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火烧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0:24本章字数:3105字

    这种景象着实把我给吓坏了,我见过满满一池塘的棺材,见过大片坟地里面裸露的棺材,可就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棺材,堆满了整座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了,怎么会这样?”俞琳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

    她还是个小姑娘,虽然也是学道之人,见过所谓的鬼神,也见过一些恐怖血腥的东西,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应该大红姑娘上花轿,人生头一次。

    一旁的俞震惊讶之后,始终没有说话,我曾经目测他的神情,发现他紧紧锁着自己的眉毛,眼睛眯成了一条纹线,看向满山的棺材,似乎要看出一个什么结果来。

    半饷,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得艰辛地摇了摇头,告诉我们,他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前辈,二十年前您到过着山上吧?”我毕恭毕敬地问道。

    俞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的那座棺山,朝我点了点头。

    “那前辈有没有看见过这些棺材呢?”我有些好奇的问了起来。

    “没有,绝对没有,二十年前这里别说棺材,就连个人影都没有,因为当时这片区域是禁区,经常闹鬼死人,根本没有人敢把自己的亲人葬在这里,而且就算有,那也完全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棺材。”

    看的出来俞震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个事实,恰巧,我们在上山的时候,看见一队出殡的人,抬着棺材往山上走。

    这一下子引起了俞震的兴趣,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果然奔着那群人跑了过去,我们几个也没敢多问,也是快速地走跟了过去。

    “你们怎么把人安葬在这里了?”俞震过去之后第一句话就质问了起来。

    那群人一开始看见俞震是个白发苍苍地老头,没怎么在意,就随便说了句:“我们想。”

    这可算是把俞震给惹怒了,他怎么也是一代猎鬼大师,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未曾想现在居然有人不愿意搭理他。

    “想,想什么想,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出大乱子的!”俞震的脾气想来暴躁,直接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毕竟从我目前的观察来看,这白江鬼王之所以没有被削减道行,可能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棺材。

    “出什么乱子啊,我爷爷跟我大爷都埋在这里十几年了,啥事儿都没有,能出什么乱子啊!”带头的那个男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这可算是把俞震给气急了,他抓着那男的手腕就是一阵掐,然后掐着手指算了一阵子。

    “哼!小子,我说你们家出过乱子,你们家就出过乱子!”俞震把脚往地上一跺,似乎吃死了对方。

    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反驳的时候,他又把话给结上了。

    “小子你不说,我也能够算的出来,你今年三十六,膝下一儿一女,大的算是富贵命,但是有命却无福享受,平日间多生疾病,而且是终年不断,女儿也貌美如花,但可惜是个傻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女儿才是个傻子呢!”俞震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就有些恼怒了,毕竟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会感到气愤。

    “你不要假装不承认,我不仅算出你的女儿,也算出你的老婆。如果我算的不错的话,你老婆比你大三岁,命主凶,脾气不好,在家里面是她说了算,她在嫁你之前曾做过妓女,给人端过茶水,生性风流,就算是嫁到你家之后,也仍然野性难改,不仅经常给你戴绿帽子,而且还······”俞震说道这里之后,故意停顿了一下,脸上有些难为情地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被俞震得话给彻底震惊了,已经不再说俞震是胡说八道了。

    “还···还什么?”对方的情绪极度不稳定,显然是被人说中的痛处。

    “还···你确定你真的要我说?”俞震脸上挂着十足的自信看着对方。

    “说,说不出来,我就当你胡说八道!”

    “好!那你可听好了,你老婆不仅出去乱勾搭人,而且还跟她亲哥睡过,你那个女儿说白了压根就不是你的女儿,她是你老婆跟她亲哥生出来的,正所谓近亲产子,不是残废就是死,所以你女儿才会天生痴呆,是个傻子!”

