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七月十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3本章字数:2999字

    “咳咳咳!”不仅王健被我吓的站不住,就连我身旁的俞琳也吓得咳嗽起来。

    毕竟知道自己吸入了不少尸气,没有人会承受的住。

    当然我也是刚刚才突然发现雾气凝而不散,而且雾气之中发散出阵阵地黑气,并且我还闻到了一丝的尸臭味,所以我才忽然想起李三爷书中所说的,尸气浓郁,一旦形成了雾气,就算是用再阳刚的东西也无法驱散。

    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我赶紧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几道避阴符,烧完了之后,化成了水,递给王健和俞琳两个人喝了,我自己也喝了一些。

    按道理说,尸气人体是不能够摄入过多的,因为一旦吸入了过量的尸气,人体就会承受不住,轻则昏迷,重则一命呜呼。

    我就是不清楚,为何王健在尸气里面待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事儿,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但是为何为这样,我真的有些想不通。

    喝完了符水之后,两个人的脸色好了很多,但是俞琳还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村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只能说你们村子的风水位置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了有人故意破局,把好好地一块聚宝地变成了聚阴地。”

    “此话怎讲?”知道了自己的村子现在变成了死人村,俞琳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恐惧,反而慢慢冷静下来。

    我没立即说话,而是回想着我们一路上所看到的情况,尤其是在村口看见的周围的地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清楚你们村是什么地势吧,这个就算你看不出来,你爷爷也应该教过你吧?”看着俞琳我说道。

    俞琳点了点头:“他只告诉我,说村子是九龙夺宝之地,但是其他的就没有告诉我了,我曾经也看了一下,但是可能是我道行不够,只能够看到九龙夺宝,其他的看不出来。”

    说吧,她就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看着我。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九龙夺宝,但是现在这个宝却被人给毁了,九龙怒,心生怨气,就成了九龙聚阴,所以村子里面有这么多的尸气,自然不足为奇,而且这些尸气不仅不会减少,而且还会增多。”我神情十分慎重地说道。

    “那这个宝是什么呢?”俞琳仍然在追问。

    只可惜我也不清楚这个宝指的是什么,但我明白,这里的地下面肯定有什么了不得东西,只不过以我现在的道行,暂时还算不出来这个宝究竟在什么地方。

    所以我摇了摇头,告诉俞琳:“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村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活人了,而且现在天已经黑了,村子里面阴气加重,不是什么好的兆头,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

    “可是我爷爷······”

    “我相信俞老前辈肯定已经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了,说不定现在正在外面想办法呢,在村子里面我觉得不太可能!”我摇了摇了头说道。

    “恩,也对!要是爷爷在的话,他肯定会有察觉的!”

    既然能够确定俞琳的爷爷没有在村子里面,我就觉得我们没有再继续留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村子里面了。

    “赶紧先出去吧,我总感觉心头有些不对劲!”

    “也好,我也总感觉不是太妙!”俞琳说完,就一把拉起还坐在地上的王健,拖着他就往村口走。

    但是还没走两步,我就心生警兆,与此同时,媳妇再次出现挡在我的身前。

    “等等!让我来算算!”我虽然才初学道法,对算卦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一些简单的吉凶卦象,我还是可以算出来的。

    叫停了俞琳跟王健两个人,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开始掐了起来,一番心算,大拇指停在了无名指上。

    “九死一生!”我喃喃地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道。

    确实,刚才我根据天干地支,还有此时的天气,时辰,已经我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卦,结果卦象显示是凶相,而且还是极其危险的卦,这种卦被人称作九死一生,意思就是说生的希望不大。

    被我这么一算,俞琳当时就有些紧张起来了,再看王健,吓得双腿都在直打啰嗦。

    “别怕,是九死一生又不是十死无生卦!”有意放松一下,安慰他们两个人。

    但是其实我内心深处还是相当的紧张的,毕竟之前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有李三爷在场,这一回,还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心里面着实没有太大的把握。

    被我强行安慰一下,情况总算是好了一些,但是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周围突然刮起了阵阵的阴风,与此同时,我突然感觉到周围好像有不下于十双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们三个人。

