块儿的平原也是有可能的,如果非要有山的话,那靠近水流的地方一定山势险峻,地质相当坚实,不然就算是一百座山也经不起江水昼夜不息的冲刷。

    “你仔细看一下,看看周围的这些山有没有什么问题。”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那女又在跟我说话。

    我也是顺着她话里面的意思,仔仔细细的将这片水域附近的山势全都看了个遍。

    结果这一看,不得了,我是越看越心惊,嘴巴都张圆了,太匪夷所思了。

    这片水域周围的地势简直不得了,因为山势的走向全都逆着白江而上,而且每座山峰都像是一把尖刀一样,直入云霄,总共三座山,加上白江正好在这里发生了一个急转弯,所以三座山程品字形对立。

    尤其是正北方向的那座山,像极了一把利剑,遥指九天之上的北斗七星,而且指的还是最亮的那一颗星。

    那颗星是什么,北斗七星的主星——紫微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帝王星,又称北极星。

    我嘞个乖乖啊!真没想到原来就在我身边,还有这样一处夺天地之造化,主乾坤之沉浮的地势。

    三座尖刀一样的山峰的风水排列实乃三刀入煞,原本就是镇邪封阴的绝佳地势,再加上最高的那座主峰又有帝星坐阵,这是典型的三刀入煞,北斗伏魔之势,就算它是鬼王,也要乖乖地的趴在水下,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鬼。

    难怪刚才会有那么大的石头突然从天下砸了下来,原来是有人利用这里绝佳的地势,再布上阵法,专门用来镇压水下的鬼王的。

    想通了这些之后,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如此有信心扬言要把白江给锁上,毕竟据我所知,锁江岂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即便是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原来是有原因的。

    “这里的山势自成一体,形成了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对水下的鬼王已经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所以只要我们略施手段,就能够利用地势来强行压住它,虽然这个压制维持不了多久,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压制的时间,去找我爷爷,让他来帮忙,他老人家当年就将鬼王给镇封在江底,现在应该也有办法对付水下的鬼王。”那女的说起她爷爷的时候,脸上流露出相当自信的神情,看来她爷爷肯定是位了不得的人。

    看到她那么自信的样子,我没有打击她,而是问她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来之前,爷爷曾经告诉我,说他当年在这三座山的脚下留了三面镇山石碑,只要我们找到它们,将它们推进水中,这样,就能沟通山脉,利用山势来暂时锁住白江。”

    听到镇山石碑四个字的时候,我心头跳动了一下,那不是用来镇住山脉的吗,一旦被推进水中,那岂不是要山崩地裂?

    带着这个怀疑,我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爷爷说了,这三面镇山石碑是他自己仿作的,并不是原来的那三面镇山石碑,原来的石碑是不能动的,一动就会山崩地裂,搞不好白江都会被截断。”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面总算是好受一些,也就没敢在多说话,两人赶紧去找她爷爷当年留下的镇山石碑。

    很焦急地找了不短的时间,我们两个人先后找到了两面镇山石碑,将两面石碑按照她爷爷的吩咐,推入了水中之后,我们两个人又接着去找第三面石碑。

    但是第三面石碑我们两个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两人急的要死,最后费了不少力气,好不容易在乱石丛中找到的时候,一瞬间,我们俩呆在原地,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怎么会这样?”我第一个反应过来,心里面顿时有千万头草泥马冲过。

    “是谁干的?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要引出祸端吗?”不仅我被吓到了,那女的也被吓得半死。

    我们两个谁都没有想到,当我们找到那面镇山石碑的时候,它居然被人为破坏,碎了好几半,也就是说我们两个想要锁住白江,那是无望,而水下的鬼王,很可能下一刻就会浮出水面,直取我们两个人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