    “噗通”一声,对方居然被俞震给说的跪在了地上。

    “大师,您说都对!”说完他居然还哭出了声来,看来俞震老爷子全说中他的痛处了,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痛苦不安。

    在他哭的时候,俞震把他给扶了起来。

    “你知道你家为什么会这样吗?”俞震看着他问道。

    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那你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俞震这么一说,那个男的立马就跪在地上,求着俞震告诉他为什么会这样。

    “要我告诉你也行,但是我的前提就是我问你什么,你就得如实的回答我。”俞震老爷子的话刚刚一说出,对方那里还敢有半个不字,都快要把俞震当成活神仙了,一个劲拼命的点头。

    “那你听好了,这座山三面向阳,五行属火,阳气旺盛,根本就不适合葬人,你们强行把人葬在这里,那只能有一个结果,就是死人被火烧,也就是风水学上常见的火烧棺!”

    听着俞震的话,我受益匪浅,果然是人老见识多,绝非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所能够比肩的。

    不过火烧棺,我倒是有些印象,一般来说这种墓葬的话,死人的灵魂会备受煎熬,而且五行属火的地方,阳气声,阴差也不会来此带人上路,所以容易形成孤魂野鬼,而且他死后的煎熬还要转移到自己的后代上面,这也算是为什么埋在这里的人,后世都不得安宁了。

    看到俞震说的,那个人在一个劲的点头,我心里面不禁在想,为什么这里的山民都会把棺材抬到这里来埋人,而且这么多年了,难道就没有人跟他们说这里不能埋人吗?

    我所疑问的,也正是俞震所疑问的。

    “我问你,这里什么时候开始埋人了?”俞震开始步入正轨的问了起来。

    那个人听了问题之后,抓耳挠腮想了一阵子,最后说:“应该是有二十年了,对!是二十年没错!”

    看他肯定的样子,我心中都感到好奇,毕竟整整二十年,他怎么可能记的这么清楚,就连俞震也觉得很奇怪。

    但是当我们听见他说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二十年前以前,我们当地奉行的都是土葬制度,基本上每一个大家庭都会有一块祖坟地,人死了以后,就直接埋进祖坟就行了,但是就在二十年前的时候,我们当地来了一个道士,有模有样,手法也比较厉害,在我们当地呆了一段时间,帮助周围的山民解决了不少的困难,什么驱鬼,招魂之类的,做了不少,而且无论他算的命,还是做的法事都相当的灵验,在我们当地口碑好的不能说。”

    说道这里那个人顿了一下,狠狠地吞了一大口口水,我跟俞震我们几个都没有说话,眼睛盯着他,想听他继续讲下去。

    “我记得当时我们村子里面大户人家的老头死了,这道士就让人家把人抬到山上,说这座山是龙山,人埋到上面,会给后世带来祥瑞之气。这话当时没人敢不信,那个大户人家就把棺材抬到山上,没过多久,他们家院子里面居然长出了一颗碗口大的灵芝,这事儿在我们当地一传出去,大家都纷纷叫好,对于死的人,自然而然也全都争先恐后往山上抬。”

    听着那个人的话,我心里面算是彻底明白了,感情这山上的棺材它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有人在二十年前就针对这个地势了,故意做了一个局,让所有的山民都把棺材往山上抬,然后利用这么多的死人和冤魂来毁掉这座山,相当于间接助长了白江水下鬼王的修行,让它不仅没有被削弱,而且还变得更加强大了。

    真是好手段啊,连三刀入煞,北斗伏魔这样的绝佳地势都能够毁掉,手段不可谓不强,而且一毁就是整整地二十年时间。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就知道了,这二十年时间里面,附近的几十里的经常发生洪涝灾害,粮食没丰收,人还总是生灾,有两年当地发生瘟疫,死了不少人,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当地的民风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好了,到处都是大家死人的,好像大家没吵两句就会打起来,而且一打基本上就要有人被送医院。”

    说道这里,那个人的情绪已经是十分低调,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那你们有没有想到过这些事情很可能与你们把人埋到这座山上有关系?”俞震问了一下。

    对方点了点头,说:“这二十年里面,前后有几个风水师过来说我们不应该往山上埋人,一开始大家不信,但是最后当大家相信的时候,才打听到,几个来我们这里的风水师都意外死于非命。”

    “那你知不知道那年那个道士叫什么名字?”俞震心思缜密问道。

    “叫···叫张什么来着,好像据说是从龙虎山上下来的道士。”

    “什么龙虎山下来的??”一听这话,俞震惊得嘴巴都张的大大的。