    “小心!”我还没站住呢,俞琳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完全不顾鬼媳妇的感受,把我往自己身后一拉,而后取下自己背后的蛟筋弓,搭上朱砂箭,嗖的一声,朝着身前的一个人影射了出去。

    一声惨烈的鬼叫声响了起来,俞琳当场射中了一个暗中的东西。

    与此同时,我也感慨了一下,不愧是猎鬼师,天生就是鬼的克星,一箭就能灭了一个鬼,这种手段,确实了不得。

    “小心点,看来我们都被那些东西给盯住了!”我心里面也忍不住在打颤,实在是没有想到,刚进村就遇到了一群厉鬼,全都分布在我们的周围。

    “没事儿,看我的!”俞琳冷笑一声,表现出她对我的不屑。

    不顾说的好像也是,她是猎鬼师,而我学的都是风水阴阳术,抓鬼我只会一点点,并不是我擅长的,相反,猎杀鬼对于俞琳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毕竟她才是那些鬼的真正克星。

    “嗖嗖!”又是两箭射了出去,远处又传来两声鬼叫,看来又有两个鬼都被她给射中了。

    看着俞琳大杀四方的样子,按理说,我应该可以放松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突然警惕了厉害,就好像被针扎了一起,跳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突然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冲着俞琳扑了过去。

    “小心!”在我喊出这句话得时候,我也不管媳妇介意不介意,一下子将俞琳扑倒在地上。

    “咔擦”头顶上传来一阵树枝断裂的声音,而后一段粗大的树枝突然砸下,落在我们两个的身后,只差一米就砸到了我们两个。

    说时迟那时快,扑倒俞琳之后,我也不管俞琳的脸是不是通红,毕竟我刚才不小心蹭了不该蹭的地方一下。

    猛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从口袋里面扯出一张镇邪符甩了出去。

    “敕!”大吼一声的同时,我狠狠地将我手中的七星剑掷了出去,一下子就狠狠地扎在身后不远处的一颗老槐树上。

    做完了这一切,我心里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没敢放松,因为我知道在我们周围的尸气雾里面还有不少的鬼,这一刻,我们一点也不能够放松。

    俞琳从地上爬起来,脸红着瞪了我一眼:“有病啊,没看见我在猎鬼吗?”

    被她这么一骂,我也有些尴尬,很想告诉她,刚才我那是救了她。

    但是我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走到老槐树前面,我冲着老槐树冷笑了一声,而后拔出插在树上的七星剑。

    “咦,怎么流血了!”俞琳也不是傻子,看了一眼,就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老槐树。

    我拍了拍手,告诉俞琳:“这老槐树有些年头了,本来就成精了,现在又沾了不该沾的东西,所以贪婪凶残的本性就暴露出来,开始学会害人了!”

    听我这么一说,俞琳总算是明白我刚才所谓的良苦用心,只可惜她并没有跟我道歉,还暗暗地转过身骂我一句衰命鬼,然后继续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边小心翼翼地走着,一边还要不停地猎杀那些扑上来的鬼。

    这些鬼虽然都是一般的小鬼,但是他们跟着了魔似的,一点也不忌惮我的鬼媳妇,全都不要命地朝着我们三个扑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周围的鬼越来越多了啊,就算是村里面的人都死了,也不应该有这么多的鬼啊!而且这些鬼怎么全都不要命的样子,这有点不科学啊!”俞琳也发现了不正常,嘴里面反复的嘀咕着。

    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些,但是一时之间还是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都不对劲。

    再次掐指一算,还没开始算呢,我突然大惊失色。

    “今天多少号?”我冲着俞琳吼了一嗓子。

    俞琳被我吓了一大跳,瞪了我一眼,跟我说:“六月十二!”

    “不是这个,我是问你阳历多少号,不是阴历!”心中异常的紧张,我十分害怕俞琳说出那个结果,可是让我感到绝望的是,俞琳还真的说出了那个结果。

    “阴历六月十二,阳历七月十四······”话还没说完,俞琳就戛然而止,满脸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